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騰訊

平台市場監管:大就是惡嗎?

鍾鴻鈞:今天討論阿里、騰訊的壟斷時必須記住,這個壟斷,也許同樣很快就會被無法想象的創新和技術進步打破。

剛剛過去的2017年可能是百年商業史上最重要的一年。1917年,全球財富五百強公司的前5位是美國鋼鐵、電話電報公司、標準石油、伯利恆鋼鐵和阿莫爾公司。但到2017年,全球財務五百強的前五位變成了蘋果、谷歌、微軟、亞馬遜和臉書這樣的互聯網平台公司。今天,一個初創公司成長為全球頂級公司的時間越來越短。蘋果公司成為全球500強第一公司花了40年,而谷歌公司從1998年創立到2016年成為全球市值最大公司僅花了18年。2009年,基於智能手機的網約車服務提供商優步在舊金山成立,到今天,它已經成長為一個估值500億的公司,在全球超過200個城市裡挑戰顛覆傳統出租的業務。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寶網管理着超過10億的商品,是世界上最大的集市,但沒有一件商品是自己的。

這一切變化的根源,都在於平台市場(Platform Market)的超級力量。 正如斯坦福大學商學院教授,美國克拉克獎獲得者艾瑟(Susan Athey)所說,平台模式在過去的20年里,徹底改變和顛覆了整個的經濟和市場體系。我們已經進入平台主導一切的時代。以平台為導向的經濟和組織變革為社會整體和商業機構創造了巨大的價值,包括創造財富、促進經濟增長、滿足人類需求。

平台商業時代的出現和巨頭的崛起,引發了很多業界和學界的關注。國內外的財經人士和媒體,都對巨頭可能帶來的問題深感憂慮。《經濟學人》更是以封面文章來討論平台巨頭崛起可能帶來的問題,如規模過大有可能影響競爭等。在互聯網成為基礎設施之後,人們似乎有足夠的理由擔心,諸如騰訊阿里這樣的公司,會利用其獨特的地位,抵抗一切競爭,最終導致大不能倒(too big to fail),並損害公眾利益。國內亦有學者提出了「誰來管管阿里騰訊?」的問題,在他們看來,企業大到一定的程度,無形中就擁有了可怕的力量。

在平台影響一切的時代,不同的市場參與者有不同的顧慮。消費者擔憂平台會利用其市場勢力提高價格,如在滴滴和優步中國合并後公眾展示的擔心。同行競爭者擔心面臨更不平等的競爭。在電商競爭中,你無法忽略天貓的影響。平台的合作夥伴會憂慮平台過強的談判力量,畢竟,你的一切業務都可能依賴於平台。而政府部門,則面臨全新的監管挑戰,對於互聯網巨頭公司,應該如何來監管呢?

這裡的每一個問題都沒有顯而易見的答案,需要仔細的研究分析。這些擔憂總結起來,可以歸結為這樣一個根本問題:巨頭是否需要監管?如果需要的話,我們又如何監管巨頭企業?

在這篇文章里,我們討論平台巨頭崛起的背景及平台發展對監管帶來的挑戰。特別的,互聯網巨頭是否會利用其市場勢力採取壟斷定價的行為?從監管的角度看,政府是否應該容忍巨頭的成長,還是說必須對其進行拆分?從更一般的監管框架看,政府應該如何監管市場集中的平台型企業?如何維護平台市場的健康競爭,以促進創新和競爭?

平台巨頭的崛起

要合適地回答這些問題,我們首先需要了解什麼是平台市場和平台巨頭崛起的商業邏輯。

所謂平台市場,是指在這類市場上,有兩類(或多類)互相依賴的顧客。平台市場為每一類顧客帶來的價值依賴於另外一類顧客的數量。通常來說,一類顧客越多,另外一類顧客通過此平台服務(消費)所獲得的價值就越高。對於平台市場而言,最重要的是要吸引這互補的兩類顧客同時進入平台進行交易,只有這樣平台的價值才能體現出來。現實生活中具有雙邊平台市場特徵的產品有很多,無論是淘寶、微信還是滴滴都屬於這一類。在淘寶這個平台上,不僅有大量的買方,還有大量的賣方,而且還有支付寶這樣支持買賣雙方交易的核心系統。阿里這個平台上,還有物流、網店裝修等其它商家的參與。超級巨頭一般都是擁有大量參與方的多邊平台市場。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