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高端視點

馬里蘭大學商學院副院長弗肯德:關於特朗普稅改和MBA的迷思

作為公司稅專家和金融學教授,弗肯德對特朗普稅改和MBA有一些獨特的看法:特朗普稅改為美國建立了有益的可持續的稅制系統,而商學院學生也不被鼓勵畢業就創業。

在與馬里蘭大學史密斯商學院副院長邁克爾•弗肯德(Michael Faulkender)採訪前的幾天,美國國會參議院於凌晨通過了共和黨稅改方案。FT社評認為,「十有八九,絕大部分好處將流向富有的投資者和專業人士」, 以及「它帶來的經濟增長是否足以補償它的的成本。在該問題上,已經形成了對立的兩派。」 波蘭前副總理科勒德克為FT撰文認為,「法案的通過很匆忙、急迫,是因為共和黨為了打敗民主黨的反對而選擇在晚上投票…像是一場欺詐。」評論界的負面聲音也不絕於耳,主要觀點集中在:不少人群反而將賦稅增加,無益於貧富差距改善;同時,稅改從長期來看會加重赤字。

弗肯德從公司稅專家的視角出發,對稅改的評價則大多正面。他提到,過去30年,美國已經從發達國家中公司所得稅稅率最低的國家之一,變成發達國家中公司所得稅最高的國家。於是跨國公司在美國做生意變得更昂貴了,而此次稅改想要達成的,是讓美國能夠再次吸引跨國公司在美國建立重要業務分支。

他從國家稅制的角度出發,認為從根本上,一個更可持續的稅制系統,應該向不太可能移動的居民收高稅, 而向能夠容易地從一個國家搬到另一個國家的跨國公司收低稅。「美國在過去的幾十年里,公司所得稅一直較高,資本利得稅和股息紅利稅較低,這本末倒置了,因為不可持續。」

相對評論界一些美國稅改將損害中國的聲音,弗肯德也「淡定」得多。「中美經濟間存在良好的互補,美國從中國進口的很多東西,稅改過後,在美國生產這些東西也不會更合算。因此稅改對中國經濟沒有大的威脅」。

對於他的本職工作,商學院與MBA教育,我好奇當下是否有部分人群在選擇報讀MBA時不夠理性,導致畢業後並未達成原本設想的目標。弗肯德認為,相比十年二十年前,現在有更多機構提供MBA課程,獲得MBA學位的人也大大增多,如果給MBA畢業生畫一幅像,現在的畫像已不同於從前,這都可能會造成現在的MBA畢業生不如二十年前「厲害」的印象。再者,如果沒有獲得MBA的能力,僅獲得MBA的學位,就想年薪漲幾十萬,是不可能的。

對於希望在商界取得成功的大學生們,弗肯德認為,如果想取得一般意義上的商業成功,需要有一個非常出色的專長。但如果想到達高位,做到非常成功,那麼需要走出舒適區,兼顧許多其他方面,如人際交往能力、溝通能力、影響及指導他人的能力,以及管理團隊的能力。

弗肯德不支持學生畢業就創業,他說那「太難了」。他建議畢業生先進入市場,學習成熟的公司如何運行,而真正有企業家精神的人會在實踐中發現機會。「你需要先進入這個市場, 熟悉之後才能更自如地在裡面馳騁。」

以下是部分採訪實錄:

FT中文網:美國國會通過稅改法案,你認為這對美國經濟會產生什麼影響?

弗肯德:我認為稅改最重要的作用是使美國經濟在全球更具競爭力。過去30年,美國政府一直沒有改革公司所得稅制度。在這期間,我們已經從發達國家中公司所得稅稅率最低的國家之一,變成發達國家中公司所得稅最高的國家。於是跨國公司在美國做生意變得更昂貴了,而此次稅改想要達成的,是讓美國能夠再次吸引跨國公司在美國建立重要業務分支。稅改讓我們更加可能看到跨國公司在美國拓展業務,從而創造就業機會。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