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國崛起

中國擴張應受歡迎而非遏制

坎貝爾:尋求參與中國驚人增長的西方企業,應該着眼於尋找合適的合作夥伴,而非不明智地試圖遏制中國的擴張。

為了應對21世紀的政治、社會和環境挑戰,過去十年中國和俄羅斯都選擇回顧它們各自的政治和文化歷史,從中尋找新的解決辦法。

結果,兩國都逐漸減少了對到目前為止的主導模式——西方治理模式的依賴。它們這麼做不僅僅是出自民族主義情緒,更是因為日益不滿西方大國繼續宣揚其治理體系作為全球榜樣的優越性的傲慢。

不過,西方大國自工業革命以來所創立並維持的世界秩序的逐步崩塌,兼之幾個主要的西方大國政治功能日益失調,也為中俄兩國重新對傳統文化準則感興趣提供了動力。

從歷史上看,中俄兩國基本都是農業帝國。而在歐洲,發明的力量帶來了社會變革,將歐洲國家轉化為製造業強國,發展出了支撐資本主義發展模式的科技和所有制。

這一過程伴隨着為供養新興產業發展而對全球自然資源的大肆開採,以及對擁有重要原材料、成為這些新興西方列強附庸國的國家的恣意壓榨。

俄羅斯和中國的最初反應都是努力獲取和採納關鍵製造技術來造福自己的人民,比如彼得大帝(Peter the Great)展開了「大出使」(Grand Embassy)外交行動,中國則採取了「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指導思想,但兩國都接受了由歐美大資本家所發展起來的資本主義模式。

不過,西方公司對助長中俄潛在競爭對手的野心並無興趣,它們一心只想銷售自己的製成品,購買原材料以及廉價勞動力生產的產品。

再來說它們的本國市場,資本主義模式所特有的勞動剝削制度,在19世紀已受到卡爾•馬克思(Karl Marx)等哲學家以及羅伯特•歐文(Robert Owen)等新興貿易運動領袖的抨擊。

這種根本的利益衝突也出現在了政治領域,西方國家對自國際聯盟(League of Nations)以來的所有新興多邊組織都宣告控制權,東方國家只有降格相從才被接納,而且被視為二等公民,享受有限權利。

很快,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等更為包容的政治制度在西方越來越受歡迎,且先後在俄國和中國受到更為熱烈的採納,並借之推翻了其精英統治階層的歷史統治。

這為西方民主國家和它們新成立的「共產主義」對手之間長期的「冷戰」拉開了序幕。不過中俄兩國還是延續了同一個觀念,即為了工業利益以及大規模殺傷性武器開採資源和改變自然界,諷刺的是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後來成了國際談判的關鍵籌碼。

當隨之而來的環境退化以及全球變暖影響日益明顯,一個強大的環保團體出現了,其使命是說服這些分列全球政治兩大陣營的強國們控制對資源的開採以避免更多環境災難。這一努力還伴隨着創造更加開放和全球化的貿易環境的嘗試,以促進商品和服務的交流,並減少衝突的誘因。

然而,隨着特朗普(Trump)在美國當選總統、以及民粹主義和保護主義運動在西方的崛起,被這些「全球化」倡議打開的窗子如今開始關上。

儘管中國擁抱巴黎氣候變化協議,並打造唯一有分量的新全球貿易和投資計劃——「一帶一路」倡議,但隨着中國在海外消費市場的統治地位迅速擴大,我們已看到了逐步妖魔化中國的傾向,把中國稱為沒有經濟原則的、自私自利的掠奪者。

當然,中國試圖以美國和英國在上個世紀成功實踐的方式來擴大自身經濟利益,但這並不應令人感到意外,應被視為一種挑戰和機遇,而不應被歪曲為一項企圖主宰世界的計劃。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