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韓國

延續「平昌和平窗口期」:從六方博弈到三國協調

王鵬:若韓國能拉攏中朝,以自身為中心打造一個三邊協調的多軌道、多層面長效機制,將能重建東北亞共同安全新格局。

然而,危險之下也往往暗伏轉機——就看決策者如何利用。如果暫時拋開美-朝-韓三邊框架,而把視角鎖定於東北亞陸地區(East Asian Continental Region),我們就不難看到,在韓-朝-中三國的互動中,韓國正處於前所未有的有利地位和主動態勢——中、朝都有求於韓。

一方面,朝鮮在連續核試爆、導彈試射之後,在技術可靠性和射程上已經取得了長足進步,故對美日已初步具備一定威懾力。但朝鮮為之也付出了高昂的代價:隨着國際社會制裁的加強,其經濟與軍事潛力正在經受考驗。更重要的是,朝鮮彈道導彈技術的進展已經將其與美國的「攤牌時刻」大為提前,而朝鮮擁核的目的並不在於「在實戰中打敗美國」,而是「在戰前嚇阻進攻」,因此平壤在這個臨界點上保持戰略彈性是理性的。上述原因共同促成朝鮮在年初向國際社會拋出橄欖枝,而在此過程中起到橋樑作用的正是韓國。對朝鮮而言,韓國不僅是其與外界聯絡、釋放善意與靈活性的(唯一)可信通道,同時也是在危急時刻遏止美國動武決心的「救命稻草」。

另一方面,中國也有求於韓。自朝鮮最高領導人上任五年來,中朝兩國作為名義上的「盟友」(中朝條約有效期至少到2021年)、中朝兩黨作為「兄弟政黨」,至今仍未實現元首/黨首互訪。這在兩國關係史上是未有先例的。隨着中國嚴格落實聯合國相關決議,中朝關係更急劇惡化。這一趨勢似乎已被最近中朝幾次黨際交往和外交互動所驗證。中朝兩國兩黨間的互信和交往層級很可能正處於歷史的最低點。

大約兩周前,在上海的一次由察哈爾學會主辦的中韓政要、學者懇談會上,來訪的韓國國會議員對中方代表提出一個請求:「9號冬奧會開幕。8號朝鮮要閱兵。我們韓國很擔心這次閱兵會對冬奧會產生不利影響。你們中國可否幫忙,勸一勸朝鮮取消或者延遲閱兵?」中方誠懇而遺憾地表示:「議員先生恐怕真的高估了我們對朝鮮的影響力。」

上述由筆者所親身經歷的案例似乎給我們以下啟示:

第一,韓國對中國在半島事務上發揮正面作用是有明顯需求和期待的。

第二,然而現在的情形是,在與朝鮮溝通、對話方面,北京可能還不如首爾。換言之,要對朝鮮發揮外交影響,北京可能還需借重於首爾,即中國對韓國有需求。

第三,正因為當前韓國與中、朝都能說上話,同時中朝關係處於暫時性的低谷,因而給韓國在三邊框架中扮演中間人,甚至更為主導性的角色提供了難得的戰略窗口。

第四,韓國可能因為還沒有未認識到上述第二、三點,故尚未找到「使用中國」的正確方式。

「中國牌」無可替代的價值與正確使用方式

如前所述,在對朝外交方面,當前中國面臨暫時性困境,其影響力恐怕還不如韓國。那麼,我們據此就可以推導出「中國無用」麼?其實不然。

第一,正如前文所指出的,中國在確保半島「不戰不亂」與「無核」這兩個核心目標上與韓國高度一致。

第二,尤其是在確保「不戰不亂」,即遏止美國動武決心方面,中國實際發揮的作用也是韓國需要且無可替代的。換言之,如果中國明確表示歡迎或者不反對美軍動武,那麼文總統此前有關「我若不同意則誰也無法在半島發動戰爭」的政策宣示,在國際社會(包括朝鮮)的可信度恐將有所下降。可見,中韓兩國在確保半島「不戰不亂」這一共同利益上存在較大空間,提升相互協作水平。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