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韓國

延續「平昌和平窗口期」:從六方博弈到三國協調

王鵬:若韓國能拉攏中朝,以自身為中心打造一個三邊協調的多軌道、多層面長效機制,將能重建東北亞共同安全新格局。

上述事實雄辯地說明:在美韓現有的雙邊框架中,首爾對華盛頓的議價能力顯然是較為有限的。而引入中國作為「籌碼」,或有助於韓國對沖、平抑美國的外部壓力,增強其政策獨立性與自主性,從而更好地維護韓國自己的國家利益。也就是說,如果韓國能發展出一種新的外交「技能」,即將中國拉攏進來,成為其自身在對美談判博弈中的「觀眾」,那麼以中國的實力和體量,這其中的「觀眾成本」(audience cost)想必是相當可觀的。用「中國牌」做「擋箭牌」,對沖美國外交壓力,將使青瓦台在白宮面前更加自信、從容、有力。

我注意到,剛才諸位韓國教授都表示,美國執意在冬奧會後要恢復美韓聯合軍演,而這又很可能引發朝鮮以試射試爆進行反制和報復,因而非常擔心這種負面惡性循環會破壞來之不易的半島緩和趨勢。對此,在座各位提出了種種具體措施,諸如「美韓軍演要控制規模」、「軍演前後要耐心向朝鮮說明解釋」等等。然而正如大家都承認的,這些不過是「治標」之術。其有效與否尚不敢斷言,至於「治本」則更不敢指望。

此刻,處在中朝之間「左右逢源」之有利地位的韓國,何不打造以自身為中心的東北亞共同安全新架構,從而將「暫時有利的時刻」延續為「韓國主導半島事務的新時代」呢?這才是從根本意義上延續剛才諸位教授所講的「平昌和平窗口期」。

從六方博弈到三國協調,打造以韓國自身為中心的東北亞共同安全新架構

韓國要想擺脫現今在美-朝-韓三角關係中兩面不討好、處處受擠兌的窘境,最好(甚至唯一)的出路就在於,跳出這個老框架的窠臼,利用當前難得的戰略優勢「時刻」(這個機遇期可能不會太長),儘快發揮主動性作用,拉攏朝、中,以自身為中心和主導打造一個三邊對話與協調機制,並使之常態化、制度化、實體化。

有人或許會質疑:中國又憑什麼甘心做韓國手裡的「牌」呢?那是因為朝鮮的桀驁不馴以及中朝關係近年來的持續惡化賦予了韓國某種獨特的中間人(mediator)地位——中國需要韓國提供方便。這是可行性來源之一。

或許還會有人質疑:在現有的朝韓雙邊對話之外,為什麼只加入中國呢?不可以納入其他國家嗎?對此,我們可以用排除法甄別。

首先排除美國,因為美國對現在進行中的朝韓和解與對話始終是疑慮重重的,否則也不會對文總統施加這麼大外交和軍事壓力。

其次排除日本,因為日本在此前歷次六方會談中的表現已經證明他們更多地是在扮演一個「麻煩製造者」(trouble maker)的角色,而非調停者或建設者。

最後,俄羅斯雖然和朝、韓、中都保持着良好外交關係,但兩個關鍵因素使其無法勝任新角色。一是俄羅斯的戰略重點從來不在遠東,更不在半島,而在東歐、中東;半島真的「生戰生亂」並不對人口-經濟主體位於歐洲的俄羅斯產生致命威脅,因此俄對半島問題也不可能如韓、朝、中三個東北亞當地國家那樣傾注全部熱情與資源。二是作為美國的主要戰略競爭對手,如果俄羅斯被納入,並形成一個韓-朝-中-俄四邊協調體系,那麼作為韓國盟友的美國一定會大為憤怒。因此,儘管中國並不會反對納入俄羅斯,但美國一定激烈反對;這同樣會對美韓同盟關係造成不必要的衝擊與傷害。對俄羅斯保持必要的尊重,並促成其在半島事務上保持(局外)中立,或許是對韓國最有利且最可行的方案。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