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國社會

在這個歷史站點,我們可以期許什麼?

吳思:在勾勒出中國所處的歷史位置地圖後,我從行政、立法、司法、經濟、社會、意識形態六個領域談對中國的期許。

【吳思,天則經濟研究所理事長,著名歷史學者,作家, 前《炎黃春秋》雜誌社總編輯,著有《陳永貴沉浮中南海:改造中國的試驗》、《潛規則》、《血酬定律》等。本文為作者2018年1月9日在2018「新年期許」論壇的演講修訂稿。作者授權FT中文網發布。】

我說三點。先勾勒位置地圖,再說期許。

第一,歷史的走勢圖

前些天給一個老人過生日,他85歲了,回顧自己的一生,分了三個階段。1949年之前是一個階段,他有兩個夢想,蘇聯式的計劃經濟加美國式的民主。第二個階段是毛澤東時代,他用兩個字概括:「恐怖」——階級鬥爭和無產階級專政。第三個階段是鄧小平時代,他也用兩個字概括:「腐敗」。

我聽了有點愣神,改革開放那麼大的成就,用「腐敗」二字就能概括嗎?他解釋了一句:腐敗是改革開放的潤滑劑。

順着這個思路說,腐敗到底是什麼交易?毛澤東時代的專政和階級鬥爭,基調就是暴力和強制。鄧小平時代改革開放,向市場經濟讓步,向民眾的自由和權利讓步。但是,很多手握大權的官員未必願意讓步,於是就有資本等民間力量掏錢贖買,造成改革開放的利益共同體。腐敗,大體是民間對官方的暴力強制的私下贖買,這是新增利益的私下分配機制。由此看來,腐敗就有了兩面性。

順着這個思路,我想到描繪股票走勢的波浪圖。以民眾的自由權利為縱軸,以時間為橫軸,改革開放40年,大概可以數出四大浪。

第一浪上升:從1978年開始的改革開放,大約走了十年,波動上升到了1989年,民眾的自由從無到有、從少到多。

第二浪調整:從1989年調到1992年,回調了三年,可以看作一次小幅調整,時間長度不到上升浪的30%。在此期間,管制加強,民眾自由減少。

第三浪上升,而且是持續20年的主升浪,從1992年初鄧小平南巡開始,波動上升到2012年,市場經濟大發展,中國融入了世界貿易體系。

在這個過程中,一方面,人們覺得改革開放不錯,經濟發展了,生活改善了,可以「端起碗來吃肉」;另一方面,腐敗了,兩極分化了,分化得很不公平,又難免「放下筷子罵娘」。這是一個硬幣的兩面。不自由,就沒有經濟的發展繁榮。不贖買,又沒有那麼多的自由。

人們對富裕和腐敗的感覺是有變化的。經濟發展帶來越來越多的物質滿足,邊際收益遞減,大家有點錢了,對錢就不那麼重視了。而腐敗卻越來越嚴重,越來越驚人,由此造成的不滿,由此導致的不平等,讓人們覺得越來越不像話,越來越覺得難以忍受,邊際成本遞增,仇官、仇富情緒遍及全國。

從這個角度,可以看到反腐敗的民意基礎和歷史意義,還可以看出,在自由和強制之間做調整,回調的歷史分寸並不難辨別,不跌破底線即可。

第四浪調整:2012年之後,以大規模反腐為標誌,又出現了一次回調。回調已持續了五年,尚未達到第二浪30%的時間長度,但各種管制全面加強,經濟自由度徘徊不前,民營企業人心惶惶。

這次回調,到目前為止,還沒跌破支撐線,最主要是經濟改革方面的東西,整體上並沒有明顯倒退。但是,意識形態方面的回調幅度很大,很明顯,很多毛澤東時代的東西再次浮現,超過了鄧小平設定的邊界。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