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朝鮮核危機

從慕尼黑到板門店:綏靖主義的幽靈在徘徊

王鵬:韓國可能沒有從與平壤政權打交道的歷史經驗中汲取足夠教訓,反而在綏靖主義的「老邪路」上又陷一步。

綜上所述,我們基本可以做出判斷,朝鮮此次「轉軟」,其實質為「煙霧彈」的可能性遠遠高於「橄欖枝」,這也意味着,讓韓國方面興奮不已的所謂「轉機」,讓中國方面頗為得意的「朝鮮事實上接受了雙暫停建議」,很有可能不過是緩和局勢的策略手段,旨在為消解國際社會制裁騰挪空間,同時積蓄力量,以獲取新的、更為強大的核實力。

作為「薄弱環節」的韓國:在綏靖主義的老邪路上又陷一步

據韓國中央日報報導,韓國政府高層人士1月8日表示,政府正考慮在平昌奧運會(2月9日開幕)和殘奧會(3月9日-18日)期間暫停對朝單邊制裁的方案。這位人士表示「1月9日舉行的韓朝高層政府間會談上,雙方將討論朝鮮代表團是否參加奧運會的問題」,「在對朝制裁的局面下,朝鮮代表團訪韓受到了諸多限制,政府正在尋找解決對策」。

很遺憾,我們似乎看到,朝鮮的南方鄰國可能並沒有從他們歷史上與平壤政權打交道的經驗中汲取足夠的經驗和教訓,反而在綏靖主義的「老邪路」上又陷一步。

所謂「邪路」是指綏靖主義不僅不能促使平壤改弦易轍,反而因客觀上化解外部壓力、事實上提供資源和資金、道義上為其非法擁核行為開脫而襄助、促成其核野心的實現。《史記•魏世家》有云:「且夫以地事秦,譬猶抱薪救火,薪不盡,火不滅。」在虎狼之秦歷代君王將「并吞天下」確立為國家核心戰略之後,任何國家的綏靖之舉、機會主義之心,都只能加速他們的集體滅亡。所謂「老路」則是指在過去的數十年中,此類行為及其後果已經重複多次,故在半島安全的語境中並不是什麼新鮮事物。

如何理解他們對於「綏靖主義」的重複選擇以及選擇背後所隱含的某種戰略偏好?作為嚴謹的學術研究,在此我們可能要首先排除目前流行的關於青瓦台領導人個人層面的種種未經證實的謠言。接下來,從公開的、被普遍採信的信息來看,同時結合現實主義的結構性分析,我們似乎不得不承認俄國革命設計師列寧在一個世紀前的先見之明。如果套用他那著名的句式,我們或許可以這麼說:

在國際社會制裁、孤立朝鮮的「統一戰線」中,落實制裁的動機和能力在各個國家是極不平衡的。……平壤不能同時戰勝美、中、韓、日、俄等參與國際制裁的國家。它將首先在一個或者幾個國家內實施楔子戰略(wedging strategy,旨在分裂、離間對手的一種外交手段)並獲得勝利……首先在薄弱環節獲得勝利。

進一步追問,那麼誰又是這個「薄弱環節」呢?從地理鄰近、綜合國力、戰爭能力、抗壓性/脆弱性、民心向背等諸多指標來看,似乎都指向同一個國家——韓國。首先,韓國對半島戰爭最為敏感,因為其脆弱性最強,一旦發生戰爭,其國土,尤其是集中近三分之一人口的首爾京畿地區將首當其衝遭受不可承受的打擊。

第二,同一民族的固有屬性使朝鮮對其始終具備一個獨特的統戰資源。韓國的領導人處於一個兩難之中,一方面他們需要喚醒高漲的民族主義為自身政權、國家合法性背書;但另一方面這種大韓民族主義越強烈,又客觀上為北方強鄰的「民族大義」話語自動提供背書,使其能夠屢屢得手。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