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2018年前瞻

2018年各行業職場趨勢

從科技行業到零工經濟,從法律到會計和諮詢業,新年伊始,英國《金融時報》記者為您展望各行各業的發展趨勢。

領導層

2018年,將會有更多商業領袖利用數字化、代際變動和多元化不斷提高的強大結合,來精簡企業層級結構,分配責任,轉變他們所在的組織。

米其林(Michelin)、微軟(Microsoft)、愛立信(Ericsson)等大企業的領導人已經把更多的決策權推向一線員工。隨着這種方法的成功引起注意,其他企業將效仿。

有抱負的年輕領導人已經更注重利用自己的影響力,而不是試圖憑藉其職位或頭銜所帶來的權威來發號施令。很多人已經擁有了領導經驗——不是通過在老牌機構中的晉陞,而是通過領導自下而上的運動和志願組織、或是打造自己的初創公司。

我預計,將有更多公司培養懂得如何管理網絡的領導人——不只是傳統的內部員工網,還包括聯繫更鬆散的供應商和承包商網絡,通過互聯網和社交媒體進行遠程管理。

這需要領導人具備不同的技能——尤其需要領導人對組織的共同目標具有更清晰的視野。在新的一年,如何領導由機器人和人類組成的「團隊」的困境將變得更為緊迫。

我沒有看到太多跡象表明,「合弄制」(Holacracy)等激進的「無管理者」模式將會普及。但會有越來越多的公司意識到,如果他們不斷地嘗試創新——就像初創公司那樣——他們將比老派的官僚制度和精英管理制度更加靈活和果斷。

至於多元化,我樂觀地認為,在某個時候,開明的年輕高管崛起將引發董事會突然轉變態度。這種情況不會出現在2018年,儘管從科技到媒體行業的性騷擾醜聞所暴露的失衡和權力濫用問題,可能會加速這種變革。

說到底,我預期這些新的領導人將開始從更廣泛的候選人中選拔人員,並把不同背景的人任命為自己的直接下屬,從而駁斥那些根據當前的失衡來外推還需數十年才能實現領導層男女平衡的悲觀者。

當然,這些新勢力也可能引發反彈,使得指揮-控制的老派領導方式捲土重來。令人鬱悶的是,主宰世界舞台的政治人物大多是老派的,而他們面臨的領導力挑戰——從英國退歐到朝鮮問題——尤為複雜。

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零和博弈、「交易藝術」談判方式,將給那些守舊的現任領導人帶來安慰。我希望2018年將提供機會,讓正氣的、解決問題的新領導人湧現出來。但如果企業領導人因為政治領導層沒水平而灰心,變得因循守舊,那麼變革可能陷入停滯。

安德魯•希爾(Andrew Hill)是管理主編

科技

2018年,反對科技巨擘(Big Tech)的聲音將擴散到科技行業僱員群體,很多人質疑他們所做的工作是否真的在拯救世界。

2017年,人們指責大型科技公司太過強大、利用自身的規模主宰市場,而且不夠關注他們所創造的工具如何被用來做惡。

人們的擔憂涵蓋了各個領域,從全球問題(比如俄羅斯試圖影響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到地方問題(比如擔心用戶淹沒在通知和新聞推送中,造成心理健康問題和生產率損失)。

繼Facebook前員工肖恩•帕克(Sean Parker)和查馬斯•帕里哈皮蒂亞(Chamath Palihapitiya)——二人譴責了社交媒體的成癮性——之後,新的一年將有更多的科技行業工作者發聲。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