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國社會

季風書園之死折射公共領域式微

翁一:季風書園之死與這個時代及其背後的公共生活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折射了公共領域短期內無可逆轉的式微。

2018年第一個月行將結束,對於滬上季風書園而言,卻走到了生命的盡頭。歷經283天的漫長告別,死亡如期而至。

從1997年到2017年,季風在上海陪讀者走過了二十年。回顧季風二十載,其歷史大致可以分為兩段,前十五年的嚴搏非時期與後五年的於淼時期。嚴搏非時期,季風從無到有,砥礪擴張,鼎盛時期一度多達八家門店,其公共生活也由最初的小型公開派對演進至高峰期的深具廣場效應。2007年,讀品小組入駐,掀起青年知識運動,並在此基礎上形成由觀念共同體聚合而成的讀書會。2008年陝西南路店遭遇租金上漲壓力,人們掀起第一次「季風保衛戰」,口號無不彰顯它的閱讀品味——「地鐵站里不能只有哈根達斯,而沒有哈貝馬斯」。嚴搏非時期,季風經歷了從無到有、由盛而衰的過程,原因無外乎強勢資本攻城略地、房租上漲、網絡書店衝擊。作為曾經的學者,嚴專註於書籍和思想本身,不慕時俗,為季風定下了「獨立的文化立場 自由的思想表達」的基調,500期季風書訊即是明鑒,也因此,嚴時期的季風讀者群主要為知識分子群體。

2013年,於淼接手季風,開闢上圖地鐵站門店,這是五年來季風唯一的門店。於淼的商業背景與公益經歷賦予季風更加契合時代脈搏的氣質,他的實幹精神加理想主義色彩,使季風達到了新的高度。這一時期,季風走進社區,走進大學,走進企業,甚至走進了貴州邊遠山區,在商業與公益之間,堅定地選擇了後者。2015年,於淼做起了「復興夢」,欲打造一個類似日本蔦屋的書店綜合體,他將其稱之為「有溫度的公共空間」,終因不可抗力因素胎死腹中。2017年初,上圖以「防止國有資產流失」為由,不再與季風續約。於淼尋遍上海大地,亦無尋到季風容身之所,這是於接手季風以來所碰之最大壁。無奈之下,4月23日,對外宣布停業。「倒計時不滅的火種」是季風漫長告別的標語,期間各種活動如縷不絕。讀者紛紛來到書店,做着最後的告別,充滿了儀式感。季風與讀者一如既往地保持默契,寧靜而安詳,共赴這場唯美、優雅且不失尊嚴的葬禮。於淼時期的季風,突顯公共情懷,讀者群由傳統的知識分子群體擴展至以都市白領、中產階級為代表的滬上主流人群,閱讀領域也由專業閱讀走向公民閱讀。

過去二十年,季風與讀者可謂共生共榮、互相成就。二十年,足以使一代人老去,又足以使一代人成長。讀者正是依憑嚴搏非、於淼兩代季風人努力搭建的平台,參與到由書籍與思想合力匯聚而成的公共生活,進而見證個人、城市與時代的變遷。而季風也從草創初期一家單純的小書店,逐漸成長為在滬上乃至全國有着一定影響力的獨立民營書店。不誇張地講,季風書園以及圍繞它所形成的知識分子和讀者群落將註定成為當代上海精神生活史的一部分。

人們不禁要問,偌大一個上海,何以沒有季風的容身之地? 毋須贅言,季風命運的戛然而止,與這個時代及其背後的公共生活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某種程度而言,季風之死恰是折射了當下公共領域的式微,一種短期內無可逆轉的式微。

何為公共領域?公共領域是一個由私人集合而成為公眾的領域,它介於公共權力領域與私人領域之間的一塊中間地帶。它的形成與市民階級的形成幾乎是同步發生、互為因果。其前提條件是,必須有一個能把討論者聚攏起來的物理空間。本質上,公共領域是某種緊張關係的反映,這種緊張關係和由此產生的批判精神是其得以存在的社會心理基礎。公共領域的價值,在於將這種緊張關係理性表達。因此,公共領域與市民階級對公共權力的批判須臾不可分離,與主流意識形態或主流文化進行商榷、辯論乃至對其批判其本能與天職。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