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航天

馬斯克的飛天夢與所有制問題

鄧聿文:沒有美國的資本主義為馬斯克、喬布斯提供製度土壤和環境,就不可能產生他們這樣的冒險家和夢想家。

埃隆•馬斯克的獵鷹重型運載火箭的發射成功,是人類航天史上的重大突破,表現在兩個方面:第一,它是史上推力第二、現在運行的推力最大的火箭,並實現了火箭的再回收;第二,它是全球有史以來首次由私人企業發射到太空的火箭,而早在2012年,馬斯克已經發射了飛船並順利折返,打破了航天領域過去由官方壟斷的局面,開啟了太空運載和發射的私人時代。

在討論獵鷹重型運載火箭對人類航天的意義時,多數論者把焦點放在第一個方面,但我認為,其實第二個方面更具制度價值。獵鷹重型運載火箭的發射成功,固然離不開馬斯克的個人因素,然而,馬斯克的個人飛天夢及為此所做的努力,卻無意間證實,官方行的,私人企業或個人也行。

航天是高投入、高技術、高風險的事業,在馬斯克之前,這都是官方壟斷的領域,私人企業鮮有敢入足的,更別說個人,即使在資本主義的大本營美國,也是如此。但馬斯克改變了此一局面,2002年,這位特斯拉創始人成立了專司太空技術探索的Space X公司,宣布自己要研製和發射火箭,並在2010年12月8日,用自己公司研發的獵鷹9號火箭成功將「龍飛船」發射到地球軌道,實現了私人企業發射飛船的零的突破。

馬斯克做到了過去只有官方才能做到的事,把火箭和飛船送上了天,證明了他想將人類送上火星的夢想不是在吹牛。馬斯克是一個喜歡冒險的人,但在太空探索的過程中,並不是只有冒險才行,還必須有科學精神。馬斯克的火箭發射就經歷了十幾次失敗。此次獵鷹火箭的發射,為降低外界的期望值,馬斯克還把它說成是試射。然而,作為一個冒險家、夢想家和科學狂人,馬斯克的冒險和夢想之所以能一步步變成現實,從制度的因素說,是因為美國有保障實現其夢想和冒險的制度。儘管一開始許多人認為他吹牛,但美國法律並不禁止私人公司進入航天領域,在SpaceX公司成立後,美國宇航局給了公司研製和發射火箭的許可證,2011年宇航局還與公司簽署了一份價值16億美元的合同,公司為美國宇航員提供12次運輸補給任務。根據NASA的計劃,當美國所有航天飛機2011年退役以後,將依賴像Space X公司這樣的私營公司把物資補給送入國際空間站。可見,也只有在美國這樣的國家,馬斯克才能實現他的夢想。

美國是典型的資本主義國家,也是典型的私有制國家,馬斯克的精神就代表了美國的精神,而美國的精神,就代表了資本主義和私有制的實質。

有人會發問,將馬斯克的行動與所有制聯繫在一起,是不是過於牽強?不,一點也不!沒有以馬斯克、喬布斯為代表的這種冒險進取精神,就沒有美國的資本主義;反之,沒有美國的資本主義,為馬斯克、喬布斯提供製度土壤和環境,也就不可能產生他們這樣的冒險家和夢想家,或者即使人們懷有夢想和冒險,也無法實現。

在美式資本主義制度和精神中,一個基礎的東西就是私有制、私人企業制度。

私有制曾被馬克思批判為社會產生剝削和不平等的溫床。固然私有制有這樣的一面,但私有制對個人產權的保護以及由此激發的創新精神,卻是人類發展和進步的根本動力,而其剝削和不平等的一面,隨着勞工制度的完善以及政府二次分配的加強,正在最大程度地得到克服。相反,馬克思設想的代替私有制的公有制,雖然理論上那麼美妙,但在實踐中,借用馬克思自己創造的一個術語,卻「異化」成社會不平等的「惡之花」,此中根源,除了與人類的自然本性這個眾所周知的事實不相容外,也在於以下幾點:

第一,公有制由於排斥市場和價格,面臨著信息收集的難題,無法合理配置資源,必造成巨大浪費。

第二,公有制打着「公」的旗號,在價值導向上看似崇高,但實際實行結果必然是「私」字橫行,因為誰來代表「公」是個嚴重問題,在現實中只能是用公權力來代表「公」,這就造成公權力空前膨脹,為公權力的人格化來盜取公共財產大開方便之門。人們看到,現實中的公有制多是以國有制和國有企業的形式出現,而誰掌控了國有企業,不是很清楚嗎?

第三,公有制強調紀律,私有制和私人企業也要求有紀律和規範,但後者的價值觀是建立在財產私有和個人自由基礎之上,而前者則是建立在集體優先的價值基礎上,即所謂集體利益大於個人利益,個人服從集體。在此價值基礎上的紀律要求,必然是服從權威。而誰能代表「權威」?不是誰「學問大」誰就最有權威,而是誰最有「權」,就最有「權威」,所以公有制的紀律約束在現實中必然「異化」成「官有制」和「等級制」,這無疑會扼殺創新,尤其是組織創新和制度創新。

這當然不是說公有制一無是處,在特定時候,公有制可以集中力量辦大事,調配全國力量去攻克一些難題,這也正是官方在宣傳公有制時津津樂道的優勢。但人類已有的歷史充分證明,私有制要好於公有制,私有制的生命力還遠遠沒有完結,或者說,遠遠不可能完結,馬斯克用他的故事再一次證實了這一點。

其實,不僅是馬斯克、喬布斯孕育於資本主義和私有制,就說公有制的大本營中國,只要稍稍偏離了一點公有制,也產生了如馬雲、馬化騰、劉強東這樣的商業奇才。上述三人創造的商業帝國其企業性質都是私有制的,是私人企業。反觀人類的企業史和商業史,從未聽說哪位偉大的企業家和冒險家是出自公有制或者國有企業的?這不很說明問題嗎?可惜,中國還有一些「不食人間煙火」的教授們,在嚷嚷着要消滅「私有制」,豈非咄咄怪哉!

(註:作者是獨立學者。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責編郵箱bo.liu@ftchinese.com)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