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FT大視野

中國在亞洲的「魅力攻勢」

就像「馬歇爾計劃」,中國吸引菲律賓、日本以及「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需要同時訴諸軍事和經濟方面的軟、硬實力。

去年1月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WEF)登台演講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身邊的顧問們為他準備了四份講稿。這個年度盛會的出席者皆為世界各地的精英。

據兩位了解這場演講準備過程的人士透露,習近平選擇了措辭最溫和的版本,把中國刻畫成一個全球化和自由貿易的環境友好型倡導者。在習近平發表演講幾天後,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便宣布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簡稱TPP)——一項有12個國家參與的、刻意將中國排除在外的貿易協定。

自此,北京採取緊鑼密鼓的行動,加緊修復與美國在本地區的兩個傳統盟友——菲律賓和日本——之間長期以來緊張的關係,以抓住中國官員認為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會帶來的「戰略機遇」。中國為馬尼拉方面提供了慷慨的基礎設施協議,並採取措施吸引日本跨國公司在中國做出新投資。

此番「魅力攻勢」是中國精打細算,針對東亞地區對美國的可靠性疑慮漸長而採取的策略,因為北京方面正謀求改變東亞地區的力量平衡。

菲律賓群島、日本列島連同台灣(享有事實上的獨立地位,但被中共視為有朝一日必將收復的一個省)都是美國謀劃的「第一島鏈」上的關鍵節點,北京的戰略家認為,第一島鏈長期被用於遏制中國軍隊在西太平洋投射力量。

曾擔任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和喬•拜登(Joe Biden)外交政策顧問的民主黨人傑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表示:「在亞洲有這樣一種觀點,認為特朗普當選或預示着一場重大的權力轉移。」

更為溫和的姿態代表着習近平外交方針的大轉變。在將近10年的時間裡,中國對待周邊鄰國的態度日益顯得粗暴,特別是在南中國海和東中國海的領海爭端問題上,而新策略明顯更加着重於外交和經濟利誘。

習近平試圖削弱第一島鏈,這與他的「新絲綢之路」倡議相輔相成,後者是一項擬投資9000億美元的計劃,旨在加強與東南亞、中東、非洲和歐洲的海陸交通聯繫。像二戰後在美國主導下援助西歐盟國的「馬歇爾計劃」一樣,中國嘗試拉攏菲律賓、日本以及「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努力,需要同時訴諸軍事和經濟方面的軟、硬實力——在這套組合拳中國家通過示範效應獲得影響力。

「馬歇爾計劃是軟實力的一次偉大實踐,因為它使西歐至今對美國抱着一絲欽佩和感激,這種情感很重要,」最先提出軟實力概念的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教授約瑟夫•奈(Joseph Nye)說,「但同樣不可否認的是,我們的動機並非完全出於仁慈——只有部分仁慈。」

中國的經濟和軍事影響力不斷增長,與此同時習近平還通過宣揚中共在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和建設基礎設施方面的成就來博取潛在盟友。

「外國人有時會看到中國言行不一,」中國人民大學外交事務專家時殷弘表示,「但因為我們經濟上的成功,中國的制度、意識形態和價值觀的吸引力比以前增強了。」

在英國決定退歐和特朗普獲得勝選之後,中共對「國家主導的資本主義」這種獨特模式的吸引力產生了前所未有的自信。

「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廣泛弘揚……國家文化軟實力和中華文化影響力大幅提升,」習近平在去年10月標誌着其中共中央總書記第二任期開始的講話中表示。他說:「(中國)給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發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獨立性的國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選擇。」

然而,馬尼拉和東京的官員並未忘記北京方面此前的好鬥姿態,這限制了後者取得和解的努力。雖然過去一年中國軍方未在南中國海進行新的填海造礁活動,但加強了現有基地的建設。

中國海警船在有爭議的尖閣諸島(Senkaku Islands)——中國稱「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附近日本海域的巡航也在繼續。儘管日本首相安倍晉三(Shinzo Abe)承認中日兩國在經濟上彼此需要,但他提防着北京方面在特朗普擔任美國總統期間獲得戰略優勢。

