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FT大視野

俄羅斯能否幫助中國冰球突飛猛進?

上世紀70年代,「乒乓外交」奏響了美中建交前奏。如今,隨着地緣政治格局逆轉,普京開始了自己的「冰球外交」。

孩子們和家長對這項新運動都很好奇。在上賽季北京的一場少年賽中,一位父親對我說:「我兒子喜歡這些護具裝備——他說穿上以後像機器人。」Sharon Li說:「我喜歡這項運動,因為球員們都很有攻擊性。這是一項非常男人的運動。」他七歲的兒子最近開始上冰球課。

據趙曉宇介紹,冰球對這一代父母的吸引力是顯而易見的。中國的「獨生子女政策」創造了其獨有的文化。趙曉宇說:「家裡要是只有一個男孩,這個男孩往往會被寵壞,因為他們有祖父母和其他長輩。太多人的注意力集中在唯一的男孩身上,導致這些男孩子陽剛之氣不足,而且很多時候不知道怎麼參與團隊合作;這項運動真的是男人的運動;會有衝突、有力量,甚至會打架。」

他說比這些更重要的是團隊合作:「獨生子女不太懂得如何與他人打交道,他們想讓周圍的一切都圍着自己轉。所以團隊合作很重要。」

曾經為鴻星隊擔任顧問的馬克•西蒙(Mark Simon)說,唯一的問題在於中國父母的想法可能略有不同。冰球在西方是一項中產階級運動,而在中國已成為某種精英身份的象徵,某種昂貴的——而且是進口的——奢侈品。他說部分原因是由於溜冰場館的積極營銷,大多數家長堅持一對一的訓練,因為他們覺得獲得教練的全部注意力比較好,這樣一來想培養團隊合作是不可能了。

西蒙說不僅如此,中國孩子們的「巔峰時期是他們8歲的時候」,12歲時他們就要將全部時間投入到學業上,放棄冰球。「我們需要孩子和家長保持興趣。」他表示除非這一點得到改善,否則在奧運會上看到大量中國內地冰球運動員的機會將不會提高。

在中國推廣冰球從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到底有多不容易,從崑崙鴻星短暫的歷史就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出來。儘管在俄羅斯教練小弗拉基米爾•尤爾津諾夫(Vladimir Yurzinov Jr)帶領下,這支隊伍第一年就取得了令人驚艷的成績——進入KHL季後賽——卻沒有達到一個關鍵指標:中國球員沒有太多上場時間。

KHL參賽隊伍的球員名單上必須有五名「本土」球員,但在鴻星隊,能在冰上不落下風的本土球員只有一名,即加拿大出生的華裔後衛袁俊傑(Zach Yuen),他在2016-2017賽季3次進球、8次助攻。由於尤爾津諾夫要靠經驗豐富的俄羅斯和芬蘭球員來取得成績,其餘人甚至很少有機會下場。

尤爾津諾夫為自己的戰略辯護說,啟用中國球員的原則必須服從於球隊成績。但鴻星的老闆希望這兩點能同時滿足。尤爾津諾夫在3月份突然離任,接替他的是NHL傳奇人物「鐵人」邁克•基南(Mike Keenan),後者斷言他能通過訓練歸化的華裔美國和加拿大籍球員打造一支能打勝仗的隊伍,從而打動了中方。

孕育了無數加拿大冰球運動員的溫哥華和多倫多,是基南選拔球員的重點地點,也是對加拿大籍華裔球員進行夏訓的主要地點。在今年9月於上海對戰小丑(Jokerit)冰球俱樂部的那場比賽中,基南的努力卓見成效。

鴻星當晚上場的球員有6人有華人血統,來自加拿大或美國,部分球員甚至是第三代移民——這可以加快他們的入籍速度。來自加利福尼亞州歐文市的建安(Cory Kane)回憶自己參加的選拔面試:「他們說,『嘿,我們需要一些中國球員,你剛好符合這兩點。你又打職業冰球,又有中國血統。』主要就談了這些。」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