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小米

分析:小米值1000億美元嗎?

雖然小米據說實現了盈利、並且擴充了商業模式,但要說它價值1000億美元,則是一個太過大膽的假設。

小米勉強佔據了智慧手機市場7%的份額,目前它仍然奮力從格外艱難的低點往回爬。如今為這家中國手機製造商可能的首次公開發行(IPO)提供顧問服務的銀行人士認為,小米估值可能高達1000億美元——差不多與投行高盛(Goldman Sachs)或礦商力拓(Rio Tinto)的市值相當。

質疑銀行人士可能不公平。對於小米,他們的觀點無疑受到了其創始人雷軍的影響。在2014年的融資對該公司估值450億美元後,他已迅速從去年的傲慢自大切換為春風得意。

更廣泛而言,市場正在掀起動物精神,最近幾天美國和香港股指頻頻衝上新高。這使得美國科技集團蠢蠢欲動,比如本月指派銀行人士負責其IPO的文件共享平台Dropbox。

此次浪潮在中國掀起更大的波浪,這不足為奇,畢竟全球10家最大的「獨角獸」公司(估值超過10億美元的非上市公司)中有4家在中國,且中國還擁有6家「十角獸」公司(估值超過100億美元的非上市公司)。這些公司如今都被視為潛在上市公司,儘管它們處於虧損且幾乎都表現出了燒錢傾向。

那些在活躍的IPO市場存在既得利益的人——那些苦惱於初創公司傾向於在更長時間內保持私有狀態的顧問、交易所以及監管部門——指出,不斷收緊的貨幣政策和創始人的自我價值感是促使更多企業上市的原因。

其他人可能發現這個觀點沒那麼令人信服。

投資者請先看看先例。一些企業在上市後表現極為出色,但根據Dealogic的數據,去年進行IPO的中國初創公司中,如今有一半都跌破了發行價。

中國監管部門正在中國科技業玩追趕遊戲,只不過他們是拿著棍棒。典型的例子:「發薪日貸款」(payday loan,即小額短期貸款)機構——當北京方面對不當貸款、過高利率和強制還款的做法發出擔憂信號時,辦理此類業務的機構遭受了打擊。

去年10月,由阿里巴巴(Alibaba)關聯企業螞蟻金服(Ant Financial)出資支持的趣店(Qudian)在紐交所(NYSE)融資9億美元,是有史以來中國金融科技公司在美國最大規模的IPO。隨後,拍拍貸(PPDAI)以低於最初發行價區間的價格融資2.21億美元。兩家公司的股價如今都僅為發行價的一半左右。

第二,中國科技業是一個全新的局面,並非美國2.0。正如華興資本(China Renaissance)旗下的華興成長資本(Huaxing Growth Capital)的合伙人John Hsin所說的那樣,美國投資者喜歡投資那些模仿美國企業的中國公司:他們知道並理解其中的商業模式,只需要換上更大的數字,因為中國人口更多。

但是,他補充稱,中國科技企業已經從專注單一領域(比如社交媒體)進化為投資從銀行業務到購物、再到視頻遊戲等各個領域的科技綜合企業。由類似於美國Groupon的折扣網站起家的美團-點評(Meituan-Dianping),如今提供外賣配送、旅行預訂、餐廳訂位以及叫車服務。

企業也有理由對公開市場保持警惕。當然,上市可以獲得現金,尤其是中國企業很少能賺到、但對收購很有用的海外現金。另外還有聲望,IPO意味著減少對更小的一群(但非常富有、流動性很強、意願強烈的)投資者的依賴。然而,現有投資者可能是一群有用的投資者。大多數科技初創企業都從阿里巴巴或騰訊(Tencent)那裡獲得了資金,這兩個巨頭帶來的不僅僅是金錢。最重要的是,它們可以提供流量:騰訊微信(WeChat)應用的每月活躍用戶接近10億;阿里巴巴聲稱旗下平台的月度手機用戶達5.5億。

大多數中國初創企業仍在燒錢。在規模就是一切的企業中,提供補貼以吸引司機和其他供應商以及客戶是做生意的代價。這讓評估企業何時能盈利變得困難,這一點很難被那些主宰著華爾街的急躁投資者所接受。

根據各方說法,小米已實現盈利,但規模不太大。小米在其初始商業模式(生產類似iPhone的手機,但價格僅為前者的幾分之一)的基礎上,增加了互聯家電、運動手環,把它們都圈入一個已具雛形的生態系統中。但說它價值1000億美元則是一個太過大膽的假設,此假設可能很快就會打擊動物精神。

譯者/何黎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