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美食與美酒

倫敦:「共享晚餐」俱樂部

敘利亞人馬吉達在倫敦創辦的共享晚餐俱樂部超越了美食的意義,但這真正有助於難民群體融入歐洲文化嗎?

在倫敦市中心一座白色時髦廚房裡,帶酒的客人陸續抵達後互致問候,並表達因工作繁忙而招致遲到的歉意。

其中一位女士一邊切着藥草,一邊與主人閑聊。此時她的手機響了。「是我兒子。」她解釋道,「我只得把他們留在敘利亞,他們還只是十幾歲的孩子,想到這我心裡就特別難過,所以我每天會給他們打好幾次電話。」

去年元月,馬吉達(Majeda)面臨著任何家長都會噩夢連連的兩難窘境。自己因大肆宣揚女性權益而接二連三被敘當局拘禁,不禁為家人的安危擔驚受怕(若繼續留在大馬士革的話),在逃到黎巴嫩後她發現那兒的局勢也不明朗,所以沒敢把孩子帶在身邊。

三個月前,馬吉達孤身一人來到倫敦。然而,她已成為發達國家間呈燎原之勢的「草根運動」的活躍分子,其目的是在流離失所的敘利亞人與西方國家社區之間架設溝通的橋樑,並把這些敘利亞避難者培訓成廚師。

「我們想盡辦法幫助難民融入所在國家。」傑茜•湯普遜(Jess Thompson)說。她發起舉辦了這個烹飪班,馬吉達今晚將來此授課。「我常碰到敘利亞女難民說,『我在這個國家無一技之長,只會做飯。』」

她於是與朱麗安娜•馬扎-科茨(Giuliana Mazza-Coates)共同創辦了Migrateful這個培訓難民的公益組織,然後把他們組成熱衷學習烹制本民族傳統菜的小組。

客人參加設在私人家裡的烹飪培訓班,需支付25-35英鎊不等的費用,然後與授課老師圍坐一桌用餐與聊天。

儘管馬吉達是通過合法身份來到英國,但官方最終確認其難民身份與居留權後她才能合法掙錢。但她每次授課的報酬是一張交通卡與一袋食物。

她還可趁機學習英語——以及做自己喜歡之事。「每當我情緒低落,就得呆在廚房。」馬吉達一邊說,一把把受訓學員組合成各司其職的烹飪團隊:如教一些人如何把茄子煎至焦黃,再教另外一些人如何使用石榴漿。「我想儘快返回敘利亞參與重建。儘管我身處異國他鄉,但餐飲是我為國效力的最佳方式,因為它介紹的是敘利亞的燦爛文化。」

縱觀全世界,「聚在一起進餐」是確立緊密關係與建立友情的標誌。但美食真有把不同文化背景與人生閱歷者團結在一起的神奇魔力嗎?

今年初,芝加哥大學(University of Chicago)的科研人員發表了針對該問題的研究報告。在一系列實驗中,彼此不認識的人結成對子,並賦予不同身份——比如一位擔任工會領袖,而另一位則設想成罷工談判中的公司高管。行為科學家阿耶萊•費斯巴赫(Ayelet Fishbach)與其同事讓受測者吃同樣的美食後,測試他們彼此信任與合作程度的演變情況。

彼此不認識的受測者在享用甜食後(準確地說,就是Butterfingers、Sour Patch、薄荷糕(Peppermint Patties)以及Airheads),花起錢就比以前大方多了,而且解決爭端也大為利索。費斯巴赫教授還嘗試讓受測者穿同樣的服裝,旨在測試這種同一性是否也會建立信任感。她通過電郵告訴我結果並非如此,美食發揮的作用要大得多。

與馬吉達見面後過了四天,我前往地處英格蘭北部利茲郊區的霍斯福斯(Horsforth)。時間是周五傍晚,落日餘暉透過灰濛濛的天空照射在約克郡灰暗石頭砌成的排屋上、忙碌的美容師身上與幾家富麗堂皇的酒吧上,最後照射在聖瑪格麗特教堂(Saint Margaret's Church)高聳的尖頂上,直至消失在遠處的群山之中。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