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債市

發達國家國債拋售的背後

蔡浩:美、德、日等發達國家國債收益率接連攀升,除了投資者對全球通脹升溫的擔憂之外,更主要的還是對全球流動性收緊一致性預期的確立。

最後是中國央行。與發達國家央行互相影響、互相效仿的貨幣政策有所不同,中國央行一直保持着相對獨立的貨幣政策。2017年10月結束的十九大會議和12月結束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都明確了中國經濟已經由高增速轉向了高質量發展的時代。這表明對經濟質量的追求正在逐步取代增速,成為未來經濟發展的核心,而提高發展質量的關鍵,便是要降低宏觀槓桿率、出清殭屍企業、促進產業升級、完善結構調整,這與去年以來去槓桿和嚴監管的宏觀政策導向是基本一致的。在此基礎上,2018年的貨幣政策雖依然被定調為穩健中性,但其宏觀層面去槓桿、嚴監管和防風險的目標並未改變。而去槓桿本質上也是一種緊縮,所以投資者對主要央行進入「量化緊縮時代」的觀點不無道理。

隨着美、歐、日國債收益率的連創新高,中國債市亦不甘「寂寞」,截至北京時間周四下午,10年國債170018已經站穩4%,10年國開債活躍券亦站穩5%以上,雙雙創下近幾年來新高。與去年11月國債和國開債兩次剛邁上4%和5%的門檻即被迅速拉升的國債期貨砸下不同,這次未有任何「維穩」跡象。這也與筆者在《2018年中國債市走勢展望》中所表達的2018年政策面對利率債收益率的容忍上限可能會間斷性的抬升、債市的底部仍未到來、上半年熊市走勢大概率延續的判斷相同。

在發達國家經濟增長屢超預期的背景下,國際投資者們對世界各主要央行貨幣政策緊縮預期的一致性越來越高,債券市場聯動趨同的表現也可能越來越明顯。而世界性債熊的到來,國別間債券利差的收窄及其可能引發的資本流動,或將成為中國債市繼續縱深調整的新動力。正如格羅斯所說,固定收益投資可能正進入一個新時代。

(作者系恆豐銀行研究院宏觀經濟研究中心負責人,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論壇高級研究員,華南理工大學公共政策研究院客座研究員。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責任編輯郵箱:tao.feng@ftchinese.com)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