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新興市場

FT社評:新興市場摸索自己的道路

2017年新興市場表現大體良好,但它們在2018年的前景很難簡單概括,現階段各不相同的國內因素比共同的外部條件更為重要。

2017年,雖然美聯儲(Fed)多次提高利率,石油減產壓力推升油價,新任美國總統威脅要全方位發起貿易大戰,但新興市場這一年表現大致良好。

整個新興市場的經濟增長大體穩定,通脹大體受到控制,一些經常帳戶赤字巨大的脆弱國家的脆弱性甚至有所下降。新興市場股市在經曆數年波動後開始持續上漲。

它們在2018年的前景很難簡單概括,這在某種程度上是好事。一個將股票和債券視為一般風險資產的世界,既不利於相關國家,最終也不利於投資者。繼2013年的「削減恐慌」(taper tantrum)和2016年初整個新興市場資產類別的突然拋售之後,去年新興市場沒有發生什麼跌宕起伏的故事,這是一個積極的發展。

例如,新興市場貨幣政策當局並不處於一個同步的周期。一些拉美國家的央行在通脹壓力下降的情況下一直在降息。中東歐和東亞國家的央行則一直在收緊。現階段,各不相同的國內因素比共同的外部條件更為重要。

新興市場受富國貨幣政策擺布的傳統模式即便沒有消失,也比以前大為削弱。例如,美聯儲的加息周期傳統上會給有大量美元借款的新興市場帶來問題,無論公共還是私人領域,尤其對於那些貨幣通常與美元一起上下波動的國家來說。

然而這一次,美國加息步伐緩慢而且給出了明確的信號,使得即使是經常帳戶赤字巨大的經濟體也較為輕鬆地消化吸收。此外,儘管美元在2016年底因「特朗普交易」(Trump trade)影響經歷了一次大漲,但後來已經回落,減少了新興市場的競爭力問題。而且雖然短期利率有所上升,但長期國債收益率一直受增長緩慢和低通脹預期的束縛。換句話說,事實證明,對美聯儲收緊政策的預期比收緊政策本身引發了更多恐慌。

如果對美國通脹和債券價格的擔憂是正確的、而且收益率突然上升,那麼傳統模式可能很快捲土重來。然而,脆弱經濟體的數量比以前減少了。就連因依賴外部融資而得名「脆弱五國」的印度、南非、巴西、土耳其和印度尼西亞,也普遍減少了各自的經常帳戶赤字。

其他可能的衝擊包括特朗普可能發動的貿易戰以及中國經濟急劇放緩。然而,雖然美國總統關於貿易逆差的言論依然空洞,但任何行動似乎都可能更集中地針對特定國家的特定產品,如產自中國的鋼材和鋁。至於中國經濟,債務水平仍處於高位,硬着陸的可能性依然存在,但目前增長穩健,核心通脹受到控制,這意味着如果形勢惡化,中國人民銀行(PBoC)有放鬆政策的空間。

新興市場的命運永遠不可能完全脫離富裕國家及其政策制定者給予的引導。但目前而言,多數大型中等收入經濟體的命運主要還是掌控在它們自己手中。

譯者/何黎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