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朝鮮核危機

從慕尼黑到板門店:綏靖主義的幽靈在徘徊

王鵬:韓國可能沒有從與平壤政權打交道的歷史經驗中汲取足夠教訓,反而在綏靖主義的「老邪路」上又陷一步。

資本主義的發展在各個國家是極不平衡的。……社會主義不能在所有國家內同時獲得勝利。它將首先在一個或者幾個國家內獲得勝利……在薄弱環節獲得勝利。

——列寧《無產階級革命的軍事綱領》(1916年)

一個幽靈,綏靖主義的幽靈,在東北亞徘徊。熱愛和平與自由的國際社會,美國、中國、韓國以及其他周邊國家,似乎曾為驅除核武陰霾而結成統一戰線。然而,「勢利使人爭,嗣還自相戕」——君不見,機會主義、願望思維、情報誤判、禍水他引、借力打力、勾心鬥角、政客私利、擊鼓傳花……一次次讓本可以終止災難的機會付諸東流,遂使事態持續惡化至今。

如今,在核武化「伏地魔」的招魂下,綏靖主義的幽靈正從1938年的慕尼黑遊盪到2018年的板門店。

今天,我們更是一同見證了這個幽靈是如何在半島推倒「核合法化」第一張多米諾骨牌的。

「橄欖枝」還是「煙霧彈」?

就在一周前,朝鮮方面的新年賀詞和清新裝束似乎給善良的人們帶來曙光,讓和平主義者們以為「半島問題終於出現了轉機」,讓他們的韓國同胞「熱淚盈眶」,令中國學者激賞不已「美韓和朝鮮都在事實上採納了雙暫停」,甚至讓中國網民發出了「中國險勝!特朗普慫了!半島危機迎來重大轉折!」的歡呼。一時間,似乎處處都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然而,事物的本質卻往往與其表象相左,且不隨人們的主觀善意而恣意轉移。不論這次會談取得何種成果,只要雙方見面,對朝鮮就是加分。說得更直白些,哪怕會談因為種種外因而未能成行,只要韓國熱烈回應了朝鮮單方面提出「參加冬奧會」話語,在那一刻,這個「回應」本身就是對朝鮮的加分——同時也是對國際社會來之不易的對朝共識的背離,是對東北亞各國本已脆弱的集體行動的二次戕害。

要判斷此次朝方示好,究竟是誠意伸出「橄欖枝」還是釋放「煙霧彈」,首先要明確核武在平壤政權總體戰略中的地位。在朝鮮兩代領導人相繼於2012年5月30日將「擁核國家」作為整體發展戰略目標寫入憲法、2013年寫入勞動黨黨章之後,核武對朝鮮而言,已不僅僅(1)是國家安全(national security)的根本保障,同時也是維護(2)朝鮮勞動黨政權生存(regime survival)、(3)金氏家族「白頭山血統」統治合法性(legitimacy of the Paekdu bloodline)、(4)朝鮮最高領導人個人生命與權位的根本保障。這意味着,該政權及其最高領導人在面對經濟壓力、糧食減產、災荒不斷、底層「脫北」、中上層甚至包括駐英公使、駐華餐廳員工這樣的統治階級、精英子弟都開始集體叛逃的局面時,其遠遠超過所謂「絕對武器」(absolute power,基辛格語)的價值與意義愈加凸顯。

明確上述核武於朝鮮之價值,我們便可推斷,當前國際社會檢驗朝鮮誠意的最低標準就是:是否願意把核武與導彈問題都拿到桌面上來談——說「最低標準」是因為就算拿出來談也未必真能做出實質性妥協;可反過來,連談都不可談,那就絕無誠意可言。

如果朝方願意談核,那麼國際社會作為回報,有關承認其政權及家族、個人統治合法性、與主要大國建立外交關係並獲得國際社會安全保障、經濟援助等一攬子問題也當然應被一併討論。反之,如朝方強硬堅持必須將核問題從所有談判中剝離,始終對國際社會對半島核威脅的深重關切置若罔聞,而只願就其他任何不涉主旨的枝節問題或進行馬拉松-拉鋸式談判拖延時間,或以恩主之姿態試圖以若干句廉價的和平主義/民族大義外交辭令來換取國際社會尤其是南方鄰國在制裁問題上的實質性放鬆,甚至企圖誘使國際社會在未得到相應的、可驗證的棄核承諾前就爭相給予經濟/人道主義援助,那麼國際社會就不得不遺憾地推斷:這很可能又是其一次機會主義策略的表演——平壤在過去十多年裡早已深諳其道、屢試不爽。

