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FT大視野

俄羅斯能否幫助中國冰球突飛猛進?

上世紀70年代,「乒乓外交」奏響了美中建交前奏。如今,隨着地緣政治格局逆轉,普京開始了自己的「冰球外交」。

事實證明,找到球員並沒有那麼難。正如鴻星隊另一名加拿大籍球員趙傳禮(Brayden Jaw)所說:「(打職業冰球的)中國球員實在太少了,以至於我們互相都認識。」但這些「ABC」——在美國出生的華裔——球員在他們的推定祖國遇到了質疑:他們到底有幾分是中國人?

在與小丑隊比賽的兩天前,這支隊伍飛到上海與球迷見面,中國人趁機測試了一下這個問題。許多新球員還是第一次來到這個他們在賽場上所代表的國家。鴻星俱樂部組織了一次歡迎儀式,有當地官員出席致辭,還有活躍氣氛的啦啦隊表演。最後,當晚的司儀大聲說:「讓我們來見見我們的中國球員吧!」六名球員上了台,接受司儀戲謔地「拷問」。

「你能用中文說『Hello』嗎?」司儀對葉勁光開玩笑道。「呃,Hello。」葉勁光用英語答覆,然後試着說了一句「你好」,引來一陣掌聲和笑聲。這名來自加拿大的前鋒擁有四分之三中國血統、四分之一愛爾蘭血統,從杜塞爾多夫來到中國加入鴻星。

接下來是建安,他曾經效力於捷克的特瑞尼克隊(Trinec),去年夏天接到邀請為他的祖國(或者說是他母親的祖國)效力。在注意到建安的名字後,司儀又發現了一個檢驗球員學識的機會。他說:「你的中文名讓我想起了曹操的文學風格。」明顯摸不着頭腦的建安樂呵呵地回答道:「好吧,是嘛!」

只有袁俊傑會說中文。2016年6月,當崑崙鴻星隊組建時,袁俊傑正效力於美國愛荷華虹鱒隊(Idaho Steelheads)——美國一個二流冰球聯盟球隊。他欣然接受邀請來到中國,成為了代表鴻星隊的中國面孔;他接受了中國《GQ》雜誌的採訪,甚至有了自己的公仔形象。袁俊傑用流利的普通話對球迷們說:「我很高興能在中國打冰球,讓我有機會結交朋友、更好地接觸我的文化。」

正如那次儀式所表明的那樣,鴻星隊的球員顯然分成兩種,一種是專門為奧運會挑選的球員,另一邊是其他球員(趙傳禮稱,「我不喜歡那麼出挑。我們最終是一個團隊。」)。但中國球員必須認真思考自己對中國人的身份有多大認同感。中國法律禁止雙重國籍:任何取得中國國籍的人都必須放棄現有國籍。唯一這麼做的運動員是出生於倫敦的馬術運動員華天(Alex Hua Tian),他為了參加2008年北京夏季奧運會而加入了中國國籍。

在六人中,只有袁俊傑表示肯定願意這麼做。「我來自美麗的中國,所以中國就像家一樣。我會放棄加拿大公民身份來換一張中國護照。至於其他人,我不太確定。他們中很多人都是第三代或第四代華裔,不會說中文。」

然而,對於鴻星隊一些球員來說,為了避免冬奧會冰球一敗塗地,中國官方似乎肯定會設法破例。

「有些事正在計劃中,但是我不認為會有雙重國籍。會是更灰色的做法。」袁俊傑表示。崑崙鴻星隊的董事會主席趙曉宇拒絕具體解釋,但他提到了為冰球隊員破例。「有一種辦法,」他神秘地說,「韓國是這麼做的,中國為什麼不行呢?」

與此同時,鴻星隊依靠已歸化的中國球員的計劃遇到了麻煩。雖然該隊在賽季開頭打得不錯——在頭12場比賽後,他們在KHL東部排名第一——但是他們在11月遭遇了連敗。教練基南試圖把袁俊傑調整到一支較低級別聯賽的球隊去。但受到中國球迷喜愛的袁俊傑拒絕離開。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