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特朗普

特朗普是個什麼樣的「天才」?

拉赫曼:自稱「精神狀態非常穩定的天才」的美國總統,顯然不屬於經典意義上的天才,但他有理由稱自己是另外三種類型的「天才」。

當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稱自己是一個「精神狀態非常穩定的天才」時,就連他的一些支持者都在竊笑。這位美國總統顯然不屬於任何通常意義上的天才。他的國務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據稱曾形容自己的老闆是個「操蛋的白痴」。

但特朗普有理由稱自己是另外三種類型的「天才」:政治天才、直覺天才和邪惡天才。對特朗普的道德厭惡意味着,他的對手不願承認他有任何智慧或成功之處。這種思維雖然可以理解,但也是危險的。這是美國總統經常讓對手措手不及的原因之一。

正如特朗普在大言不慚地宣稱自己是「天才」的時候所指出的,他取得了美國現代史上前所未有的成就。他以完全的政治局外人身份首次嘗試競選總統就得手。他的對手會指出,近日的政府停擺表明了這位總統完全不適合執政。但作為回應,特朗普的支持者會指出美國經濟不斷增長,而且30多年來首次通過了大規模稅改。

當初特朗普的競選主題是保護主義、孤立主義和反對移民,而政壇體制內人士確信這些理念必然失敗,甚至是非美國的。但政治直覺告訴他其實不然。與特朗普鬧僵的競選經理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在經濟和文化方面有一些宏大的理論,還經常援引一些鮮為人知且惡毒的歐洲哲學家。特朗普的直覺告訴他,他可以打破禁忌,而且不僅不用付出代價,實際上還能得到回報。

特朗普罔顧事實和基本禮儀的事例多到讓人難以記清,更不用說一一列舉了。但這些事有一個共同主題。主流媒體(我是其中自豪的一員)一次又一次地宣稱,他這次做得太過分了,肯定完蛋了。而特朗普一次又一次地證明他們錯了,他愈戰愈強。那些未能在政治上終結他的東西——尤其是種族主義和貶低女性——實際上讓他變得更強大。

這就是為什麼把特朗普形容為一個「邪惡」天才也合情合理。他故意用謊言和攻擊性語言來煽動美國國內的文化戰爭和種族矛盾,相信自己可以在政治上受益。特朗普對來自「糞坑國家」(shithole countries)移民的抱怨所引發的爭吵,與當年啟動他政治生涯的「birther」運動——質疑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總統並非出生在美國——可謂一脈相承。

特朗普和他的許多支持者在不明說的情況下,捍衛着美國作為一個「白人國家」的理念。反對者說得沒錯,這一理念是一種種族主義願景。但如果他們認為這是一個決定性的論點,就可能錯了。預計到本世紀40年代,美國將變成一個「少數族裔人口占多數的國家」。白人仍將是最大的種族群體,但他們的人數將不到美國總人口的50%。通過攻擊墨西哥人、穆斯林和海地人,同時呼籲更多來自挪威的移民,特朗普在直接爭取那些對種族和人口結構變化感到憤怒的選民。近日的政府停擺也與這些問題有關,因為事件的起因是總統拒絕對那些在兒童時期被非法帶來美國的無證移民網開一面。

永遠不應忘記的是,多數美國白人投票支持特朗普。這些選民現在可能會因為他的「糞坑國家」言論就出於厭惡而改變立場嗎?還是更有可能默默地表示贊同?記錄似乎表明,特朗普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

雖然他關於種族和移民的觀念令人討厭——但這些觀念也是廣泛抱有的,而且不僅限於美國。日本在整個2016年僅接收了28名難民,而2017年上半年的數字是3人。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非華裔移民幾乎不可能獲得公民身份,因為中國的國籍法明確提及「中國人的近親屬」。波蘭和匈牙利政府拒絕接受歐盟(EU)規定的難民配額,致使歐盟在這一問題上陷入分裂。要求對英國邊境「收回控制權」是英國退歐公投通過的根本原因。德國總理安格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政治命運的下滑,與她向100多萬難民開放國門的決定密切相關。

迄今還沒有歐洲國家選出一位特朗普式的領導人。但歐洲大陸的政客們正糾結於嘗試將自由主義原則與現實政治結合起來。埃馬紐埃爾•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嘴上說著寬容,但實際上正在加速驅逐非法移民並收緊對邊境的控制。默克爾所在的基民盟(CDU)黨內也沒人呼籲匈牙利政府拆除幫助阻止難民湧入德國的邊境牆。

美國總統利用的恐懼和仇恨,遠不止存在於他的根基選民群體。自由派政界人士需要找到更有效的政策和話語來應對這些擔憂,不然的話,「精神狀態非常穩定的天才」可能繼續智勝他們。

譯者/申凱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