平壤核行為的規律

以史為鑒,回顧自2006年朝鮮第一次成功核試驗以來,我們似乎能發現一個明顯的規律,那就是朝鮮已經逐漸發展出交替運用「邊緣政策」(benchmark policy)和「陽光政策」(Sunshine policy)的技能,並以此屢屢成功規避國際社會的種種限制、化解壓力,實現螺旋式上升,以「進一步、停一停、等等看、再進一步」的節奏「隔日拱一卒」,穩步朝着「擁核國家」的目標邁進。

參照上述規律,國際社會當然有理由懷疑此次朝鮮伸出「橄欖枝」的誠意與動機,而下列事實亦可佐證上述規律。

首先,一個有趣的小細節頗耐人尋味:會後朝方代表希望全部公開談話內容,但韓方委婉拒絕了。目前會談的完整記錄並未公開,筆者無從就具體內容而對此細節做評。但根據基本外交常識和邏輯,我們似乎可以暫時推測:一方面朝鮮是凱歌高進,從元旦致辭受韓方熱捧,到首爾方面迅速拿出成套的接待朝體育代表團的方案,再到會談引發的國際社會普遍關注,步步為營,件件加分,始終牢牢地把握主動權。而反觀韓方,縱然其緩和的誠意之舉或可贏得部分選民的支持。但如果兩國長達一小時的會談中,對朝核、導彈等韓國老百姓切身關注的生死安全問題隻字不提,或者語焉不詳,反而是如何接待朝方代表團、未來兩國間可能的合作與援助等「單方面利朝」話題充斥了整個議程,那麼勢必在韓國朝野上下引發反彈。文在寅的反對者會和強硬派、感到因安全關切未得到滿足而有「被拋棄感」的民眾們或將聯起手來反對他。而目前朝韓雙方公布出來的有限的信息也同樣顯示,核武問題並不在此次峰會討論之列——如果真談了,且談出新意,青瓦台顯然不會放過如此絕佳的向選民表功的機會。

第二,在過去一年中,朝鮮頂住國際社會的巨大壓力,在核武實戰化的道路上急行軍,連續取得了核爆和洲際彈道導彈(ICBM)試射的成功。因此,其領導人現在有足夠的資本和自信回過頭來,在國際社會和周遭鄰國面前表現出勝利者的大度。這意味着,在國內層面,對朝鮮國內觀眾而言,此刻的「軟話」顯然不是對「美帝國主義及其南朝鮮走狗」的卑躬屈膝,而是勝利者對失敗者的憐憫和恩賜,故不會對其領導人的權威和權位構成削弱。在國際層面,通過一年來的對美隔空互懟、核爆威脅,朝鮮也逐漸探出了特朗普的深淺和斤兩。這些都為其「轉軟」提供了可行性。

第三,但話又說回來,縱然朝鮮在核武事業上取得了巨大突破,但代價依舊高昂。尤其是當中國開始切實落實聯合國制裁決議後,涉及朝鮮經濟命脈的領域,諸如紡織業出口、勞務輸出、石油進口、重要原材料和能源進口等,均遭打擊,後果嚴重。尤其是石油——朝鮮維持國家機器正常運轉的剛需,卻完全不能自給而必須依賴進口。儘管我們看到,在國內經濟政策上,朝鮮當前最高領導人較其前任具有明顯的靈活性,相對較少拘泥於意識形態教條,因而在促進經濟增長方面有一定起色。但受制於其工農業產業系統的先天局限以及多年來的孤立與制裁,可以說「勒緊腰帶幹革命」、「寧肯吃草也要把核搞」(普京語)的朝鮮,如今已經走到了強弩之末。按照國際核軍控專家的判斷,以朝鮮現有的財力物力、綜合國力、軍工-科技實力,在不解除制裁、無法獲得外援的情況下,其現有的核武裝水平已經達到極限。在這種情況下,即使外界不對朝發動攻擊或增大壓力,其自身也很難再做實質性的技術推進。因此,如果能通過釋放緩和信號,在不承諾去核的前提下,獲取韓國單方面的取消或減弱制裁的承諾,並由此打開國際社會的缺口,那麼這無疑將成為朝鮮外交的巨大勝利。這些解釋了朝鮮「轉軟」的必要性。

綜上所述,我們基本可以做出判斷,朝鮮此次「轉軟」,其實質為「煙霧彈」的可能性遠遠高於「橄欖枝」,這也意味着,讓韓國方面興奮不已的所謂「轉機」,讓中國方面頗為得意的「朝鮮事實上接受了雙暫停建議」,很有可能不過是緩和局勢的策略手段,旨在為消解國際社會制裁騰挪空間,同時積蓄力量,以獲取新的、更為強大的核實力。

