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藝述東西

藝術行業怎麼用「區塊鏈」?

馬繼東:文交所、藝術品電商和拍賣行對區塊鏈的態度既躍躍欲試,又瞻前顧後。區塊鏈應對的利弊在哪裡?

最近,不少金融投資人士熱衷於談Blockchain(區塊鏈),談數字貨幣,談行業顛覆,不論公共場合還是私下飯局,彷彿不談就有落伍之勢,彷彿任何一個項目只要跟「區塊鏈」掛上鉤,都能搖身一變成為指日可期的金饃饃。

身邊一些文交所、藝術品電商和拍賣行老闆,對區塊鏈的態度也頗為曖昧,既躍躍欲試,又瞻前顧後;而極個別已經打出區塊鏈招牌準備引資擴張的藝術機構,背後又無實質性項目支撐,難免有瞞騙之嫌。鑒於此,有關區塊鏈在藝術行業的應用前景,我打算談幾點不太成熟的看法。

先簡單說說區塊鏈的核心本質:DLT,即加密的分布式記帳技術。作為互聯網迭代性技術,區塊鏈之所以獲得空前熱度,主要是過去一年比特幣價格暴漲所致,令更多投資人開始關注比特幣的底層技術和應用場景。

而基於區塊鏈技術產生的比特幣,實質上是一套去中心化和去央行的貨幣體系。由於比特幣全球總儲量固定,又具備匿名、跨國、無監管的交易特徵,所以雖然歷史不長,卻「挖礦者」眾多,且價格被洗錢、集資者不斷托高。2017年12月,在芝加哥兩大主要交易所宣布推出比特幣期貨後,短短十幾天,比特幣價格更是飆升至近2萬美元,幾乎是2017年年初的20倍。但此後出現戲劇性轉折,在多國監管機構加強審查的情況下,比特幣價格從暴漲到暴跌,不到兩個月內累計跌幅達70%。可見比特幣的價格走勢,委實與坐過山車無異。

有別於G7等西方國家過去對待數字貨幣和區塊鏈應用的積極觀望,中國政府保持着一貫審慎的原則。早在2013年底,美聯儲推高比特幣第一輪牛市時,中國人民銀行、工業和信息化部等五部委便聯合發布了《關於防範比特幣風險的通知》。2017年9月,央行等七部委又叫停了如火如荼的ICO(首次幣發行),這種通過發行區塊鏈項目對應數字貨幣籌集資金的方法,收取的是比特幣或以太幣等通用數字貨幣。遺憾的是,在國內投區塊鏈項目的人群里,真正關心底層技術和項目本身的少之又少,湧入的往往是把新發數字貨幣當作股票、撈一把就打算抽身的投機者,以及盲目跟風、充當「韭菜」的絕大多數,所以才會誕生「亞歐幣」這種短時間募集40億元,實則子虛烏有的項目。

事實上,中國監管部門出手後,2017年第四季度,還是有不少人跑到海外繼續做ICO,在可觀利益的驅動下。同理,儘管2018年開年以來,受比特幣市場劇烈震蕩影響,多家宣布要做區塊鏈的上市公司股價持續暴跌,多國宣布對區塊鏈和數字貨幣加強監管的情況下,還是禁不住有著名投資人士透過微信群或公共論壇,利用自身社會影響力為比特幣和區塊鏈項目搖旗吶喊。

之所以鋪墊這麼多還沒聊到藝術行業,一來我覺得有必要把背景大致交待清楚,以免新人不明就裡地進入話題;二來不論哪個行業,在區塊鏈介入時所面臨的境況是相似的;三來則是決定寫這篇專欄的動因,恰恰來自於某著名投資人士年初與某區塊鏈專家在某峰會的一場極富煽動力的對談,聽罷覺得有些話不吐不快。

兩人對談中,類似「沒有買比特幣,就是錯過了一個億」,「比特幣作為黃金的定位已經開始形成」,「中國現在最需要的就是一個變現未來的金融工具」等傳銷式標語頻頻出現;但在如何防範區塊鏈的泡沫風險、如何解決去中心化與政府監管之間的矛盾、如何利用區塊鏈技術推動行業進步等問題上,雙方交流又可謂淺嘗輒止。

頗為諷刺的是,這場對談剛結束沒幾天,1月27日凌晨,就傳來日本數字貨幣交易所Coincheck遭黑客攻擊 ,價值5.3億美金的新經幣(NEM)去向不明的消息——這已經不是數字貨幣第一次被盜。作為全球最大交易市場之一的日本,在2014年還曾發生過一起85萬個比特幣在交易所被盜的事件。系統頻現的安全漏洞和隱患,對區塊鏈技術引以為傲的信任機制而言,無疑構成了嚴峻的挑戰。

