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美食與美酒

喝葡萄酒:不養生,也不致癌

謝立:營養學說致命的盲區就是,人有心理和情感需求。愛喝酒的人不是為了健康,而是為了盡興喝酒。

在微博上有上百萬粉絲的營養專家宣稱,依據權威文獻」酒精是一種確認的致癌物質」,「和不喝酒者相比,飲酒者多種部位的癌症風險上升。」

同時她反駁「葡萄酒養生論」:「每天100毫升紅酒對心腦血管病可能有益,但沒有證據表明能延壽。健康界並未『提倡』人人喝紅酒,但用少量紅酒代替高度酒倒是明智的。」

營養專家警告喝酒致癌,和葡萄酒商宣傳葡萄酒養生,都是屁股決定腦袋的立場。本來不用認真,笑笑就過去了,但中國偏偏是一個健康意識過盛、酒神精神稀缺的國家,相信喝酒可能致癌的恨不得滴酒不沾,以至於營養專家勸告說「如果每天只攝入幾克酒精,基本算是不飲酒。比如用兩三勺黃酒來炖魚,用半杯紅酒來烹調牛肉……」喝酒的人看了簡直要笑昏,勃艮第人做紅酒燴牛肉要咕咚咕咚倒下去一整瓶好哇?

篤信葡萄酒養生的也好不到哪裡去。紅酒泡生洋蔥那麼噁心都能接受,就因為相信有益於健康。他們喝葡萄酒,既不講究口感,也不在乎搭配,每天晚上服藥似的喝上一小盅,就滿懷着對於長命百歲的幻想入睡了。一瓶酒能喝它個十天半個月的,氧化變質了都不知道。

關於吃喝,法國人說過兩句話:「吃是為了肉體,喝是為了靈魂。」「當你不再餓時,美食才開始了。」 所以美食與葡萄酒都是超乎吃飽和基本生存之上的需求,和音樂、藝術一樣是精神性的。當你試過用香檳或夏布利搭配生蚝,用蘇玳甜酒搭配煎鵝肝或藍紋奶酪,用勃艮第黑皮諾搭配北京烤鴨,用阿爾薩斯瓊瑤漿搭配泰式蒸鱸魚……你的味覺無疑打開了一個新的天地。

我們總是獨處的時候喝啤酒或威士忌,歡聚的時候喝葡萄酒。一個有葡萄酒相伴的夜晚總是和諧而美好的,即使只是初次相識,話題也可以從杯中酒延伸開去。那些深諳談話藝術的國家,比如意大利、法國,都是葡萄酒歷史悠久的國家。中國的傳統是喝高度白酒,魏晉清談的藝術失落已久,就只能靠一次次乾杯來打破僵局了。

英國葡萄酒作家休•約翰遜(Hugh Johnson)說,每天晚上都會和太太打開一瓶葡萄酒,慢慢喝完,「一瓶葡萄酒為什麼是750毫升?就是為了二人分享而設計的。」他說這話的時候70多歲了,營養專家大概會猛搖其頭吧。這樣的例子葡萄酒世界有很多,但營養專家總有應對之道:「每個人代謝能力和身體狀況不一樣。的確有人每天喝二兩酒抽半包煙還能健康活到八九十歲,但這屬於少數人。健康建議是根據大多數人的情況來制定的。」

然而大多數人的情況是,我們都需要身心愉悅地生活,而不是算計緊繃地生活,把吃喝統統稱為「攝入」,隨時要掏出營養成分表和熱量換算表來,已經泯滅了許多人生樂趣。

葡萄酒商宣傳喝葡萄酒的好處時,也往往把「適量飲酒」作為前提,比如女人一天喝一杯就好,男人體量大些,可以喝兩三杯。我們都心知肚明這是做不到的,喝酒又不是吃藥,嚴格遵循劑量。從來不喝醉的人倒是有點可怕的。

所有的營養或健康專家都有一個致命的盲區——人終究不是機器,除了生理需求還有心理和情感需求。如果一定要說喝葡萄酒對健康有什麼益處,那就是喝酒的人擁有更多享樂時光,更開心盡興,不用時時和慾望對抗,陷入苦悶壓抑。

酒精是確認的致癌物質?那生活中的致癌物質可太多了。真正的英雄主義不就是明知活着就有得癌的風險,但照樣吃吃喝喝熱愛生活嘛。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責編郵箱:shirley.xue@ftchinese.com)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