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社會

火與怒,過度憤怒帶來的問題

埃利森:現在的不容忍氛圍讓我們對一切過失不論大小都猛烈傾瀉憤怒,喪失理性、善意和原諒他人的意願。

在我們的文化生活中,我們願意展示巨大的同理心。我們熒屏上的角色是有缺陷的:從《大小謊言》(Big Little Lies)這樣熱門的懸疑劇,到《基里》(Kiri)這樣嚴肅的社會劇,或《權力的遊戲》(Game of Thrones)這樣的扭曲幻想劇,我們對那些道德被扭曲的角色如痴如醉。我們喜歡小說中人物的性格缺陷。同樣,在一對一的互動中,我們也展現出包容心:我們為自己能從不同的角度看待事物感到自豪。但是,網上的對話奪走了我們傾聽的意願。所以,我們匆忙地作出判斷。

在最近出版的暢銷書《火與怒:特朗普白宮內幕》(Fire and Fury: Inside the Trump White House)中,邁克爾•沃爾夫(Michael Wolff)對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的政治策略的描述是這樣的:「Breitbart的套路是,通過大放厥詞讓自由派驚駭不已,從而讓基礎選民倍感滿意,由此激起人們的厭惡和喜歡來增加點擊率……新的政治不是妥協的藝術,而是衝突的藝術。」

班農的計劃是製造這種憤慨的不和諧聲音,這樣,我們就失去了關注的焦點。這是特朗普最終勝選的戰略。而普京一直在台上應該也採用了這種方法。雖然我們中的許多人可能會鄙視這些人的政治手腕,但我們都繼承了同樣的腔調。左派和右派都被淹沒在怒罵聲中。它是如此震耳欲聾,讓建設性的辯論無法進行。現在,人人都充滿了「火與怒」。

我們的理性、善意、或原諒他人的意願都去哪兒了?如此多標榜道德的批評之聲開始聽起來不那麼真誠了。是的,有些人的態度很惡劣,但堅持每個人都認同西方民主世界形成的世界觀同樣也很幼稚且自以為是。我們被拖入了一場尖叫比賽中,分不清犯罪與判斷力差。不是每個人都是「壞人」。我們有時候也會犯錯。

譯者/何黎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