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全球經濟

經濟穩健與政局動蕩還能並行多久?

沃爾夫:政治與經濟形勢的背離會持續下去嗎?是糟糕的政治狀況破壞經濟,還是良好的經濟形勢拯救政治窘境?

2018年伊始,全球令人沮喪的政治形勢和不斷好轉的經濟狀況形成了鮮明對比。這種背離會無限期地持續下去嗎?還是會一方壓倒另一方?如果是後者,那麼將會是糟糕的政治狀況破壞經濟,還是良好的經濟形勢治癒堪憂的政治局面?

正如我上周指出的那樣,我們可以看到全球政治合作秩序面臨著幾個威脅。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當選為美國總統,對西方世界的團結一致構成了威脅,身為一個好戰的民族主義者,他對自由民主準則的承諾十分有限。而在西方世界以外的幾乎所有地方,威權主義正在復活,對民主制度的信心在下降。與此同時,管理一個相互依存的世界需要強國間的合作,特別是美國與中國的合作。最糟糕的是,這兩個超級大國間爆發直接衝突的風險是切實存在的。

然而,世界經濟卻在穩健增長,至少以過去10年的標準來看是這樣的。根據共識預測,對美國、歐元區、日本及俄羅斯今年經濟增長前景的樂觀情緒已大為加強。共識預測還認為今年全球經濟增長率為3.2%(按市場價格計算),將略高於2017年的快速增長速度。(見圖表)

經濟學家加文•戴維斯(Gavyn Davies)則更加樂觀。他認為,這一共識仍落後於「即時預測」(nowcast)顯示的異常強勁的季度數據。他預計預測數據還會進一步上調。他甚至認為,目前全球經濟活動的年化增長率約為5%(以購買力平價計算,這使全球增長率比以市場價格計算的增長率高出大約0.5個百分點)。

這也將超出趨勢增長率1個百分點以上。表面上看,這種增長率是無法持續的。樂觀地看可能是預測者低估了趨勢增長率。更重要的是,投資在創造更強勁的需求方面發揮着重要作用,尤其在歐元區。反過來,更強勁的需求推動了更多投資。戴維斯注意到,2017年下半年,美國、歐元區和日本投資的季度年化實際增長率為8-10%,遠勝2010年以來的任何時期。快速增長推動更快的潛在增長的良性循環無疑是可以想象的。

如果證明這種增長率是不可持續的,那麼問題是它會平穩地結束,還是驟然結束。考慮到高企的債務水平及高昂的資產價格,特別是美國股市,後者發生的幾率可能更高。與此同時,令人欣喜的是,通脹仍然偏低,實際和名義利率均較低。目前,利率較低的情況提升了債務的可承受性和高資產價格的合理性。然而,破壞很容易出現,可能來自通脹上升,或人們對負債纍纍的債務人償付能力的質疑,也可能來自過高資產價格的崩潰,或過度緊繃的債務市場的動蕩。如果經濟繼而開始大幅放緩,高收入國家貨幣政策或財政政策的迴旋餘地將會很小。

儘管如此,正如我一年前所說的那樣,如此大的經濟混亂十分罕見。值得注意的是,自20世紀50年代初以來,全球經濟每年都在增長。另外,自那時起,全球經濟增長僅在5個年份未達到2%(按購買力平價計量):1975年、1981年、1982年、1991年及2009年。

是什麼造成了經濟急劇(且通常是出乎意料的)減速?答案包括金融危機、通貨膨脹衝擊及戰爭。戰爭是經濟面臨的最大政治風險。20世紀初,歐洲人未曾預料到經濟和社會將遭受巨大破壞。核戰爭的破壞力甚至還要高兩個數量級。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