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美關係

為什麼美國不歡迎中國企業了?

黃亞生:不應將中企在美連續受阻歸因為「偏見」,理解當前政治環境變化,爭取被美國社會更多了解,才是應該做的。

最近,美國電話電報公司(AT&T)退出了面向美國消費者銷售華為Mate 10智能手機的協議。華為與美國電話電報公司合作的破裂代表着華為全面進軍美國市場的腳步不得不放緩。

而就在美國電話電報公司退出與華為合作的一周前,因為沒有得到美國一個審查外資收購的委員會的批準,阿里巴巴旗下的螞蟻金服放棄了12億美元(約合80億元人民幣)收購速匯金的計劃。

像華為和阿里巴巴這樣在行業具有領導地位的明星企業,在美國拓展之路紛紛受阻,被視為標誌性的事件,不少中國媒體都將其視為美國政府對中國企業的歧視,並批評了特朗普的保守主義策略。而在螞蟻金服收購失敗後,中國外交部的每日例行記者會上,發言人耿爽也表示,中國政府希望美國能為中國公司創造公平環境。

把一個複雜問題簡單化很容易得出一個似是而非的結論,國際貿易中,由於涉及到差異的政治經濟文化和制度背景的差異,簡單將其歸咎為市場競爭的不公,會更加背離對現實情況的理解,中國企業在美國連續受阻不只是美國對中國企業的所謂「偏見」。這個觀點過於簡單了。

而如果中國企業希望繼續它們在美國這一世界上最大市場的征戰,實現它們國際化的目標,那麼,理解當下的中美商業現實中的政治環境變化和複雜性,以及爭取被美國社會更多的了解,才是中國企業應該做的事情。

變化了的地緣政治

華為和阿里巴巴等事件,確實一定程度上,說明了特朗普政府對中國貿易投資不斷收緊,其移民政策也是。

特朗普政府有幾個方面特點:第一,它從政治上不再相信全球化會帶來價值觀念的趨同;第二,它不相信政治和經濟上有雙贏的這種概念;第三,儘管美國前幾屆政府也將中國視為一個潛在的長期戰略對手,但是,他們還是相信,如果加強與中國的經濟關係,會緩解中美戰略上的衝突。而特朗普政府是完全不接受這一觀點的。

上月,一批國會議員致信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對華為可能會與一家美國電信公司達成協議,在美國銷售華為產品的事件表示擔憂,顧慮主要來自長期以來他們對華為與中國政府之間關係的擔心。信中稱,國會「歷來擔心中國總體上的間諜活動,尤其是華為在這些間諜活動中的角色」。同樣,在螞蟻金服的匯金收購案中,據《紐約時報》的報導,收購速匯金(MoneyGram)等大型轉帳公司,螞蟻金服將可獲取美國境內資金流動的大量資料,儘管螞蟻金服保證會採取措施,增加數據的安全性,但交易最終還是沒有通過美國監管機構的批準。文章評述說,交易的失敗也說明了中美兩國對敏感性個人數據的擔憂日漸加劇。

所以說,一方面是特朗普不歡迎來自中國的海外投資,另一方面是美國社會對中國企業不透明的背景有深刻擔憂,造成了中國企業出海美國擱淺。儘管華為、阿里巴巴都是私人企業,可能中國人會認為他們在美國市場的拓展是純粹的商業行為,但是美國社會卻顧慮其中是否有政府行為的影子,這也是美國社會對中國企業的一個普遍認識。

美國社會一直擔心的問題是,這些企業到底多大程度上是受政府控制的或者受政府影響?我們參觀中國公司時,常看到牆上貼着的都是跟政府官員的照片,即使是私人企業,也經常看到有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標誌。這裡就有一個悖論。你在國內時經常強調甚至炫耀自己和政府的關係多麼鐵,多麼硬,然後在國外卻又宣稱和政府沒有關係。可信度有多少?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