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美國政治

美國民主不是電視真人秀

盧斯:奧普拉並不比特朗普更有資格當總統,如果民主黨未來提名她為總統候選人,就意味着承認民主是一場電視真人秀。

顯而易見,為什麼這麼多美國人動了心。正如奧普拉•溫弗瑞(Oprah Winfrey)在金球獎(Golden Globes)典禮上發表的演講體現出來的,她具備一切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不具備的特質。

和特朗普不同,溫弗瑞是一個合格的億萬富翁。她依靠營銷共鳴出名,而不是靠說「你被解僱了」。她向慈善事業捐款,而不是假裝做慈善。溫弗瑞是白手起家,而特朗普出生於富貴之家。但兩人都有一個不夠格的特質:他們都是沒有政治經驗的名人。如果溫弗瑞是解決特朗普問題的答案,那問題又是什麼呢?

我無意冒犯名人。「名人」的概念誕生在美國,在這一點上美國無出其右。但美國也是現代民主的發源地。問題在於,名人文化正逐漸凌駕於政治之上,而這種文化對國家治理毫無用處。如果政治比拼的是人氣,溫弗瑞理應獲勝。如果對戰特朗普,她的得票率會達到朝鮮式的百分之百。但看一看溫弗瑞的資歷,其中並沒有什麼東西讓她有能力應對就業的未來,或者中國的崛起。溫弗瑞入主白宮只能導致她個人名譽掃地。

真正處於生死存亡關頭的是美國理性治理的能力。美國憲法的設計初衷是為了避免暴民統治。人民理應有發言權——但是要配上保護手段。美國憲法的目的就是為了防止特朗普這樣的人掌權。很多美國人並不知道這一點,這就愈發凸顯出其重要性。大眾普遍認為,美國是作為一個民主國家建立起來的。實際上,美國是作為一個憲政共和國誕生的。二者截然不同。美國國父們擔心的就是蠱惑人心和煽動民眾的政客。他們創造的體系直到2016年之前都行之有效。如今卻岌岌可危。

溫弗瑞如果上位,將決定美國的命運,使美國成為一個不再認真對待政治的國家。如果特朗普問題的答案是讓名人對戰名人,公共服務的理念將蕩然無存。儘管溫弗瑞有種種優點,她卻不比特朗普有更充分的準備接掌權力。相比之下,羅納德•里根(Ronald Reagan)兩度當選加利福尼亞州州長,並曾參加過總統候選人提名的角逐,他是有資格當總統的。里根雖出身演員,但入主白宮卻不是靠演員的名頭。政治生涯教會裡根妥協的藝術。政治就像是花錢卻得到亂糟糟的結果。當名人則是要維護自己的聲譽。

美國也許已經深陷名人文化之中,無力阻止名人當政。然而其它民主國家也出現了危險的跡象。在意大利,西爾維奧•貝盧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正捲土重來。在意大利未來幾周舉行的下一屆選舉中,這位八旬老翁有機會再次掌權。貝盧斯科尼之前已經當選了幾次,導致意大利對掌權者的標準永久性降低。在羅馬,人們對鬧劇已司空見慣。相比之下,德國政治依舊令人乏味但穩妥。由於歷史原因,德國比大多數國家更能抵抗名人危險的誘惑力。過去,西方民主國家建立了隔開宗教與政府的牆。如今我們需要一堵隔開娛樂與國家治理的牆。

假設我們無法建立這樣一堵牆。如果特朗普和溫弗瑞在2020年對決,會發生什麼呢?民主黨將成為第一個受害者。提名溫弗瑞為總統候選人就意味着民主黨承認民主是一場電視真人秀。今天還有一個政黨是重視專業技能的。明天可能就一個也不剩了。

溫弗瑞將是第二個受害者。特朗普將動用一切力量從溫弗瑞的生平里搜尋她難以洗脫的污點。在一場名人品牌之戰中,特朗普將享受與一個自由主義的富有黑人女性較量的場景。他還是有可能勝出。就算溫弗瑞贏了,這場較量將使文化之戰成為美國政治根深蒂固的主要模式。文化之戰是零和遊戲。就算你贏了,你其實也輸了。

此前溫弗瑞唯一一次涉足政治還是在2008年她支持奧巴馬的時候。他們在新罕布什爾州舉辦活動的時候我就在場。當時溫弗瑞稱讚奧巴馬:「您就是被選中的人。」那是一個激動人心的時刻。奧巴馬也曾被指責缺乏經驗,但與溫弗瑞比,他已經算政治老手了。十年過去了,奧巴馬可以為溫弗瑞當個好顧問。如果他的建議不對,溫弗瑞應該聽取最資深的民主黨議員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的意見。「45是支持奧普拉的理由之一,」她說(特朗普是第45任美國總統),「45也是反對奧普拉的理由之一。」佩洛西是在用她的方式表達:「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吧。」多睿智的建議啊。

譯者/徐行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