從理論上講,依託分布式記帳技術、點對點傳輸和共識機制,區塊鏈在任何需要第三方的場景都可以應用,通過創造更多的中間人來消除中間人。據多份區塊鏈白皮書匯總,目前國際上共識的應有範圍包括並不限於智能合約、證券交易、電子商務、物聯網、社交通訊、文件存儲、存在性證明、身份驗證、股權眾籌、預測市場等領域。

在區塊鏈應用仍處於投石問路的現階段,我們再來簡單談談區塊鏈在藝術行業內的潛在應用場景,及應用的可能性。

自區塊鏈成為熱議話題以來,藝術品電商平台是藝術行業中回應最為積極的領域之一。區塊鏈技術的天然屬性,使得每一筆交易都具有「可追溯性」,對O2O模式的藝術品電商而言,二者的匹配度極高。不論是線上交易環節對買賣雙方身份信用的驗證、為標的藝術品出具唯一性證書,還是線下物流運輸過程中的藝術品綜合保險業務,通過區塊鏈應用,確保交易全程高效、安全地進行。

當然,可追溯系統並非區塊鏈的獨門密碼,如GS1全球追溯標準的編碼體系,多年前即應用於食品、飲料、醫療等領域;在藝術品電商領域,標籤數字防偽和作品追溯系統也非新鮮概念——對藝術品電商平台而言,最大的障礙或許不是技術,而是藝術品的真偽鑒別。區塊鏈可以降低藝術品在交易過程中被調包的風險,卻無法從源頭上確保這類特殊商品是否為原作真跡。這就好比當我們將區塊鏈應用在數字音樂領域,也只能從技術層面去辨識一首歌曲是否為正版授權,卻無力阻止它的盜版層出不窮。

前段時間,我曾與國家文物局某官員交流科技鑒定的話題,聊及有公信力的第三方機構為何在中國遲遲不能誕生時,當時的觀點是,難的不是技術手段,而是如何破除行業的暗箱操作。試想,如果水渾方便大家撈魚,又怎能期待從業者主動站出來接受監督呢?同理,區塊鏈於整個藝術品交易領域的應用癥結也正是如此。

藝術品拍賣行業的區塊鏈應用前景與電商平台基本相近,只不過前者更側重線下交易。最新動作來自國際拍賣巨頭蘇富比,剛剛收購了人工智能研發機構Thread Genius,除了加強軟件開發、機器學習和數據分析,區塊鏈技術也將會是其研究重點。

眼下,國內藝術品交易機構對區塊鏈觀望者眾多,卻鮮有行動者。有個別機構趁勢推出所謂的藝術數字資產平台,從宣傳材料上看,貌似集合了藝術家、社群、IP、文創等一切藝術市場要素,但在我看來,噱頭大過實質內容。畢竟,如此宏觀的遠景項目,對執行方的文化產業資源整合能力要求極高。況且,區塊鏈在文化市場領域的應用,相關職能部門的政策走向並不明晰,面臨重大變數。

除了電商平台,藝術行業里對區塊鏈高度關注的還有文化產權交易所,尤其是致力於藝術品資產證券化的藝術品交易所。區塊鏈的出現,或可通過技術手段確保平台數據鏈的完整性和可追溯性,以解決本該作為獨立信用平台存在的文交所「數據失真」的歷史難題。雖說同樣受制於藝術品的真偽鑒定環節,但文交所起碼還可以在藝術品版權、文化企業股權、數字資產登記確權等範圍內實踐區塊鏈技術,相比電商、拍賣行有着更多的操作空間。據了解,目前已有數家文交所完成了區塊鏈的前期調研,個別文交所完成了技術收購,2018年應該有不止一家文交所推出與區塊鏈相關的項目。

當然,不論在哪個領域,一味從商業運營和財富增值的角度去追逐區塊鏈,只能適得其反。以目前常見的區塊鏈項目而言,其中的激勵機制大都是通過數字貨幣獎勵來增強用戶粘合性,相關企業和項目進而獲取高額估值——在數字貨幣的政策落地和發展前景尚不明朗時,這樣的架構就如同空中樓閣,所謂的未來財富自然也就成了鏡中花水中月。這就好比,國外有Dadii Fine Art在內的少數畫廊開始接受比特幣和其他加密數字貨幣購買指定藝術品,國內有門戶網站仿照區塊鏈技術平台以太坊遊戲Crypto Kitties推出自己的虛擬寵物貓——不論哪種實踐,不論藝術行業內外,若重心並非技術革新或項目建設,便不能夠迴避潛伏的風險隱患。

反之,如果站在技術升級和行業規範的非盈利視角,區塊鏈於藝術行業的應用前景則要明亮許多。如困擾收藏界許久的影像藝術版權問題,數碼攝影、錄像藝術等新媒體藝術的創作和交易,便可藉助區塊鏈技術,加強版數監管,以提升藏家的入場信心。此外,在文博系統的調研普查,被盜文物藝術品的追索,藝術品大數據庫的建立,等等領域,都將因區塊鏈技術而受益。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責編郵箱:shirley.xue@ftchinese.com)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