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生活時尚

中國《拍賣法》不保真條款再度引爭議

方翔:因行業特殊性,中國《拍賣法》規定拍賣人和委託人可以不承擔瑕疵擔保責任,這一法規被質疑易被濫用。

1月18日,中國公安部網站宣布,貴州遵義公安機關成功破獲一起特大制販假冒名家書畫作品案,摧毀張某、鄭某蔚、汪某等人制販假冒齊白石、李可染等名家作品的3個犯罪網路,抓獲犯罪嫌疑人24名,扣押字畫1165幅,查獲一批偽造的印章及各類用於製作假鑒定證書的工具,查扣涉案資金2600餘萬元。此事再度引發業內對於《拍賣法》第61條的爭論。

中國《拍賣法》第61條第二款規定,「拍賣人、委託人在拍賣前聲明不能保證拍賣標的真偽或者品質的,不承擔瑕疵擔保責任。」因此,只要拍賣行事先聲明對拍賣品的真偽或品質不承擔瑕疵擔保責任,即使買家拍到贗品,拍賣行也無需承擔法律責任。

拍賣「不保真」,有著其行業的特殊背景。事實上,即使是最權威的專家,其對於藝術品真假的判定,也會產生質疑,因而在《拍賣法》中對於拍品不保真的條款,也是參考了中國古玩業的現狀。但是這種不保真的前提是拍賣行不知情的情況下,然而從此次公安部破獲的大案中,造假者與一些拍賣行串通一氣,在明明知道是偽造書畫的情況下,依然公然拍賣,欺騙收藏者。

從此次中國警方查證的資料來看,犯罪嫌疑人汪某多年來通過字畫商董某輝、某拍賣公司董事長曹某東等15人在多地23家拍賣公司拍賣仿作,成交額達6000餘萬元。據汪某供述,其非法獲利2192萬元,其餘分利給送拍人員,這無疑顯示出《拍賣法》第61條第二款已經到了被濫用的地步。

事實上,這兩年對於要修改《拍賣法》的意見層出不窮,特別是一些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紛紛建言要完善拍賣法,建議《拍賣法》第61條第二款規定修改為「拍賣人、委託人在拍賣前不知道拍賣標的真偽或者品質的,不承擔瑕疵擔保責任」。但拍賣人、委託人在拍賣前知道並故意隱瞞真偽或品質瑕疵的,給買受人造成損失的,承擔相應的刑事責任和民事責任。

2016年6月5日,中國最高人民法院發布了審理買賣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的司法解釋,其中又有了新的變化,即合同約定減輕或者免除出賣人對標的物的瑕疵擔保責任,但出賣人故意或者因重大過失,不告知買受人標的物瑕疵的,那麼當出賣人主張依約減輕或者免除瑕疵擔保責任的,人民法院將不予支持。

此外,從造假、鑒定到流通,這樣的「假畫製造工廠」背後有著很大的利益聯盟,造假者、部分鑒定人員、字畫商人與拍賣商都參與其中,特別是此次2013年12月,一幅作者標明為「李可染」的字畫,在北京某拍賣公司拍出5000多萬元的高價。拍賣網站上關於此字畫的說明中提到兩個關鍵點:1,經李可染親屬認定為真跡;2,附2009年李可染親屬與作品合影。畫家家屬參與到整個贗品產業鏈之中,更讓收藏者真假難辨。

2010年6月,北京一家拍賣行在春拍中以7280萬元人民幣的天價,成功拍出一幅名為《人體-蔣碧薇女士》的油畫,註明是中國近現代藝術大師徐悲鴻的真作,而且有徐悲鴻親屬的合影,但是之後卻被業內鑒定為一件低級仿品。

事實上,拍賣公司利用拍賣法中「不擔保真偽」等條款,讓一些拍賣會成為了銷售假畫、假藝術品的平台,這已經成為引發書畫市場亂象的根源,更為重要的是,從1997年1月1日開始實施的《拍賣法》,經過了20多年之後,是否根據實際情況進一步完善,特別是此次中國公安部破獲的造假大案,或將成為一根導火索。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責編郵箱:shirley.xue@ftchinese.com)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