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朝鮮核危機

朝核問題與「後雅爾塔」時代的半島格局

張中衡:朝核問題源自秩序的闕失,大國不對半島未來格局作出符合時代發展的整體性安排,生戰生亂就無以避免。

正如一個人無法選擇自己的出身一樣,一個民族也極少能夠選擇自己的領土以及由此而決定的地緣角色。這對一些小國來說更是如此,儘管少數幸運者可以遺世而獨立,大多數卻只能艱難求存於大國博弈的狹促夾縫之中。朝鮮顯然就屬於後者,但其更大的不幸在於在人類已經進入21世紀、冷戰也已經落幕近30年後的今天,它依然為一個集蒙昧與殘暴於一體的獨裁政權所統治,時代的發展不僅未能為其帶來一絲鬆動,反令其更加恐懼和瘋狂。

對水深火熱之中的朝鮮民眾來說,這個不幸的故事也許快要結束了,但大國的博弈顯然還將繼續。

一、國際社會不應對朝鮮棄核繼續保有不切實際的幻想

在朝鮮最近一輪導彈發射之後,中國應國際社會的強烈要求擰緊了供油管道的閥門,而美國也加緊了軍事準備的部署,朝鮮的態度似乎因此而開始軟化,通過俄羅斯向美國提出談判的願望,而美國的立場也似有鬆動,國務卿蒂勒森之前更一改之前「先棄核,再談判」的一貫強硬立場,表示只要朝鮮不在談判之前或談判期間進行新的導彈試驗,美國已經做好與朝鮮直接接觸的準備。這真是「峰迴路轉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朝核危機在風雨欲來之際彷彿迎來了某種歷史性的轉機。

但事實真是如此嗎?回到談判桌面前的朝鮮會放棄其業已擁有的核能力嗎?作為當今世界當之無愧的「制裁專家」,美國或許確實對其「極限壓力」策略的效果相當自信,但毫不客氣地說,以制裁迫使朝鮮解除核武裝的可能性幾乎沒有。

魔鬼既已飛出瓶口,怎麼可能再縮回到瓶中去?反核擴散之前較為成功的範例如南非、利比亞、伊朗,都只是剛剛踏入核門檻,並且這類國家也都準備在外交政策上徹底改弦更張,而朝鮮顯然不是。特別是在目睹伊拉克和利比亞自行銷毀大規模殺傷性武器(WMD)後依然沒有獲得世界諒解之後,金氏父子愈加堅信:只有使核武器成為既成事實外界才無能為力,相反倘若核武庫不夠可靠或規模太小反有被摧毀的風險。這一心理始終貫穿在它對外博弈的整個過程,而在今天,朝鮮也已經以極其頑強的決心,「賭上祖國的命運和尊嚴」,突破了這個危險而黑暗的瓶頸,它怎麼能夠再回頭放棄呢?

「擁核是尊嚴和權力的絕對象徵,是國家的最高利益」,儘管堆砌一連串最高等級的形容詞歷來是朝鮮對外宣言的一貫傳統,這句話對金氏政權來說確是由衷和認真的,發展核武器不只是金氏父子的個性使然,更有其深刻的結構性原因。對土地貧瘠、資源有限的朝鮮來說,不開放就不可能發展,一個完全脫離現代文明的國家怎麼可能獲得經濟上的成功,而金氏政權這個完全靠謊言、仇恨和恐怖來維持的集權時代的活化石,卻只有在完全封閉的環境中才能存在,任何緩和與開放對它來說都意味着滅亡,就像木乃伊遇到陽光和空氣就會立刻粉化一樣。既然不能通過改革開放為人們提供住房和麵包,就只有將自己裝扮成朝鮮人民的救世主才能維持其虛假的合法性,因此製造麻煩和恐怖不只是朝鮮外交談判的方式,還是其政權生存的方式,而核計劃正是其最重要的一環。幾十年來,為實現核計劃朝鮮上下為此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也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已成為其政權合法性的首要功績和要挾世界的唯一手段,可以毫不客氣地說,朝核計劃和金氏政權是完全可以劃等號的。對此,難道國際社會能夠置人類基本道義於不顧,反過來保證其對朝鮮民眾萬世不衰的血腥統治嗎?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