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韓國

延續「平昌和平窗口期」:從六方博弈到三國協調

王鵬:若韓國能拉攏中朝,以自身為中心打造一個三邊協調的多軌道、多層面長效機制,將能重建東北亞共同安全新格局。

但同時我們也需要實事求是的看到,在確保半島「不戰不亂」的共同目標上,中韓兩國雖有共同需求,但需求程度存在差別。韓國對防止半島重陷戰火是有強烈「剛需」的。原因很簡單,集中全韓四分之一人口與財富的首爾-京畿直接處於朝鮮火炮和導彈攻擊範圍之內。無論美軍專家如何評估並反覆擔保「在開戰3分鐘之內絕大部分漢江突出部火炮將被摧毀」,韓國民眾和政府都不敢拿自身性命押寶。

類似地,中國也有這種擔憂。畢竟朝鮮的核設施大量部署於中朝邊界而非「三八線」。因此一旦它們遭遇物理攻擊,產生的核爆或核輻射會對包括中國東北在內的東北亞地區造成巨大的環境威脅。但是,畢竟相對韓國而言,中國政治、經濟中心離半島戰場距離更遠。

中國2月6日進行了陸基中段反導攔截技術試驗。有國際輿論認為這是中國在為可能到來的半島危機/戰爭進行軍事準備。聯繫此前國際媒體報導的中國在東北、華北地區的兵力調度,我們有理由推測:一旦北京完成在環半島地區的有針對性的軍事再部署,達到當半島「生戰生亂」後亦能將其對中方之負面影響控制在可承受範圍內(affordable)的門檻,那麼屆時中方在遏制美方動武一事上的決心必然會有所下降。這也意味着,屆時面對核武能力更強的朝鮮和動武決心更大的美國,韓方恐將要麼獨立支撐遏止戰爭的重任,要麼自行承擔戰火塗炭後的主要後果。上述事實和可能趨勢共同決定了,當前韓國在半島及對中朝事務中所擁有的戰略優勢存在一定脆弱性。換言之,如果青瓦台未能及時捕捉這些有利信號並意識到潛在威脅,未能及時主動出擊採取行動,趁早打造有利於己的半島安全新框架,那麼一旦「窗口」關閉,吾恐「機」失而「危」至矣。

第三,中國對韓國的利用價值,不僅表現在遏制戰爭,更體現在對沖(hedging)美國壓力,從而在事實上變相提升韓國在地區事務中的自主性、主導性與話語權。

駐韓美軍、戰時指揮權等硬機制的存在,迫使韓國始終處於從屬地位。對此,從一般邏輯上講,任何一個正常的主權國家都是不願意看到這種境況永久化的。而與此同時,中國顯然也一貫樂見韓國在對美外交,乃至所有地區與國際事務中,表現出更多的自主性和獨立性。這不僅是中國一貫「大小國一律平等、主權神聖不可侵犯」 道義主張的政策體現,同時也因為中韓兩國利益交集較多、政策立場相近。

譬如我們看到,每當韓國為其自身國家利益而獨立行事時,中韓關係就容易走近,兩國交往就愈加密切、互信度大幅提升:1992年韓國頂住國際社會對華制裁而與中國建交;2015年韓國總統不顧西方反對堅持參加中國抗戰勝利大閱兵;韓國政府為提升本國人民福祉、充分就業而堅持加強對華合作,積极參与中方提出的各種合作倡議等等。中方對此也是心存感念。

反之,每當韓國受到外力影響而被迫對本國既定對華或地區政策進行重大調整時,中韓關係就容易遭遇挫折。在這些負面案例中,我們都知道韓國行為的背後也有自己的苦衷與無奈,但無論中韓民間如何「惜別」,兩國關係發展的大好勢頭每次都這樣被殘酷的國際政治現實邏輯所碾壓。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