「可能除了柬埔寨之外,亞洲沒有哪個國家希望中國獲得主導地位或霸權,」沙立文表示,「另一方面,各國也不想在中美之間作選擇。」

據參與中菲日談判的外交官表示,中國轉變地區外交政策的首個信號出現在2016年夏末秋初。

還是總統候選人時,羅德里戈•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曾誓言要乘坐水上摩托艇前往南中國海那些菲律賓宣稱擁有主權、但實際由中國控制的島嶼,比如斯卡伯勒淺灘(Scarborough Shoal,中國稱黃岩島——譯者注)。2016年7月,杜特爾特上台後不到兩周,一家海牙國際仲裁法庭裁定,中國對南中國海(在馬尼拉被稱為「西菲律賓海」)大範圍的主權聲索沒有國際法依據。

但杜特爾特在競選期間也曾表示願意擱置爭議,以換取中國的基建投資,尤其是在他的家鄉棉蘭老島。「如果中國為我在棉蘭老島修建鐵路……在我擔任總統的6年里,我會閉口不談(該裁決)。」

最終,杜特爾特做到了這一點。2016年10月,到訪北京的杜特爾特對習近平表示,「這是中菲關係的春天」,並獲得了中方價值150億美元的投資承諾作為回報。「為一片水域進行爭鬥毫無意義,」他對中國官方媒體表示,「我們想要談友誼,我們想要談合作,最重要的是,我們想要談生意。」

「中國的經濟成就給杜特爾特留下了深刻印象,這正是中國軟實力的一個示範,」奈表示,「但杜特爾特未貫徹(上述仲裁結果)是因為他害怕中國的硬實力。菲律賓早已被逐出了斯卡伯勒淺灘,他們再也不可能打回去了。」

由於菲律賓部分地區強烈的反華情緒,杜特爾特訪華之行在國內備受爭議。「(中國)極大地消除了菲律賓方面的敵意,甚至超過自己所能想到的程度,」菲律賓大學(University of the Philippines)海洋事務與海洋法研究所(Institute for Maritime Affairs and Law of the Sea)所長傑伊•巴東巴卡爾(Jay Batongbacal)表示,「杜特爾特現在很推崇中國:中國的領導力、中國的資源。」

巴東巴卡爾認為,菲律賓努力「與各個大國之間保持相等的距離」是合理的,但這位菲律賓新任總統做的有點太着急了。「它最終會損失很多東西,尤其是它在南中國海的權益和司法管轄權。」

菲律賓反對党參議員安東尼奧•特里蘭尼斯(Antonio Trillanes)補充稱:「談到喪失我們對爭議島嶼的控制權,那麼杜特爾特正在與中國做的這件事就基本上是背叛了。」

還有一些人認為,面對中國日益崛起和美國似乎在撤退的現實,這位菲律賓總統只是在儘可能的示弱。與杜特爾特會過面的一位亞洲外交官表示:「杜特爾特說,他沒有放棄菲律賓的利益,只是理性行事,因為菲律賓實力較弱。」

對於這位承諾大舉建設價值1800億美元的公路、鐵路和其他基礎設施的總統而言,其轉向中國戰略的背後有着顯而易見的財務激勵。去年11月,李克強訪問馬尼拉,這是他擔任中國國務院總理近5年以來首次出訪該國。在他訪菲期間,兩國政府簽署了涉及防務、基礎設施和金融領域的14項雙邊協議,包括發行價值14億元人民幣(合2.15億美元)的以人民幣計價的「熊貓債券」,由中國銀行(Bank of China)承銷。

中國的財力支持成為杜特爾特政府振興菲律賓經濟、同時增強自身合法性計劃的關鍵因素。當美國奧巴馬政府和歐盟(EU)指責杜特爾特政府的禁毒戰爭存在未經法庭審判處決犯人的情況時,中國採取了一貫的立場,不多嘴評判別國如何處理這種「內政事務」。

