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航班

坐經濟艙如何倒時差?

克拉克:即便是對我這個澳大利亞人,長途飛行計劃也令人生畏。因此,我決定梳理一下真正有效的倒時差訣竅。

最近,我從澳大利亞飛回倫敦。經停迪拜期間,澳洲航空(Qantas)一位和善的男士讓我在行李箱上掛上姓名標籤。「您的這隻筆真是棒極了。」看到這是我最喜歡的一種筆,我一邊在標籤上潦草地寫上自己的大名一邊誇讚對方。「謝謝,」他說,「不過這其實是您的筆。」尷尬的是,這還真是我的筆。時差搞得我心神恍惚,以至於忘記了自己幾分鐘前把這隻筆從包里掏出來。

為我自己辯白一下,當時我剛從墨爾本出發的夜間航班下來,在飛機上度過了無眠的14個小時——安全帶讓我只能直挺挺地坐着,旁邊還有一排哭哭啼啼的嬰兒。但那一刻我還是心生憂慮,因為特別不湊巧的是,那周我還得飛行一整天,到智利最南端的一個地方出差。即便是對一個澳大利亞人來說——澳大利亞是長途旅行專家之國——這種緊挨着的長途飛行也令人生畏。因此我決定梳理一下真正有效的倒時差竅門,而不是有關這個話題的大量胡扯。

先從後者開始,令人吃驚的是,現在人們得到的建議依然常常是像奧運選手或者沒工作的人那樣準備迎接長途飛行。英國國家醫療服務體系(NHS)就是一個典型。NHS有關時差的頁面寫着一條漫不經心的建議,要搭乘航班的人應該「開始提前或延後一、兩個小時就寢或起床,盡量向目的地時間靠攏」。

這條建議假定人們都擁有極大的意志力,而且更重要的是,你還需要有一個讓你翹班睡覺的老闆。這條建議就和英國航空(British Airways)的終極時差顧問一樣「實用」——後者是一個在線計算器,告訴你何時避開光照,何時接觸光照。

作為英國《金融時報》前航空航天記者,我並不懷疑大量研究的結論,即在正確時間接觸光照能夠調整生物鐘,從而抑制時差反應。但在現實生活中沒什麼機會用上這樣的建議。從澳大利亞返回之後,我嘗試了一下英國航空的計算器,得到一條令人困惑的建議,「在凌晨0點到2點30分之間接觸光照」。

針對飛行期間的建議更糟糕。人們常常被建議在客艙內做兩件相互抵觸的事情:持續喝水,儘可能地多睡。也許這對那些有個鐵膀胱和超強入睡能力的人管用。普通人就算了吧,尤其是坐經濟艙的人。

說到經濟艙,一些企業掌門人提出一類特別的無用建議,比如科技集團聯想(Lenovo)的首席執行官楊元慶。

「選擇午夜航班,然後在飛機上好好小睡一下,」他告訴《中國日報》(China Daily)。如果你有無限的商務艙機票,那麼這條建議有點道理。遺憾的是我沒有,這很可惜,因為我不情願地得出結論,對抗時差的遙遙領先的最有效武器是坐商務艙出行。

在沒法坐商務艙的情況下,我有另外3個小訣竅。把飛行旅程分成兩半,中途停留一下是遙遙領先的最佳辦法。我以前從來沒有這樣嘗試過,直到一個落戶中東的澳大利亞朋友表示,他對這種做法推崇備至。通常他會在飛行旅途中在機場酒店停留足夠長的時間,以便睡上8小時,再登機進行下一段飛行。顯然這需要更多時間和金錢,但額外的花銷很少超過升艙費用。可惜的是,這一趟我飛往智利沒法用這個竅門,因為我得和其他人的行程保持一致。但我剛剛在迪拜嘗試了一下,之後就沒有再重複認不出自己的筆的尷尬事件,這讓我成為這種方法的忠實信徒。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