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比特幣

為什麼比特幣投資者男性居多?

最早接納比特幣的人有何共同之處?一個因素是性別。最近幾個月,當比特幣和以太坊等加密數字貨幣的價格飆升時,買入者主要是男性。

比弟弟大十歲的我,覺得有些事情是理所當然的。我有一份專業工作、學位、信用卡;他比我睡得晚,懂很酷的音樂,可以一次旅行幾個月。因此,發現他的投資賺了大錢讓我感到意外,因為他跟我不一樣,他把錢投進了比特幣等加密數字貨幣。

或許更令人痛苦的是承認,5年前他曾鼓勵我購買比特幣,當時比特幣價值約為100美元,遠低於我寫這篇文章時的7088美元(或者它曾經逼近的2萬美元峰值)。這是一個只有17歲男孩才會提出的提議:把你的錢交給我,我會用它投資比特幣,然後給你收益分成。事實證明,即使是在最近比特幣下跌之後,我那時拒絕這個提議仍是愚蠢的。

愚蠢的還不止我一個人。問問硅谷以外的大多數人是否擁有比特幣?答案很可能是沒有。

那麼,很早接納比特幣的人有何共同之處?一個因素是性別。最近幾個月,當比特幣和以太坊(Ethereum)等加密數字貨幣的價格飆升時,買入者主要是男性。

關於誰持有這類匿名貨幣的準確數據很難找到,但對其用戶做過背景調查的虛擬貨幣錢包服務Uphold表示,75%的用戶是男性,而追蹤比特幣社區統計數據的Coin Dance發現,97%的參與者是男性。如果像我弟弟那樣的男性獲得了高回報,為什麼女性沒有呢?

當然,加密數字貨幣是有風險的:它們的價格劇烈波動,在有些情況下,它們的數字交易所遭到了黑客侵入。

斯德哥爾摩經濟學院(Stockholm School of Economics)的經濟學教授安娜•德雷貝(Anna Dreber)研究了男性和女性在風險容忍度方面的差異。她引用的一項研究顯示,隨機選取一男一女,男性比女性願意承擔更多風險的概率為64%。然而,僅憑這一點還不足以解釋男性和女性比特幣投資者之間的差異。

很多事情取決於信息流。比特幣和加密貨幣首先在科技和金融行業「極客」最集中的角落流行起來,而這些角落是由男性主導的。最初,相關消息主要在Reddit以及討論視頻遊戲的論壇上傳播。在被黑客入侵前曾是最大虛擬貨幣交易平台的Mt Gox,起步時是一個交易幻想遊戲《萬智牌》(Magic: The Gathering)卡牌的平台。

自稱是比特幣人類學家的投資者斯蒂芬妮•哈德斯蒂(Stephanie Hardesty)表示,她在2013年對比特幣產生興趣有兩個原因。首先,一位身為軟件開發員的男性朋友開始向她介紹比特幣。其次,她發現比特幣與她的另一個興趣——十字綉——吻合。在發現她可以把鏈接到比特幣錢包的二維碼做成十字綉之後,她現在把她的公共地址二維碼十字綉放在她的辦公桌上,把她的私鑰安全地離線存放,放在一個有十字繡的冷存儲(cold-storage,指離線存放——譯者注)錢包里。

哈德斯蒂認為,隨着加密數字貨幣變得更加主流,它們將吸引更為多元化的投資者:更多女性、更多膚色的人和更多左派人士。

許多業內人士正在努力使加密貨幣更容易獲得。有一些女性領導着加密相關公司,或者在銀行擔任相關的高層職位,例如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前銀行家、目前經營着區塊鏈初創企業Digital Asset Holdings的布萊斯•馬斯特斯(Blythe Masters),以及摩根大通的安布爾•巴爾代(Amber Baldet)。

當然,既然比特幣已經更加主流了,可賺的錢也許更少——而且還有很多風險,正如自今年初以來其價格暴跌近50%所表明的那樣。當我跟她交談時,哈德斯蒂認為,對於我這個「悲哀的無幣者」,晚買比特幣也好過永遠不買比特幣。

她的建議是,避免購買和存儲加密貨幣所需的有時複雜的過程,而最好是找到一台比特幣ATM機,然後將收據鎖在一個防火箱裡。或者我乾脆找我弟弟幫忙。但是話說回來,鑒於最近的市場動蕩,也許我會開始自稱為「幸運的無幣者」。

漢娜•庫赫勒(Hannah Kuchler)是英國《金融時報》駐舊金山記者

譯者/何黎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