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美國政治

特朗普與新型部落政治

庫柏:特朗普的號召力已縮減為死硬的根基選民群體。今天的政治部落可提供比民族、甚至家庭更有力的身份認同。

這是在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治下的美國天天會發生的情形。兩個人在社區碰面、或者在Facebook這個虛擬環境中遇到,隨即立即開始議論這位總統。如果他們是自由派人士,一個人可能會說,「你看到那條推文了嗎?!」另一個人將心領神會地拍拍額頭。如果二人都支持特朗普,他們可能會一起抱怨說謊的媒體。

這些人正在參與政治極化——這一趨勢不僅撕裂了美國,在較輕的程度上也撕裂了正在退歐的英國。但他們也在彼此間傳遞其他一些信息,即:「你我屬於同一群人。我們擁有相同的身份認同,越談越投機。」換句話說,他們所做的是通常被視為積極的事:正在打造一種新型社區。每個人都在哀嘆兩極分化,這本身沒錯,但是人們往往忽視了,在可怕地日益碎裂的當今社會,這也在營造一種新穎的歸屬感和身份認同感。

西方社會的很多人都在艱難界定自己是誰、屬於哪個部落。50年前,大多數人通過家庭、教堂、社區和(如果是男性)他們的工作和工會來獲得身份認同感。

但這些身份認同感已經逐步減弱。正如哈佛大學(Harvard)社會學家羅伯特•帕特南(Robert Putnam)所發現的那樣,美國人越來越習慣於「獨自打保齡球」。以家庭為例:獨居的情況已經從反常的例外情況變為近乎常態。在當今美國,39%的成年人既沒結婚也沒與他人同居。

在職場,舊的紐帶也正在消失:越來越多的人從一份臨時工作跳到另一份臨時工作,因此沒有固定的同事。(這種趨勢只會隨着自動化的發展而加劇。)即使在美國,去教堂的人也越來越少。隨着人口日益老齡化,有越來越多的人守着電視機獨自生活。特朗普本人就是一個完美的案例,但據「結束孤獨運動」(Campaign to End Loneliness)介紹,五分之二的英國老年人稱,電視機是他們的主要夥伴。如今商店紛紛開始關門,進一步減少了人們碰面的機會。

人們常說,互聯網使我們彼此孤立,但如今最孤立的人群是那些尚未在社交媒體上加入交流圈的老年人。政策制定者日益擔心孤獨問題(英國剛剛任命了一位部長級官員應對這個問題),部分原因是有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孤獨可能致死:楊百翰大學(Brigham Young University)心理學家朱莉安娜•霍爾特-倫斯塔德(Julianne Holt-Lunstad)梳理了針對300多萬人的研究後得出結論,社會隔離的致死率至少與肥胖症相當。

簡言之,很多美國人和英國人失去了他們的部落。但是現在政治正在創造新的部落。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認為,在美國,政治態度上的部落分歧從2004開始擴大。然後,在2016年,就連很多以前不關心政治的美國人也開始擁抱自己的部落政治認同。當年美國大選引發的谷歌(Google)搜索量是之前三場大選的大約兩倍。

自那以來,政治只是變得更加部落化。至少就他的支持而言,特朗普是一個相當標準的共和黨候選人:自稱共和黨的選民中有90%投了他的票。他聽起來很偏激,但也許那只是為了當選總統而設計的狡猾表演?他的很多支持者希望,他當選總統後可以嘗試把這個國家團結起來。引用新書《特朗普統治》(Trumpocracy)的作者戴維•弗拉姆(David Frum)的話:「2016年,有選民真心……認為唐納德•特朗普是一個有能力的企業領導者,在社會問題上較為溫和,關心美國白人工人階級的困苦——並且會做一些事來幫助他們。」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