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美國政治

電影《華盛頓郵報》——老故事,新啟示

邰蒂:在特朗普與媒體互撕的今天,新片《華盛頓郵報》弔詭地具有話題性。如今的青少年尤其應該看看這部電影。

上周末我做了一個小小的決定:近期要帶我十幾歲的女兒們去看由梅麗爾•斯特里普(Meryl Streep)和湯姆•漢克斯(Tom Hanks)主演的新片《華盛頓郵報》(The Post)。影片講述的是《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團隊揭露尼克松政府在越南戰爭問題上欺騙美國民眾的故事。

帶孩子們看這部電影的部分原因是,電影講述的故事——關於該報在1971年公開了記錄越戰決策秘密歷史的「五角大樓文件」(Pentagon Papers)——給人們上了一堂刻骨銘心和非常及時的公民價值課。雖然史蒂芬•斯皮爾伯格(Steven Spielberg)多年前就開始籌劃這部電影,當時根本沒有人想到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會成為美國總統,但是,當年《華盛頓郵報》和《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的記者們如何揭露政府腐敗和濫用權力,而尼克松(Nixon)政府如何利用法律武器和政治威脅來阻止曝光的故事,弔詭地在當下具有話題性。

單憑這一點,青少年(以及其他所有人)都應該去看這部電影,以此提醒我們:即使在人們什麼都不信的年代,仍有許多記者在堅持自己的職業操守。或者正如奧普拉•溫弗瑞(Oprah Winfrey)在金球獎頒獎禮上所說:「揭露絕對真相......使我們不能對不公正和腐敗視而不見。」

不過,這部電影還有其他一些必看的理由。第一個理由與備受爭議的性別問題有關。正如「#MeToo」(我也是)運動所顯示的那樣,如今幾乎所有40歲以下的人都普遍認為,婦女應在媒體和其他領域享有平等的代表權和權力。應該如此。

同樣令我感慨的是,我們很容易就忘記女性的地位已經發生了多麼大的變化。對於我在英國《金融時報》擔任高級記者、同時其他很多女性在英國《金融時報》擔任要職的事實,我的女兒們似乎不感到奇怪。相反,對於像她們這樣的青少年來說,這種格局似乎是理所當然的。

但是,當我在25年前初入職場時,英國《金融時報》新聞部女性相對較少,高層職位根本看不到女性的身影。這是電影《華盛頓郵報》中展現但沒有作出評論的新聞界。片中,報社辦公室里擠滿了穿西服的白人男性,女性面孔大都是秘書或支持丈夫工作的妻子,儘管在《華盛頓郵報》的報導團隊中有一位女性(她總是穿着看起來很不舒服的上世紀70年代風格的套裙)。

影片中另一位主要女性角色是《華盛頓郵報》的老闆凱瑟琳•格雷厄姆(Katharine Graham)。在丈夫去世後才接過重任的她,在片中自始至終在艱難應對女性特有的不自信和內疚感。

在影片描繪的環境中,性別歧視是普遍現象,這在今天是很難接受的。這就是我希望女兒們去看這部電影的原因。她們需要意識到(並對此心存感激),社會環境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但她們還需要相信,未來還有望發生更多的變化——並為之奮鬥。

另一個必看的理由與網絡世界有關。電影《華盛頓郵報》中的很多視覺劇情受電腦時代之前媒體世界的物理特徵驅動。片中的戲劇場景包括,人們將一疊報紙扔到辦公桌上,將成箱的秘密材料搬出辦公室,以及在鑄排印刷機上排字。劇中的人物抓起一張張新聞紙,將一捆捆報紙扔給報攤,並相互揮舞手中的報紙。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