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朝鮮

朝韓「南北和解」不能逾越安理會決議的制裁框架

曹辛:離開了半島無核化這個最重要的目標,就沒有南北和解。南北和解政策不能跳出國際社會反朝核的大框架。

我在兩個月前發表的《應對半島局勢:中國有哪些突出問題需要解決》一文中指出:「朝核發展的歷史證明:朝鮮經常用對話為理由,獲得發展核武的寶貴時間,並獲得各種國際援助,如此,失敗的歷史又將再現。韓國正在成為半島局勢最大的變數。」1月9日朝韓的板門店會談,使我的預言在某種意義上不幸成為事實。

朝鮮已實現「讓世人事實承認」擁核的宣傳目的

來自朝鮮的消息說,朝鮮幹部表示:我們這次就是要通過奧運這個多邊的、國際化的平台,堂堂正正地展示我們核大國的形象;通過這個平台,讓世人事實上承認我們擁核國的地位。而韓國的行為,客觀上恰恰在配合朝鮮。

根據朝韓1月9日當天在板門店會談的情況介紹:韓國邀請朝鮮派拉拉隊參加平昌冬奧會,朝鮮則答應不僅派高級代表團和運動員代表隊參加冬奧會,還將派出拉拉隊、藝術團、參觀團、跆拳道示範團及記者團。顯然,朝鮮為自己利用奧運平台,為自己「核大國」形象宣傳造勢的準備工作做的十分充分,而韓方則承諾為此「提供必要的便利」,這裡當然包括了相關的經濟資助,而這一切,客觀上就是在為朝鮮實現上述宣傳目的提供幫助,效果上一定如此。

不僅如此,韓國還承諾和朝鮮共同組建代表團,參加本次冬奧會的開幕式。

而現實情況是,當前朝鮮是一個因為違反聯合國決議而受到安理會和國際社會制裁的國家,而韓國作為朝核問題的主要當事國和受害者之一,和朝鮮一起共同組成代表團在開幕式上一起入場,這是在向國際社會發出什麼樣的信息呢?恐怕只能產生朝鮮幹部說的「讓世人事實上承認」朝鮮擁核的效果了,起碼會讓別人認為韓國已經不再介意了、「事實上承認」朝鮮擁核了。

另一方面,與一個因為用核導不斷給地區製造緊張局勢而受到國際社會制裁的國家共同組成代表團,參加以和平為宗旨的奧運會,這會給韓國帶來什麼樣的國際形象?恐怕也只能是南北同心的印象,更是不由得使人想起朝鮮對韓國進行的「朝核是全民族共同資產」的宣傳了。

對朝制裁還能否為繼?

更嚴重的問題是,1月9日的南北會談中,韓方表示願意在奧運期間單方面暫停對朝鮮制裁,當天韓國外交部發言人對此予以了確認。而文在寅總統在次日的記者會上,又收回了這一承諾,這說明文在寅政府非常清楚這樣做的後果,所以收回了。但是去年文在寅政府用人道主義援助的名義,通過聯合國給了朝鮮政府800萬美元,尤其是,韓國統一部去年公開宣布:對朝鮮人道主義援助,不受安理會制裁決議影響。那麼需要問的是,對於朝鮮這樣的封閉國家來說,韓國政府怎麼能保證「人道主義援助」不會被用于軍事目的?

這就帶來一個原則性問題:文在寅政府在實施當前的南北和解政策時,有沒有權力越過安理會的朝核制裁決議,實現文在寅自己和執政黨南北和解的政治理想?同時,1月9日當天是聯合國規定的執行制裁朝鮮決議的最後期限,中國已經對國內外的中朝合資企業和朝鮮獨資企業進行了取締,而且在此前幾天,中國海關總署和商務部還聯合發出了對朝鮮進出口產品制裁的公告,那為什麼多年來一直批評中國對朝核制裁不力的韓國自己就可以提出「暫停製裁」,進行「人道主義援助」,卻要求中國一馬當先呢?安理會在世界範圍內對朝鮮的制裁,豈不是在韓國這個非常重要的環節被撕開了一個口子?

