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藝述東西

藝術行業怎麼用「區塊鏈」?

馬繼東:文交所、藝術品電商和拍賣行對區塊鏈的態度既躍躍欲試,又瞻前顧後。區塊鏈應對的利弊在哪裡?

最近,不少金融投資人士熱衷於談Blockchain(區塊鏈),談數字貨幣,談行業顛覆,不論公共場合還是私下飯局,彷彿不談就有落伍之勢,彷彿任何一個項目只要跟「區塊鏈」掛上鉤,都能搖身一變成為指日可期的金饃饃。

身邊一些文交所、藝術品電商和拍賣行老闆,對區塊鏈的態度也頗為曖昧,既躍躍欲試,又瞻前顧後;而極個別已經打出區塊鏈招牌準備引資擴張的藝術機構,背後又無實質性項目支撐,難免有瞞騙之嫌。鑒於此,有關區塊鏈在藝術行業的應用前景,我打算談幾點不太成熟的看法。

先簡單說說區塊鏈的核心本質:DLT,即加密的分布式記帳技術。作為互聯網迭代性技術,區塊鏈之所以獲得空前熱度,主要是過去一年比特幣價格暴漲所致,令更多投資人開始關注比特幣的底層技術和應用場景。

而基於區塊鏈技術產生的比特幣,實質上是一套去中心化和去央行的貨幣體系。由於比特幣全球總儲量固定,又具備匿名、跨國、無監管的交易特徵,所以雖然歷史不長,卻「挖礦者」眾多,且價格被洗錢、集資者不斷托高。2017年12月,在芝加哥兩大主要交易所宣布推出比特幣期貨後,短短十幾天,比特幣價格更是飆升至近2萬美元,幾乎是2017年年初的20倍。但此後出現戲劇性轉折,在多國監管機構加強審查的情況下,比特幣價格從暴漲到暴跌,不到兩個月內累計跌幅達70%。可見比特幣的價格走勢,委實與坐過山車無異。

有別於G7等西方國家過去對待數字貨幣和區塊鏈應用的積極觀望,中國政府保持着一貫審慎的原則。早在2013年底,美聯儲推高比特幣第一輪牛市時,中國人民銀行、工業和信息化部等五部委便聯合發布了《關於防範比特幣風險的通知》。2017年9月,央行等七部委又叫停了如火如荼的ICO(首次幣發行),這種通過發行區塊鏈項目對應數字貨幣籌集資金的方法,收取的是比特幣或以太幣等通用數字貨幣。遺憾的是,在國內投區塊鏈項目的人群里,真正關心底層技術和項目本身的少之又少,湧入的往往是把新發數字貨幣當作股票、撈一把就打算抽身的投機者,以及盲目跟風、充當「韭菜」的絕大多數,所以才會誕生「亞歐幣」這種短時間募集40億元,實則子虛烏有的項目。

事實上,中國監管部門出手後,2017年第四季度,還是有不少人跑到海外繼續做ICO,在可觀利益的驅動下。同理,儘管2018年開年以來,受比特幣市場劇烈震蕩影響,多家宣布要做區塊鏈的上市公司股價持續暴跌,多國宣布對區塊鏈和數字貨幣加強監管的情況下,還是禁不住有著名投資人士透過微信群或公共論壇,利用自身社會影響力為比特幣和區塊鏈項目搖旗吶喊。

之所以鋪墊這麼多還沒聊到藝術行業,一來我覺得有必要把背景大致交待清楚,以免新人不明就裡地進入話題;二來不論哪個行業,在區塊鏈介入時所面臨的境況是相似的;三來則是決定寫這篇專欄的動因,恰恰來自於某著名投資人士年初與某區塊鏈專家在某峰會的一場極富煽動力的對談,聽罷覺得有些話不吐不快。

兩人對談中,類似「沒有買比特幣,就是錯過了一個億」,「比特幣作為黃金的定位已經開始形成」,「中國現在最需要的就是一個變現未來的金融工具」等傳銷式標語頻頻出現;但在如何防範區塊鏈的泡沫風險、如何解決去中心化與政府監管之間的矛盾、如何利用區塊鏈技術推動行業進步等問題上,雙方交流又可謂淺嘗輒止。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