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2018冬季達沃斯

特朗普、達沃斯和英美特殊關係

斯蒂芬斯:今年達沃斯論壇的任務是:為一個四分五裂的世界中共同的未來畫出路線圖。其實,歐美關係更是如此。

英國人仍未放棄的英美特殊關係如今遭遇了坎坷。一年前,特里薩•梅(Theresa May)是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就職後第一位訪問白宮的外國領導人。如今,這位美國總統已向世界表明,他正在躲避英國。對英國首相來說,眼下的日子並不好過。在主動選擇了離開歐洲時碰上大西洋上的狂風暴雨,打造退歐後時代「屬於世界的英國」的承諾看上去已無異於痴人說夢。

說實話,那場見證特朗普取消了原定訪問倫敦計劃的Twitter鬧劇,本該讓人松一氣。理論上因美國駐倫敦新大使館的費用而起的冷臉,只是一場短暫的尷尬。美國前總統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堅定的仰慕者伊麗莎白女王陛下(Her Majesty Queen Elizabeth)免去了與特朗普共進午餐的折磨。特朗普也不會樂意看到英國街頭的大規模抗議活動。

特朗普將轉而參加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在那裡他幾乎不會跟誰言語投機。達沃斯的參會者們以奉行全球主義為榮。我們需要了解的是,這些人是具有社會良知的富豪統治階級。這一次,達沃斯論壇為自己設定了一項令人生畏的任務:為「一個四分五裂的世界中共同的未來」畫出路線圖。無人知曉這一未來意味着什麼,但想必「美國優先」的經濟民族主義是它強烈厭惡的。

不用擔心。這位美國總統慣會博人眼球。而達沃斯參會者又喜歡人們關注的目光。去年著名自由國際主義者、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到來就讓他們受寵若驚。特朗普的露面將讓他們更加確信自己很重要。別的不說,至少有些人可能想要感謝特朗普減了他們的稅。特朗普還可以跟德國的安格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和法國的埃馬紐埃爾•馬克龍(Emmanuel Macron)談一談社會正義之類的話題。

達沃斯以外的歐洲人真的不喜歡特朗普。基本上,他被認為是一個手法拙劣又危險的惡霸。可悲的是,他正使反美主義變成一項可敬的事業。造訪過白宮的歐洲領導人都對特朗普全方位的無知表示震驚。皮尤研究(Pew Research)顯示,約有五分之四的歐洲人認為奧巴馬錶現出了正確的國際領導能力。對特朗普持這一看法的只有五分之一。

所有這些對一個自視為美國最好盟友的國家來說尤為痛苦。英國建制派長期以來一直渴望得到華盛頓的偏愛——儘管他們私下裡一直擔心自己淪為低三下四的乞求者。大約60年前為哈羅德•麥克米倫(Harold Macmillan)內閣準備的一份當時為機密的文件,現在讀起來彷彿一則令人不安的預言。這份文件的結論是,英國越依賴美國,就越會被其他國家——尤其是歐洲其他國家——視為美國的傀儡。而且,英美關係越親密,英國為這份關係付出的代價就越高——如果華盛頓方面決定拋棄英國的話。

因此,沒有什麼比特朗普的發怒更薄情的了。英國退歐已經證實了歐洲大陸所有國家——尤其是法國,但也不是只有法國——一直以來的懷疑:英國永遠無法擺脫對美國的依賴。而就在這個時候,華盛頓開始背棄與英國的特殊關係。退出歐盟的經濟代價已經足夠沉重了。如今很明確的是,英國將面對地緣政治上孤立無援的境地——在歐洲變得無足輕重、同時又不受美國垂青,這就是英國的未來。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