作為「薄弱環節」的韓國:在綏靖主義的老邪路上又陷一步

據韓國中央日報報導,韓國政府高層人士1月8日表示,政府正考慮在平昌奧運會(2月9日開幕)和殘奧會(3月9日-18日)期間暫停對朝單邊制裁的方案。這位人士表示「1月9日舉行的韓朝高層政府間會談上,雙方將討論朝鮮代表團是否參加奧運會的問題」,「在對朝制裁的局面下,朝鮮代表團訪韓受到了諸多限制,政府正在尋找解決對策」。

很遺憾,我們似乎看到,朝鮮的南方鄰國可能並沒有從他們歷史上與平壤政權打交道的經驗中汲取足夠的經驗和教訓,反而在綏靖主義的「老邪路」上又陷一步。

所謂「邪路」是指綏靖主義不僅不能促使平壤改弦易轍,反而因客觀上化解外部壓力、事實上提供資源和資金、道義上為其非法擁核行為開脫而襄助、促成其核野心的實現。《史記•魏世家》有云:「且夫以地事秦,譬猶抱薪救火,薪不盡,火不滅。」在虎狼之秦歷代君王將「并吞天下」確立為國家核心戰略之後,任何國家的綏靖之舉、機會主義之心,都只能加速他們的集體滅亡。所謂「老路」則是指在過去的數十年中,此類行為及其後果已經重複多次,故在半島安全的語境中並不是什麼新鮮事物。

如何理解他們對於「綏靖主義」的重複選擇以及選擇背後所隱含的某種戰略偏好?作為嚴謹的學術研究,在此我們可能要首先排除目前流行的關於青瓦台領導人個人層面的種種未經證實的謠言。接下來,從公開的、被普遍採信的信息來看,同時結合現實主義的結構性分析,我們似乎不得不承認俄國革命設計師列寧在一個世紀前的先見之明。如果套用他那著名的句式,我們或許可以這麼說:

在國際社會制裁、孤立朝鮮的「統一戰線」中,落實制裁的動機和能力在各個國家是極不平衡的。……平壤不能同時戰勝美、中、韓、日、俄等參與國際制裁的國家。它將首先在一個或者幾個國家內實施楔子戰略(wedging strategy,旨在分裂、離間對手的一種外交手段)並獲得勝利……首先在薄弱環節獲得勝利。

進一步追問,那麼誰又是這個「薄弱環節」呢?從地理鄰近、綜合國力、戰爭能力、抗壓性/脆弱性、民心向背等諸多指標來看,似乎都指向同一個國家——韓國。首先,韓國對半島戰爭最為敏感,因為其脆弱性最強,一旦發生戰爭,其國土,尤其是集中近三分之一人口的首爾京畿地區將首當其衝遭受不可承受的打擊。

第二,同一民族的固有屬性使朝鮮對其始終具備一個獨特的統戰資源。韓國的領導人處於一個兩難之中,一方面他們需要喚醒高漲的民族主義為自身政權、國家合法性背書;但另一方面這種大韓民族主義越強烈,又客觀上為北方強鄰的「民族大義」話語自動提供背書,使其能夠屢屢得手。

第三,更重要的是,從一年來朝-韓-美三方的複雜互動中,朝鮮似乎看出美韓微妙關係中的可用之端倪,並找到了「正確打開韓國/文在寅」的方式,那就是死死拉住韓國。只要韓國因為上述種種原因而堅決反對美國動武,那就相當於為朝鮮的核武和導彈進程再保險。只要控制住韓國(無論用威脅恐嚇還是伸出橄欖枝),就能間接控制住美國。國際軍控專家普遍認為,朝鮮目前離最後的目標——擁有對美國本土發起可信(credible)、可靠(reliable)和不可承受(unaffordable)核打擊能力,從而形成有效威懾——還差一步之遙。所以,從技術的邏輯上講,朝鮮在通過煙霧彈緩和當前局勢、贏得喘息之機後,還有充分的理由和強大的動機再下一城。而在當前美朝尖銳對立、實際戰爭威脅有所上升、中國「第二次抗美援朝」絕不可能的背景下,既然中國不可信亦不可用,那麼平壤就必須換一根稻草,以備下次大動作之前的不時之需。現在看來,他們找到了。

結論:看似轉「機」,實為其「危」

中國人有一種樂觀的說法,就是把英文crisis的中文翻譯「危機」拆開來看,通過「辯證地論證『危險』後往往還隱藏着『機遇』」來論證中華戰略文化對「危機」的理解比英美人士的「crisis」不知道高到哪裡去了。

上述說法是否正確合理姑且不論,但至少按照其邏輯,我們同樣也可以說「看似機會opportunity的表象背後或許隱藏着更深的、人們習焉不察或察而不覺的危險danger」——誠如是,則此時此刻沉浸在「和平轉機」、「勝利曙光」、「快活空氣」中的人們該警醒了。

(註:王鵬,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講師;察哈爾學會研究員。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責編郵箱bo.liu@ftchinese.com)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