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英語

英語和新的全球精英崛起

庫柏:下一代全球統治階層將主要用英語來認識世界。但是,當完美英語成為標準時,英國人和美國人將失去優勢。

全球最知名的Youtube網紅可能就數PewDiePie了。表面上,他的視頻是表達他對視頻遊戲的看法,但這些視頻也通過最地道的年青人口頭英語表達了他的生活哲學:「不要做一盤沙拉,儘力做一棵最棒的該死的西蘭花!」他有5930萬訂閱者(他把這些訂閱者稱為「兄弟」)。雖然去年他因上傳反猶太人視頻(他說他只是在開玩笑)而遭迪斯尼(Disney)解約,但大部分訂閱者仍在繼續關注他。

PewDiePie住在英國的布萊頓(Brighton),但是——正如他視頻中不太明顯的口音所暴露出的——他是瑞典人,真名叫費利克斯•謝爾貝里(Felix Kjellberg)。他出生於1989年,屬於第一個「全球世代」,這個世代的許多非英語國家的人也能說一口完美英語。對美國和英國來說,這種轉變是個不祥的徵兆。拜英語所賜,這兩個國家主導了全球的話題。他們的娛樂、媒體、大學和科技行業均傲視全球。但現如今,在PewDiePie一代、機器翻譯、英國脫歐和特朗普(Trump)的共同作用下,美英兩國的主導地位受到了威脅。

一直以來,都有一些非母語人士成功混入了全球英語話題中。比如,在音樂界,有PewDiePie的北歐同胞——瑞典的阿巴樂團(Abba)和冰島女歌手比約克(Björk)。但是,大多數雄心勃勃的外國人壯志難酬的原因是,他們講的不是英語,而是「全球語」(Globish): 一種用詞簡單、乏味、沒有習語、口音很重且詞彙量極少的英語。 所以,他們講英語時很難像以英語為母語的人一樣風趣、智慧和酷炫。

這種情況產生了十分嚴重的後果。日本作家水村美苗(Minae Mizumura)在《英語時代的語言淪陷》(The Fall of Language in the Age of English)一書中說,「在互聯網上,用英語闡述的觀點成為了『真理』。」她指出,較之用其它語言所做的表達,完美英語不僅聽的人更多,而且更加受重視。試看全球精英階層對《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的那種神秘的崇敬,或者特朗普怒懟媒體的口頭禪「假新聞」在全球獨裁者中的廣為流傳。相反,荷蘭流傳着這樣一種說法:如果耶穌重返人間,而一家荷蘭報紙報導了這個消息,全世界可能永遠不會注意到。

但現在,正當民粹主義者試圖逆轉全球化進程之際,經歷了互聯網、柏林牆(Berlin Wall)倒塌和中國對外開放的第一個全球世代成長起來了。這一代人一直都明白,只會說「全球語」是不夠的。1977年出生的法國總統埃馬紐埃爾•馬克龍(Emmanuel Macron)用英文錄製了一個名為「讓地球再次偉大」(Make the Planet Great Again)的視頻,在全球引起了反響。俄羅斯噴子在社交媒體上用英語影響了別國大選。在印度,有史以來首次出現了以英語為母語的新一代都市人。他們不再說「Head is paining」(頭在痛)這樣的印式英語了。人類學家諾哈•魯什迪(Noha Roushdy)在一篇報告中說,在埃及,一些在私立英語學校上學的孩子現在說阿拉伯語都很困難。這些孩子正在被訓練成為能讓外國人聽懂自己說話的人。

而且,培養能講完美英語人士的生產線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運行。全球各地越來越多的大學提供英語教學課程。荷蘭是歐洲地區英語教學的領頭羊,緊隨其後的是北歐國家。這些國家目前正在吸引世界級的外國學者。而且在英國脫歐後,預計英國的大學會有大量人才出走。如果英國脫歐和特朗普當政對英語人才產業構成阻礙,歐洲大陸應該會受益。阿姆斯特丹和哥本哈根已經基本了實現了雙語化。柏林和巴黎也緊隨其後。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