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民粹主義

特朗普當選與英國退歐不再是同類

拉赫曼:導致特朗普當選和英國退歐的民粹主義情緒是類似的,但這股情緒在兩個國家的後續發展截然不同。

英國退歐公投與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勝選將成為歷史上永遠被聯繫在一起的事件。兩件事在幾個月的時間內相繼發生。兩者都代表了對於相似選民群體有感召力的民粹主義造反。

特朗普當選後,英國首相特里薩•梅(Theresa May)成為了首位拜訪這位美國新總統的外國領導人。兩位領導人牽手而行的照片,迅速成為特朗普治下的美國和退歐後的英國關係親密的象徵。在歐洲主流政治家看來,「特朗普和英國退歐」(Trump and Brexit)已經成為他們一直試圖打擊的勢力的代名詞。

但是,隨着時間的推移,事實已經變得很清楚,特朗普當選和英國退歐實際上並非「同卵雙胞胎」。兩者更像是隨着時間流逝關係越來越疏遠的遠房親戚。

特朗普現象與英國退歐這兩件事不僅看上去不同,實質上也不同。特朗普每日都在違背對一位美國總統應如何行事的傳統預期。相比之下,梅的舉止沒有絲毫差錯。她絕不可能在Twitter上稱自己是一個「精神狀態非常穩定的天才」,就像她絕不可能穿件睡衣去參加歐盟(EU)峰會一樣。

在執政初期,梅樂觀地提出,自己跟特朗普或許會合得來,因為「兩極相吸」。但是現在她已經放棄了這種幻想。當特朗普轉發英國一個極右組織的帖子時,梅不得不對他進行譴責。不出所料,特朗普回擊了,儘管他最初將怒火指向了一個錯誤的特里薩•梅帳戶——痛斥了一名在Twitter上僅有6個粉絲的英國家庭主婦。

這件事的滑稽性掩蓋了一個嚴肅的政治差異。作為總統的特朗普一直對反穆斯林言論來者不拒,而梅一直對這種言論避之不及。這種差異是特朗普激進民族主義與梅謹慎傳統的全球主義之間更廣泛分歧的一部分。

因為,儘管許多歐洲人和留歐派英國人相信英國退歐只是一次民族主義「抽風」,但梅政府決心賦予它一種不同的意義。梅認為,脫離歐盟是打造一個新未來——「全球化的英國」——的機遇。她強調了自己對國際化、基於規則的自由秩序的支持。相比之下,特朗普仍是一個自以為是、信奉「美國優先」的民族主義者,對所有國際機構——從聯合國(UN)到世界貿易組織(WTO)——都存在深深的質疑。

這些截然不同的世界觀,導致了決定退歐後的英國和特朗普治下美國之間的政策分歧。雙方都不願強調這些分歧。但英國在一系列問題上都支持歐盟,而非美國。特朗普政府退出《巴黎氣候協定》時,英國堅持遵守該協定和歐洲共識。當白宮宣布計劃將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遷至耶路撒冷時,同樣的一幕再次上演。此外,特朗普很想撕毀伊朗核協議,而英國則站在歐盟其他國家那邊支持該協議。

或許影響最重大的政策分歧在於如何對待WTO。特朗普政府通過阻止WTO上訴機構法官的任命,悄悄地給這一世界貿易機構使絆子。但一個正常運轉的WTO對梅的英國退歐計劃至關重要。英國強調,如果無法與歐盟達成新的貿易協議,它將轉而退守WTO規則。特朗普的議程可能會破壞這個英國賴以保底的機構。

支持英國退歐的一些理論家仍堅持認為,英國是以美英兩國為核心的英語國家「盎格魯文化圈」的一部分。但退歐公投以來的英國外交政策選擇表明,英國實際上更願意接受法德的世界觀,而非美國的世界觀。梅政府與特朗普政府之間的多次有節制的衝突,突顯出英國如今已在多大程度上推行獨立的外交政策。如果英國退歐談判達成一個算得上友好的結果而特朗普仍坐鎮白宮,退歐後的英國可能更容易向歐盟、而非美國靠攏。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