還有,冬奧會結束之後韓國會怎麼辦?繼續執行安理會制裁決議,還是就此擱置制裁?

而且,韓國單方面提出暫停對朝鮮制裁的行為,有可能在國際反朝核統一戰線內部引起不滿和矛盾,可能使這一戰線被朝鮮離間和分化、瓦解。

這些,無疑也都是金正恩在新年講話中向韓國拋出橄欖枝的動機。而由於韓方的上述行為和表態,朝鮮無疑正在掌握局勢的主動。

文在寅南北和解理念很難實現

文在寅政府當前實施的對北和解政策,既是韓國左派政黨主張南北和解的一貫政治理念和立場的歷史延續,也有害怕美國動武的考慮,更是文在寅本人的特殊背景使然。

文在寅本人的故鄉在朝鮮東北部,1950年中國人民志願軍在這一地區對美軍發起長津湖戰役時,他的父母作為難民隨美國軍艦撤退到了韓國,後來在韓國生下了他,至今他還有親人在北方。韓國政壇普遍認為,他在感情上親近北方。而且,在韓國民主化期間,他一直受到韓國右派獨裁當局的鎮壓,此後長期活躍在韓國左派陣營。這種經歷影響了他對朝鮮和美國的態度。

當選韓國總統後,文在寅採取了一系列行動。在對朝政策上,文在寅首先在政府部門做了調整:他提高了統一部和國家情報院的地位,相對降低了外交部的地位,因為就對朝工作來說,統一部和國家情報院的作用非常重要。

在對朝政策的實際執行中,文在寅表現出相當大的執着精神。去年8月,在安理會討論制裁朝鮮決議之前,他在俄羅斯遠東地區和俄總統普京達成協議,韓國三年內投資20億美元,由統一部支配,和俄羅斯建立哈桑-羅津工業園,並將朝鮮作為合作一方引入。考慮到羅津屬於朝鮮領土,這筆投資當然會讓朝鮮受惠。

與此同時,去年韓國不僅以人道主義名義通過聯合國給了朝鮮800萬美元,韓國統一部還公開宣布,對朝鮮的「人道主義援助」不受安理會制裁決議影響。

文在寅政府這樣做,除了理念和文在寅本人的背景外,也有害怕美國動武、因此要自己掌握對朝政策主導權的考慮,隨着去年下半年以來美朝對立加劇,這種對美的獨立傾向日益嚴重。根據韓國的消息來源,在1月9日朝核會晤之前,韓國一直和朝鮮保持着密切的聯絡和溝通,「絕不是1月9日雙方會晤才開始的!」

但是,在當前朝核的大背景下,文在寅的南北和解政策很難實施。

一方面,因為有安理會對朝制裁決議的束縛,這使得文在寅很難在朝核問題上立場模糊和不確定,他宣布「奧運期間暫停對朝制裁」承諾後又馬上收回,就是證據;另一方面,文在寅政府也不能給朝鮮實際上的資助,這使得它在和朝鮮打交道時,手裡的牌並不多,更不要說實現無核化的目標了。文在寅能做的,最多也就是出錢搞搞文體交流,他必須要執行安理會的制裁決議,即便是「人道主義援助」的理由,他也很難經常使用。

事實上,中國外交部副部長、中國朝鮮半島特使孔鉉佑上周在韓國與六方會談韓方代表團長會晤時,曾就1月9日即將開始的南北對話表示:當前半島局勢出現了一些「積極的因素」,同時也面臨「複雜的挑戰」。這個判斷是一分為二、冷靜客觀的,說明中國政府對局勢瞭然於心。

離開了半島無核化這個最重要的目標,就沒有南北和解。事態發展到現在這個地步,南北和解政策不可能跳出國際社會反朝核的大框架。

(註:作者為國際問題研究者。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責編郵箱bo.liu@ftchinese.com)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