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Space X

Space X與夢想

王一鳴:今天的世界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哥倫布、達爾文和愛因斯坦,更需要一種羅曼蒂克般的發夢精神。

國家的高福利化成為科技發展的另一個掣肘。由於社會保障的強化、移民人口的暴增、網絡時代的媒介壓力,人命變得更為值錢,無論威權國家還是民主國家,高福利成為政府維繫合法性的必然出路,而這擠佔了科技發展的經濟基礎。2013年,當奧巴馬宣布「獵捕小行星計劃」之時,他為這項長達十年的總體規劃提出了26.5億美元的投資,當年的啟動資金僅僅為1億美元;同年,奧巴馬醫保支出近3兆美元,佔GDP比重超過10%。而在阿波羅計劃蓬勃開展的十年間,NASA總共投入了254億美元,折算至當前相當於2060億美元,單個項目預算一度佔到了聯邦總財政預算的4.5%。然而在2017年,NASA只能搶得195億美元的政府預算,占聯邦總預算比例已經下降至0.47%。然而即便是這一數字,也已經是全球剩餘國家航空預算總和的兩倍以上,相比之下,俄羅斯聯邦航天局多年來只能維持在10億美元左右的預算。錢是決定科技發展的絕對標尺,「協和號」客機之所以永遠地離開了歷史,核心原因就是燃油價格上漲帶來的成本暴增,僅僅是在跑道上滑行的一段距離就抵得上一量普通轎車半年的耗油量。這一數字最終令英航和法航望而卻步,他們都已經是逝去許久的帝國,不需要承擔這種發夢的責任。

最後,全球性公共議題尚未準備好為科技發展預留空間。近年來氣候變化、災害治理、貧困問題一直佔據着國際社會的公共話語霸權,公共議題愈發為各國的國內政治需要所綁挾。在確保各項議題政治正確的同時,有關人類更高更快更遠的很多根本的命運問題被束之高閣,缺乏應有的好奇和擔憂。外太空、外星人逐漸退化為只有科學家和科幻愛好者才會感興趣的課題,政府往往懶於顧及,在遮遮掩掩之間將很多陳年舊事有意無意地翻來翻去。

在這樣的意義下,Space X的成功發射令人快樂,儘管大約是一種好萊塢式文化建構而出的快樂,但同時也的確是一種因發夢而來的理想主義般的快樂。

美國對於私有部門權利的保護和重視是這一切的基礎。在Space X以前,馬斯克在Paybal和特斯拉上已經取得了成功,他所先後挑戰的是傳統的銀行支付手段、各大汽車和油氣公司、洛克希德-馬丁這樣的軍工複合體,在強大的利益集團面前,馬斯克成功搶食了市場,逼得汽車業整體向新能源轉型,逼得NASA回過頭來向Space X索要訂單。他在政壇也能夠找到自己的支持者,加州民主黨人是他穩定的後院,共和黨大佬約翰•麥凱恩也多次為其站台。在任何領域,美國的獨立中小企業是能夠憑藉自身實力尋得立足之地的。2008年以來的頁岩油氣革命,最開始在不同油田精耕細作打拚出來的幾乎全部是當地的中小石油公司,在他們以下是無數的渴望提供鑽井、運輸和其它油氣服務的小微企業,再以下是不計其數的土地掮客、基金交易員和銀行貸款人,這些人共同構築了一個完全競爭、充分釋放活力的產業市場,一切就緒之後,只待大型油氣公司通過一場收購注入充分的現金流,壓裂車轉而吼聲震天,油氣從頁岩縫隙中源源不斷地流淌出來。現在這一場景正在航天領域重現,正如電影《教父》在一開場,意大利商人的那句致謝——「I believe in America, America has made my fortune.」美國的私人企業可以創造財富,也可以成為這個星球的夢工廠。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