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經濟發展新動力

機器人逼着我們反思就業市場

奧康納:除非我們培訓人們迅速適應經濟所需要的工作,否則未來的局面很可能仍然是一些人的工作太多,另一些人的工作太少。

機器人的發展提高了這樣一種未來的可能性:留給人類做的工作會減少。對於疲憊的辦公室員工而言,擁有多一點的閑暇時間聽上去是個不錯的主意。

然而,真正重要的不只是未來需要的人類勞動力的總量,還有工作將如何在勞動力隊伍中分配。如果近代的趨勢可以作為參考的話,我們沒有理由認為未來的工作會平等分配。

在英國,每周平均工作時間已從19世紀中葉的大約59小時逐漸減少到2009年的32小時。但平均數掩蓋了很多問題。

儘管女性的趨勢一直穩定,但男性趨勢出現了巨大變化。根據智庫「決議基金會」(Resolution Foundation)的數據,高薪全職工作的男性收入為薪資中值的2.5倍,如今,他們的平均工作時間略多於20年前水平。同時,工資最低的全職男性的工作時間大大減少。

除此之外,兼職低薪男性的數量急劇增多。20年前,在25歲至55歲的低薪男性中,有5%做兼職;如今,這個比例變成了20%。另一個智庫「財政研究所」(Institute for Fiscal Studies)的分析顯示,這種現象只在低薪群體出現。在薪資較高的工作中,兼職男性仍相當稀少。

這可能是件好事。與美國不同,在英國,教育水平低的低薪男性的工作時間傳統上遠遠多於學歷高且高薪的勞動者。或許,勞動力市場終於變得更加平等了,不同背景男性的工作時間相似。

在英國,政府干預(例如稅收抵免和大約20年前開始實行的最低工資)可能意味着低薪男性不再需要為了達到體面的生活水平而長時間辛苦工作。與美國不同,英國的低技能男性迄今沒有被勞動力市場完全淘汰。

家庭內部的性別角色可能也在趨同。低薪男性可能會選擇承擔更多育兒工作,這樣他們的伴侶就可以重新工作。

但這不可能解釋一切。兼職工作的增多出現在低薪單身男性和成家的男性兩個群體,包括那些有孩子和沒有孩子的男性。很多兼職男性似乎是迫不得已,而不是出於選擇。根據官方的英國勞動力市場調查,在兼職工作的男性中,有五分之一表示他們找不到全職工作,相比之下有這種想法的女性為十分之一。對於男性和女性兩個群體,非自願的兼職工作比例高於10年前的金融危機之前(但低於衰退期間的峰值水平)。

過去20年,在確保這些就業趨勢沒有造成更嚴重的收入不平等(除了收入最高的階層)方面,英國的收入再分配福利制度做得不錯。然而,就業分配顯然對於人們仍然重要。英國同時存在就業不足和過度就業問題:官方數據顯示,有340萬人希望有更多工作時間,而有320萬人願意降低薪資以減少工作時間。就業不足最有可能是服務員或清潔工。而過度就業最有可能是醫生或首席執行官。這暗示,經濟體內部的技能供需不合拍。

沒有人確定下一波自動化浪潮將如何影響對不同技能的需求。或許,醫生將獲得他們渴求的閑暇時間。其他人可能會發現自己更熱門。但除非我們建立一套更完善的體系,培訓人們迅速適應經濟所需要的工作,否則未來(就像現在)似乎可能會出現這種情況:留給一些人的工作太多,還有一些人的工作則會太少。

譯者/梁艷裳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