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2018年前瞻

2018年中美經貿關係的確定性和不確定性

壽慧生:以傳統關稅為主的大規模貿易衝突發生可能性不大,但會摩擦不斷,突發性事件頻發,呈現常態化趨勢。

進入2018年後,隨着美國總統特朗普一系列強勢的對華貿易舉措和言語威脅,中美關係迅速變得緊張起來;特朗普訪華後掀起的樂觀情緒迅即煙消雲散。儘管這種典型的特朗普式外交似曾相識,但國內輿論似乎在特朗普上任一年後依然難以把握其脈絡。特朗普到底何時會把另一隻貿易戰的鞋子扔下來?或者說,這隻鞋子究竟存不存在?

需要明確的是,中美經貿關係受制於一系列複雜因素的影響,特別是中美雙邊關係和全球治理直接決定了雙邊經貿關係的走向。基於對這些要素的判斷,中美經貿關係的總體形勢判斷比較明確,可以用兩個詞概括:一方面,「行穩難求」,另一方面,「致遠可期」。

從積極方面看,以傳統關稅為主的大規模貿易衝突發生的可能性不大。更多的會是以非關稅壁壘為形式的貿易衝突。但此類衝突相比而言較為靈活,妥協空間較大。而且此類衝突是當前國際貿易摩擦的常態,因此難以超越WTO的治理範圍,破壞現有的貿易秩序。

從消極方面看,基於過去一年多的事態發展,中美經貿關係的未來走向已經非常明顯:兩國經貿關係會摩擦不斷,突發性事件頻發,而且呈常態化趨勢。為此中國需要有足夠心理準備和應對措施,不能被表面的友好外交蒙蔽。2017年7月第一次中美經貿會談之前中國國內媒體渲染的所謂「蜜月期」,以及特朗普訪華之後到國安報告出台之間國內媒體的歡欣鼓舞,都是教訓。每一次歌舞昇平都是衝突緊隨其後,但國內媒體總是措手不及,顯示出對特朗普的決策缺乏根本了解。

本文將着重梳理造成「行穩難求」的各種因素,為中國在2018年的應對提供思路。「致遠可期」的因素則另文詳述。

經貿摩擦的結構性原因

造成中美經貿摩擦常態化的原因可以從不同層面來分析。首先是結構性原因。

中美間經濟實力的變化對美國人造成的利益損失和心理威脅真切存在,而這種結構性變化並不以特朗普或任何政治家的個人意志為轉移。毋寧說,「特朗普們」的焦灼不安是這個變化趨勢的產物。因此無論是雙邊關係還是經貿關係都必然會受到衝擊。換句話說,中美關係開始進入到一個新的時代,面臨新的挑戰,其中最重要的一個挑戰是中美在經貿關係上不再是過去單純的上下游產業鏈補充依賴關係,而是成為全面競爭的關係,自然也不可能再期待過去的融洽。

此外,造成美國貿易逆差和就業流失的根本原因不在於貿易而在於美國的產業結構和公共政策面臨艱難轉型。但美國國內的改革阻力巨大,難以短時期內取得成效,因此政治家習慣於把原因歸咎於中國,同時也對中國的改革調整速度有不切實際的期待。

陷入運動狀態的美國社會

其次是美國社會層面的原因。

2017年可稱是美國運動元年,標誌着美國社會進入一個不同以往的時代,一個不破不立的時代——「破」剛剛開始,「立」尚待時日。在接下來的幾年內,整個美國社會將進入一種全民運動狀態,持續保持選戰中的亢奮和分裂:特朗普「逢奧必反」,忙於拆掉過去民主黨構建的各種政策法令,而不是把重點放在創立新政;右翼保守派熱衷於反移民,反社會福利;左派則「逢特必反」;中間力量熱衷於身份政治,反精英,反建制,反男權政治。有人將今天的美國社會的分裂歸納為「上下左中右黑白」全面分裂,確實準確。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