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2018冬季達沃斯

「生病的」自由主義國際秩序

沃爾夫:自由主義國際秩序正在瓦解,部分是因為它沒有令社會中的人們滿意。特朗普不是藥方,而是癥狀之一,我們應當尋找更好的解決方案。

去年,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還是縈繞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年會的與會者心頭的幽靈。今年,他可能會親自現身達沃斯。如若如此,這將是一次不愉快的會面。他拒絕接受美國過去七十年所提倡的自由主義國際秩序的信條。而這些價值觀為世界經濟論壇賦予了活力。它們使該論壇不僅僅是為全世界富豪權貴舉行的論壇。

正如普林斯頓大學(Princeton University)的約翰•伊肯伯里(John Ikenberry)在最近發表的一篇文章中所說的那樣,「美國及其夥伴國圍繞經濟開放、多邊機構、安全合作和民主團結建立了一個多方面的龐大的國際秩序」。該體系贏得了冷戰。這一勝利反過來又促進了全球向民主政治和自由市場經濟的轉變。

然而,如今自由主義國際秩序病了。正如受美國政府資助的非營利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發表的《2018世界自由調查報告》(Freedom in the World 2018)所說的那樣,「民主制度正處於危機之中」。民主受挫的國家的數量連續第12年超過民主取得進展的國家的數量。10年前看上去代表充滿希望的成功的國家——如土耳其和匈牙利——如今正在滑向威權統治。

然而眼下當強大的威權政權挑戰民主制度時,美國已經撤走了道義上的支持。特朗普甚至對外國獨裁者表示同情。更糟糕的是,「自由之家」認為,他違反了民主治理的準則。

在特朗普的領導下,美國還對國際合作的構成——安全條約、開放市場、多邊機構和應對氣候變化等全球性挑戰的嘗試——提出了質疑。相反,美國宣告打算按照一己利益行事,甚至不惜以長期盟友的直接損失為代價。如今,對美國而言,關係都是交易性的。

支撐世界經濟的基礎也沒有任何好轉。世界經濟可能正在復甦,但自從2001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以來,再未出現過重大的貿易自由化行動。英國退歐也將被證明為「去全球化」的舉動。貿易和資本流動增速沒有超過世界產出增速。對移民的敵對情緒四處蔓延。作為新的超級大國,中國甚至對思想流動進行了嚴格控制。

那些相信民主制度、自由的世界經濟和全球合作的共生關係的人會發現這一切都非常可怕。

那麼為什麼會發生這種情況呢?答案包括整個世界以及各國國內狀況的變化,特別是高收入民主國家的變化。在各種全球變化中,最重要的是在冷戰結束後西方作為安全共同體的重要性下降,同時西方的經濟權重不斷降低,特別是與中國相比。

很多美國人覺得他們沒有那麼多的理由和能力對昔日夥伴慷慨以待。在國內變化中,高收入國家的很多人認為,國家所致力的自由主義全球秩序對他們沒有多少好處。相反,它使人們產生了失去機會、收入和尊重的感覺。它可能給頻繁參加達沃斯論壇的那類人帶來了巨大好處,但給其他人帶來的好處卻遠不及前者。特別是在金融危機的衝擊後,水面似乎並沒有漲高,即便漲高,也肯定沒有使得所有人水漲船高。

正如伊肯伯里總結的那樣:「自由主義秩序的危機是關於合法性和社會使命的危機。」特朗普的計劃(我稱之為「富豪民粹主義」)明顯是這一切帶來的結果。該計劃告訴其支持者稱他們的利益將不再被犧牲:他們將是第一位的。特朗普政府的政策不太可能帶來此類好處的事實,可能無關緊要。真正聽別人指出這一點的人不夠多。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