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法律

梁漱溟與孫冶方:中國憲法史上值得書寫的兩位人物

龔刃韌:梁漱溟和孫冶方之所以敢在中國幾次修憲過程中公開表達個人意見和說真話,與他們正直的品格有着直接關係。

梁漱溟和孫冶方都不是法學家,很少有人會把兩人的名字與憲法聯繫起來。說起梁漱溟,人們想到的是這位曾經的北大教授,上世紀30年代鄉村建設發起者,以及美國漢學家艾愷所稱的「最後的儒家」。而說起孫冶方,人們會想到當今中國經濟學界的最高獎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孫冶方經濟科學獎」。但鮮為人知的是,梁漱溟和孫冶方都在當代中國憲法史上留下了濃重的一筆。

1970年3月8日,毛澤東提出召開四屆人大和修改憲法的意見。3月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開始了修改憲法準備工作,成立了由康生、張春橋、吳法憲、李作鵬、紀登奎組成的工作小組。7月17日,中共中央成立了以毛澤東為主任、林彪為副主任的57人組成的憲法起草委員會。9月6日中共九屆二中全會通過憲法草案。其中由18個自然段組成的憲法序言中有八處提到毛澤東或毛澤東思想,一處提到林彪副主席。憲法本文還有一個醒目之處,即第2條明確規定:「毛澤東主席是各族人民的偉大領袖,是我國無產階級專政的元首,是全國全軍的最高統帥。林彪副主席是毛主席的親密戰友和接班人,是全國全軍的副統帥。」

當時全國政協軍代表把這個「憲法草案」交給政協直屬組學習、討論並徵求意見。然而,出席學習會的政協委員們個個唯唯諾諾,相繼表態擁護並讚揚「憲法草案」,根本不敢提一個字的修改意見,唯獨最後發言的梁漱溟說了一番震驚四座的話:

「據我所知,現代憲法最早產生於歐洲,其最初的出發點之一是為了限制王權。換句話說,憲法的產生就是為了限制個人太大的權力。有了憲法,則從國家元首到普通公民,都得遵循,而不能把任何一個人放在憲法之上。因此,現在的『憲草』序言中,寫上個人的名字,包括林彪為接班人,都上了憲法,我認為不甚妥當。接班人之說,是中國的特殊情況,而憲法的意義是帶有普遍意義的。不能把特殊性的東西往普遍性的東西裡邊塞。凡我看過的世界其他國家的憲法,很少有寫上個人的名字的,更沒有寫上接班人名字的。」

在造神運動和個人崇拜盛行的「文革」時代,梁漱溟講這番話是要冒極大風險的。當場就有其他政協委員指責梁的發言是「惡毒攻擊」言論。按照中共中央和國務院1967年發布的《公安六條》第2條,對黨的領導人「惡毒攻擊」言論屬於「現行反革命」罪,是要被判刑甚至殺頭的。幸虧有主持小組會的召集人於樹德以及後來周恩來的保護,才使梁漱溟免去了牢獄之災。

由於1971年「9•13事件」林彪摔死在蒙古溫都爾汗,四屆全國人大沒有開成,1970年「憲法草案」自然也流產了。直至1975年初,才召開四屆全國人大通過《憲法》,這已經是五年以後的事情了。

「文革」結束後制定的1978年《憲法》在許多方面延續了1975年「文革憲法」精神。這是因為當時「文革」還沒有被黨中央正式否定,還有「兩個凡是」方針的影響。1978年2月間,時隔十多年全國人大五屆一次會議和全國政協五屆一次會議同時在北京召開。但出席會議的人偏偏對會議的一項重要內容——制定新憲法討論得不多。2月15 日,梁漱溟在全國政協會議的小組會上又做了與眾不同的發言: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