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美國經濟

為什麼說特朗普是幸運的?

沃爾夫:特朗普在達沃斯的自誇或許言之無物,但他的確幸運地接手了一個處於後危機時代強勁復甦中的經濟。

「所以我認為你看到的是一個全新的美國。」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向齊聚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WEF)的商界精英發表演講時吹噓稱。那麼,如果真是如此,美國到底「新」在哪裡呢?特朗普的這一信念將如何影響他的全球經濟議程?為什麼曾因在就職典禮上宣稱「保護將帶來巨大繁榮和優勢」而震驚達沃斯的特朗普,能成為繼2000年比爾•克林頓(Bill Clinton)之後第二位赴瑞士參加這一年度盛會的美國總統?

顯然,特朗普的主要目的是宣稱「多年停滯之後,美國如今正再一次經歷強勁的經濟增長」。而且,美國「對商業開放」。這些以及類似的關於就業、消費者和商業信心的言論貫穿了他的演講。說美國經濟表現強勁沒有錯;說這是在經歷多年停滯之後出現的現象卻並非事實。

從2009年第二季度至2016年底,美國經濟的複合年均增長率為2.2%。過去四個季度,美國經濟增長了2.5%。這並非顯著變化。經濟增長率出現大幅變化——而且很不幸是下降——是在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現在的美國經濟規模比假如1968至2007年的趨勢得以延續的規模小17%。自2009年實現復甦以來,美國經濟增長趨勢大幅放緩。這種局面可能改變,但還未實現。勞動生產率也是如此,增速依然很低。(見圖表)

特朗普上台以來,美國失業率的確下降了,從2016年12月的4.7%降至2017年12月的4.1%。按歷史標準衡量,這是一個非常低的比率。但這是自2010年出現的下降趨勢的延續。如果要歸功於誰的話,應該歸功於美聯儲(Fed),歸功於其經常受到共和黨指責的政策。2017年12月,86%的25至54歲男性有工作。這比一年前高出1個百分點,比2010年1月高出5.6個百分點。遺憾的是,它仍低於此前的周期性峰值——1999年的將近90%和2007年的88%。黃金年齡段女性就業比例也低於2000年水平。

特朗普對股市尤為熱心,稱美國股市「打破了一個又一個紀錄」。此言不虛。按照羅伯特•席勒(Robert Shiller)經周期性調整後的市盈率計算,美國股市的估值水平已經與1929年相當,只有1998、1999和2000年的超高估值比這更高。考慮到股市已經處於高位,去年的上漲相當不同尋常。但這本該引發擔憂,而非可炫耀之事。特朗普或許很快就會後悔稱讚股市的高估值。股市可不聽從任何總統的號令。

預期好時光將很快到來的一個理由是給企業的大幅減稅。但這不大可能帶來潮水般的投資或是更高的潛在經濟增長。一個更可信的看法是,減稅主要將會抬高股價,加劇財富不平等,加快在對資本徵稅方面的逐底競賽。英國在這方面的經歷讓人清醒。英國將企業稅率下調至19%對投資或實際工資中位數的影響微乎其微。對減稅將在美國發揮不一樣作用的期待很可能落空。

簡言之,特朗普攬取的功勞屬於始於其前任時期的後危機時代復甦的延續。這根本算不上「全新」經濟。他只是一直很幸運。只要股市不崩盤,他或將一直走運。但問題是走運的特朗普將如何表現。一個感覺自己會一直連勝的人將變得更加苛刻,還是更加包容?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