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人工智能

破解密碼時,人工智能在「思考」什麼?

桑希爾:一個人工智能程序僅用12分50秒就能破解二戰期間德國Enigma密碼。雖然機器智能給出了正確答案,但它並不理解自己在做什麼。

數周前,我去了倫敦的帝國戰爭博物館(Imperial War Museum),觀摩一個人工智能程序試圖破解德國人在二戰期間使用的複雜的英格瑪(Enigma)密碼。它用了12分50秒就破解了那套密碼。

在機器閱讀了來自《格林童話》(Grimm』s Fairy Tales)的一些德文培訓數據後,人工智能程序分析了由四個轉子的英格瑪機器生成的數十億個排列組合,在海量字母組合中尋找德文語句。

曾經讓布萊切利公園(Bletchley Park)一些英國最優秀數學家冥思苦想好幾個月的挑戰,如今在幾分鐘內就被現代人工智能程序解決了,而且成本只有10英鎊。由數據分析公司Enigma Pattern開發的這個程序,由2000個虛擬服務器提供支持,每秒能夠篩查驚人的4100萬個排列組合。

科學作家、《密碼故事》(The Code Book)一書的作者西蒙•辛格(Simon Singh)表示,英格瑪密碼在當時被認為是近乎不可能破譯的。他在上述演示活動中表示:「那是一套極難破譯的密碼。它曾經長期被認為是一個不可能的挑戰。」

此次演示是一個聰明的宣傳噱頭,展示了人工智能與強大計算能力相結合之後快速增長的能力。但是,它也進一步證明了布萊切利公園的密碼破譯天才阿蘭•圖靈(Alan Turing)的早期直覺,即計算機可以在不理解的情況下展現出強大勝任能力。

人工智能程序沒有意識到它正在試圖破解德國的密碼機,甚至不知道那些德文單詞的含義。相反,它將模式識別技術與蠻力計算相結合,產生一個基於概率的解決方案。機器智能即使在沒有完全理解問題的情況下,也能提供正確的答案。

這種現象正蔓延至日益廣泛的人類活動範圍,從玩遊戲(比如象棋和圍棋)到閱讀法律文件、解讀放射掃描結果以及駕駛汽車。計算機不理解它們正在執行的任務,即便它們比人類更高效率地執行了任務。

計算機智能的勝任能力範圍不斷擴大,引發了許多棘手問題,癥結在於當機器幾乎能做所有事情時會發生什麼?這個難題已經催生了一大堆論述在人工智能時代身為人類將意味着什麼的圖書。

但是,英格瑪故事的一個不那麼為人所知的方面突顯出,人類與機器之間仍然存在着顯著差異——即使這段插曲折射出的人性並不特別光彩。

據辛格透露,戰爭結束後,英國當局沒有公開他們已經破譯了英格瑪密碼這個事實,反而維持它不可破譯的假象。這種欺騙讓他們能夠把一些繳獲的英格瑪機器賣給友好國家的政府,讓英國人能夠截獲他們最敏感的通信內容。

很難想象計算機會設計這樣一個狡猾的策略。說謊是一件複雜的事情,涉及到對意圖的掩飾、對情境和人類心理的理解,以及讓真假兩種現實並存。英國人的背信顯然是一種高度稀少的智力。

正如俄國詩人約瑟夫•布羅德斯基(Joseph Brodsky)所寫的那樣,真正的意識歷史始於我們的第一個謊言。計算機是否有朝一日會有意識地欺騙人類,仍然是一個有意思的問題。萬一它這麼做了,我們這些愚笨的人類可能陷入極大的麻煩。在2015年的電影《機械姬》(Ex Machina)中,一個類人機器人接受了圖靈測試(Turing test,圖靈設計的旨在判斷機器能否思考的試驗——譯者注),後果令人不寒而慄。

馬克斯•泰格馬克(Max Tegmark)在其著作《生命3.0:人工智能時代的人類》(Life 3.0: Being Human in the Age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一書中,強調了哲學家對拉丁語中的「睿智」(智能思考能力)和「感知」(感受主觀體驗的能力)這兩個概念所做的區分。

這位麻省理工學院(MIT)的物理學教授認為,在本世紀的某個時候,電子智能可能會超越人類智慧,挑戰我們自稱為地球上最聰明的物種「智人」(Homo sapiens)的主張。

但獲得電子意識(這讓它們能夠理解意思)將是一個更為重要的事件——如果真能實現的話。他提出,如果人類想要延長自己的例外主義,那麼也許是時候把我們重新標榜為「意識人」(Homo sentiens)了。

計算機將會發現破解意識密碼要困難得多。

譯者/裴伴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