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稅改

新自由主義2.0成為美國及世界經濟新詛咒

波蘭前副總理科勒德克:新自由主義仍未被擊敗,並給美國經濟帶來新詛咒,而其他國家和民眾也會為此付出代價。

新自由主義引起廣泛的金融、經濟危機,並隨之帶來社會及政治的危機。在此之後,在許多人眼裡,它似乎即將被掃進歷史的垃圾堆,儘管在世界上不少政治仍不穩定的國家和地區,民族主義和民粹主義正在崛起並取代過去曾被有效實施的新自由主義,但我們沒有理由慶祝這波日漸抬頭的風氣。而且奇怪的是,在這些案例中更常出現右翼而非左翼的力量。

你不能以邪惡對抗邪惡,正如謬論不能說服另一謬論。因此,當新自由主義正在給復甦的民族主義讓路時,很難找到值得慶祝的理由。比起前者,後者已經盡了更大的努力以提供新的東西,一些進步的、具有社會吸引力的政策觀點,以取代新自由主義之下有害的經濟和政治制度及其有缺陷的經濟政策。無疑,一種新的實用主義正是這樣的主張。不過,這波浪潮還遠未達到瀰漫的程度。

為了少數而犧牲多數

當前,距離那場2008-2009年從美國、英國蔓延到全球的經濟危機已經過去了近十年,業內人士幾乎一致認為,新自由主義正是那場危機的根本原因。新自由主義是一種意識形態,一種經濟學派,也是一種經濟政策,一種依靠自由、自由選擇、民主、私有制、企業家精神和競爭等關鍵因素的自由主義理念,並偏向以大多數人的利益為代價來使少數人富裕的經濟政策。新自由主義的目標被經濟的去管制化進一步推動,在21世紀之交,這種趨勢通過一波近乎荒謬的經濟金融化以及對富裕階層有利的財產重分配,將全世界的勞工放到了相對資本而言的劣勢地位。

此外,1986年,美國在里根總統任期內那場臭名昭著的稅收改革也是幕後幫凶。1979年,當里根還在競選總統的時候,美國的平均時薪是18.78美元(按2008年匯率折算)。到了2008年,也就是金融危機爆發的時候,這一數字居然低於1979年的水平,只有18.52美元。這些年間的重大勞動效率增長的果實到哪去了?國民收入增長又到哪去了?很遺憾,作為新自由主義實踐的結果,這些本應屬於大多數人的果實都進入了少數人的口袋。還有很多事實可以說明這個問題,例如,在1970~2010年間,利潤佔GDP的比重上升了將近10%,因為工資的比重從超過53%下降到低於44%。

三十年來,從1979年到危機之前的2007年,收入水平前1%的美國富人的凈收入增長超過了約280%,而美國社會最窮的20%則僅僅增長了20%,也就是說,社會大眾幾乎每年都對這種收入增長「無感」。後來,收入不平等仍然持續擴大,目前幾乎在所有富裕的資本主義國家都已經達到最嚴重的程度。最常用來衡量貧富差距的方法是基尼係數,這一係數在0~1,理論上,0代表着社會上的每個人拿到同樣的收入,也就是絕對平等。而1代表着有一個人拿到了社會的全部收入,也就是最大程度的不平等。目前美國的基尼係數是0.4,而波蘭只有0.3,更平等的丹麥則只在0.25左右波動。

人們先發脾氣,進而佔領街道

很明確的是,日增的收入不平等和擴大的社會排外趨勢導致了人們的憤怒,並迫使他們走上街道,甚至佔領了那條著名的華爾街。而由於一些政治精英、媒體表現出令人氣憤的漠不關心,加之所謂「著名經濟學家」們的推波助瀾,局勢進一步惡化。政治和媒體精英們試圖將問題歸咎於技術革命和全球化等客觀的進程,他們技術嫻熟地將民眾憤怒的焦點向外轉移,轉向其他國家和外來移民,像是中國、墨西哥或穆斯林國家和中東歐國家。照此邏輯,在不可逆轉的全球化之下,再加上一部分原因被歸結為每個人自己的成就,於是這種不平等的結果看起來無可責備。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