自杜特爾特「北靠」以來,本就增長強勁的菲中貿易更是突飛猛進。去年,中國超過日本,首次成為菲律賓最大貿易夥伴。2012年中菲雙邊關係變得緊張時,中國禁止進口菲律賓的香蕉和菠蘿,就在杜特爾特訪華之前,該禁令被解除。

中國在同期內採取的改善中日關係的做法也有着類似的軌跡,只不過它遭到日本公眾輿論的反對更甚於在菲律賓。2016年8月期間有超過20艘中國海警船抵達尖閣諸島海域,其中一些配備有武器,聲勢超過以往,這加劇了中日兩國圍繞該島嶼的緊張局勢。

當月日本官員與王毅在東京的會面在當時看來註定將是一場激烈的交鋒,這是王毅自2013年3月擔任中國外交部長以來首次訪日。全球第二大和第三大經濟體的雙邊關係在2012年9月遭遇重創,當時東京政府決定從私人所有者手中購買尖閣諸島,這引發了中國各地大規模的反日抗議。

但讓日本方面感到意外的是,王毅在訪日期間試圖緩和、而不是加劇緊張關係。據參與會談的人士稱,中國政府對於日本對華投資放緩尤為擔憂。2011年,日本還是中國最大的外國投資來源。5年後,日本滑落到第五位,因為日本企業將注意力轉向東南亞和印度。

「(2016年)8月的時候,我方與中國的關係是非常緊張的,」一位日本外交家表示,「我們對於接待王毅懷着複雜的心情。但他到訪時帶來了中方願意與日本開展經濟往來的微妙信息。」

王毅的友好姿態受到日本製造商和安倍晉三的歡迎。上述外交人士補充稱:「從經濟的角度來講,日本重新發現了中國市場,因為中產階層消費者已經崛起,而5年前不是這樣。」

隨着中日關係繼續改善,安倍晉三派遣日本執政黨自民黨(LDP)幹事長二階俊博(Toshihiro Nikai)參加了去年5月在北京舉行的「一帶一路」高峰論壇。接着,去年11月,安倍晉三分別與習近平和李克強在兩個地區論壇上會面。

「與習近平和李克強的兩次會晤都很成功,」據一位知情人士表示,「這可能是安倍晉三與他們進行的最好的會晤了。」

羅賓•哈丁(Robin Harding)東京、格雷絲•拉莫斯(Grace Ramos)馬尼拉補充報導

南中國海:對話未能緩解對中國意圖的顧慮

在去年11月在馬尼拉舉行的東盟(ASEAN)峰會上,中國同意與東盟就南中國海行為守則的細節開始展開談判。

除中國以外,還有包括菲律賓在內的五個東盟成員國聲稱對南中國海的部分水域擁有主權——這些水域不僅對海上貿易很重要,而且還有豐富的漁場和能源儲藏。雖然沒有關於何時就行為守則達成協議的時間表,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在峰會上表示,北京方面表示將會「認真考慮加快」這一進程。

然而,該地區的許多人對中國的聲明和意圖持懷疑態度。他們認為關於行為守則的討論是一種拖延策略,將會讓北京爭取到實力平衡向其傾斜的時間。在截至2016年的4年時間裡,北京在南中國海的島嶼上填海造地了2000多英畝土地,並在過去的一年中將它們軍事化。分析人士指出,倘若與美國發生衝突,這些設施將像一艘停泊的航空母艦一樣容易遭受攻擊。它們的價值更多在於為遠離中國大陸的船隻加油和提供補給,幫助中國在南中國海投射力量。

中國仍在繼續控制斯卡伯勒淺灘附近的漁業資源,儘管海牙仲裁庭在2016年裁定它屬於馬尼拉。這個淺灘位於菲律賓以西260公里、中國以南880公里處。

菲律賓大學海洋事務和海洋法研究所所長傑伊•巴東巴卡爾表示:「(裁決)根本沒有改變任何事情。中國現在在南中國海佔據主導地位,利用這些島嶼並部署資產在各國海域(展開)活動。」

譯者/何黎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