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金融科技

中國科技集團的金融雄心

螞蟻金服收購速匯金失敗並不意味着其在美國的金融雄心終結,其嘗試顯示出科技正大舉破壞全球老牌金融巨頭的統治地位。

美國監管機構最近拒絕批準螞蟻金服(Ant Financial)以12億美元收購總部位於達拉斯的匯款公司速匯金國際(MoneyGram International),並不意味着這家做支付業務的阿里巴巴(Alibaba)關聯企業在美國的金融雄心的終結。

某種程度上,從這一告吹交易可看出無論是國有企業還是其他企業,中國公司在美國的收購活動將越來越難獲得批準。此舉也證明美國人現在認為國家安全——其審查外國企業收購交易的基礎——的定義包含與信息和數據相關的一切。

但螞蟻金服在美國的嘗試還顯示出,科技正大舉破壞全球老牌巨頭的統治地位,特別是在金融領域。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銀行和其他傳統公司受到的挑戰中,越來越多新貴挑戰者或是中國面孔,或背後有中國資本。這反過來又突顯了一些中國企業已在全球一舉成名。

螞蟻金服試圖收購速匯金只是該公司進軍美國金融交易業務的一次努力。去年5月它與支付基礎設施公司First Data達成了一筆交易,後者於2007年被私人股本集團KKR收購。First Data將幫助螞蟻金服在美國各地安裝支付寶(Alipay) POS設備。螞蟻金服最初瞄準的是美國的1000萬中國遊客,但最終也希望能觸及當地消費者。

不過迄今為止,螞蟻金服一直小心避免收購那些曾居於金融體系核心的銀行,或與之合作。這一策略出台之際,科技對金融體系的顛覆似乎正在加速。從不相關領域起步的科技公司——如從電子商務起家的阿里巴巴,或從電子遊戲發家的騰訊(Tencent)——開始越來越多地瞄準銀行核心業務,包括支付、匯款、貸款和理財。如果它們成功了,它們將在決定全球資本分配方面發揮越來越大的作用。

這些中國挑戰者在進軍國內金融業時度過了一段輕鬆時期。中國的銀行基本是國有巨頭,其成立目的是依照日本模式,將低成本的居民儲蓄輸送到工業。即使到了現在,中國人都很少擁有信用卡和投資帳戶。許多中國人直接將他們的現金從床墊底下或活期帳戶轉到支付寶和財付通(TenPay)。北京方面選擇利用阿里巴巴和騰訊來震撼缺乏活力的銀行,而不是支持現有金融企業,這也讓行業新入者受益。

在消費者使用信用卡和借記卡的習慣已根深蒂固的發達市場,如美國,數字顛覆者的日子可能更加艱難。例如,當看到Apple Pay與傳統支付體系合作、而非自己開發支付基礎設施時,First Data之類的機構鬆了一口氣。

如今,新金融科技公司與銀行等傳統金融機構之間的戰線似乎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清晰。歷史上,美國《銀行控股公司法》(Bank Holding Company Act)使得一家企業集團難以經營一家銀行,儘管這在亞洲很多地方是常見做法。但自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以來,銀行的作用大為下降,美國的大部分金融活動都轉移至其他地方。這部分是因為,許多新來者都難以滿足對於銀行的監管要求,即使它們想要滿足。但這也意味着,非銀行機構——如黑石(Blackstone)旗下的信貸公司GSO——正在發揮更大的作用。

一些分析師認為,阿里巴巴在全球電商領域的重要競爭對手——亞馬遜(Amazon)推出類似支付寶的產品只是時間問題。他們還提到了印度,阿里巴巴在印度移動支付公司Paytm持有40%的股份,且對該公司的戰略方向擁有否決權。

所有這些都是金融業大轉型的一部分。我們正處於一個區塊鏈技術有望給金融交易的清算和結算方式帶來革命性變化的時代。如果成功,銀行在金融體系的這些部分也將變得不那麼重要,這將有利於新的精通數字技術的運營商。而這種轉變在狗年只會加速。

譯者/何黎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