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美國政治

美國人不相信政客

盧斯:很多美國政客是正派人士——說這話需要勇氣,因為多數美國人不這麼認為,他們對領導人的信任觸及歷史低點。

準備好迎接一個有爭議的觀察心得:很多美國政客是正派人士。沒錯,這話是我說的。似乎沒有幾個美國人這麼認為。美國公眾對其領導人的信任觸及歷史低點。除巴西和希臘外,沒有哪個民主國家如此鄙視本國的體制。Edelman全球信任度晴雨表顯示,中國公眾對政府的信任度居世界之首,而美國處於另一端。

「這裡沒有人信任任何人,」共和党參議員林賽•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表示,「而大多數美國人不信任我們中的任何人。」

我們能怪他們嗎?至少在某些程度上,是該怪他們。美國政府是民治、民有、民享的政府。不信任也來自於民眾。華盛頓運轉不靈反映了美國社會日益加深的分裂——白人與非白人之間、畢業生與非畢業生之間、城市與鄉村之間、年輕人與老年人之間。美國政治已經變成了一場贏家通吃的遊戲。然而,憲法只有在各方妥協的情況下才能發揮作用。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周能去達沃斯,是因為參議院民主黨領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同意讓美國政府恢復運轉。臨時撥款支撐的時間只有三周,到時他可以讓政府再次停擺。然而,眼下特朗普奚落他是「哭鼻子的查克」。

如果民主黨沒有讓步,特朗普會怎麼稱呼他呢?今天兩黨達成協議的概率並不比昨天高。每10名共和黨人中,近8人認為移民太多;但認為移民太多的民主黨人不到三分之一。其中一黨絕大多數是白人。另外一黨多數是非白人。特朗普稱,他會樂於看到更多來自挪威的移民。但是他對非洲移民沒有好話。兩黨在兩者之間——比如墨西哥——似乎找不到共同立場。大多數所謂的「夢想者」來自拉美國家。特朗普希望從這些人手中「奪回美國」。由此可見,「哭鼻子的查克」在下月初能夠保護他們的運氣並不會好過上周。

信任感消失殆盡正侵蝕着西方國家的政治。但這個問題在美國最具毒性。除美國外,沒有哪個民主國家正在走向少數族裔佔據多數人口的未來。世界還從未經歷過,當一個社會的多數族裔不再占人口多數的時候會發生什麼情況。就支持公共服務而言,沒有別的國家出現過這樣的崩潰。

上周五,特朗普在達沃斯論壇上向世界各大投資者誇耀美國的優越性。在國內,他正在毀滅美國本身的治國能力。從沒有哪個正經民主國家的政府首腦指責本國主要執法機構、司法機構和情報機構存在偏見。由總統任命的理應中立的官員,如今被要求向他個人效忠。

美國軍隊很可能是最後一個未遭特朗普批評的機構。這並非偶然。在美國的各個機構中,只有武裝部隊享有高度的公眾信任。蓋洛普(Gallup)的調查顯示,近四分之三的美國人對軍隊有信心。沒有別的機構能夠贏得近一半美國人的信任。對國會的信任度勉強達到兩位數。除非舒默準備堅守立場,否則他確實不應該讓美國政府停擺。他在72小時內就改變了主意。在此期間,特朗普在Twitter上發文稱,民主黨人「為了向非法移民敞開大門而把我們的軍隊當作人質」。你愛怎麼說特朗普都可以,但他知道在哪裡找到對手的致命弱點。捫心自問,哪個美國人會喜歡一個非法的外國人勝過一個公民軍人?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