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家族企業

「富不過三代」之憂催生「家族企業基本法」

繼承者權斗、財富與控制權的分散,都可導致企業王朝傾覆。越來越多的家族企業正在制訂自己的基本法,以確保基業延綿。

家族企業強烈地意識到了自身面臨的危險。多數家族企業都「富不過三代」:繼承者之間的權斗、財富與控制權的分散,都可致一家嶄露頭角的企業王朝傾覆。

更多家族企業正在制訂「家族基本法」(也可稱為憲章或協定)以確保企業興旺發達、基業延綿。基本法中的表述羅列了一個家族的價值觀、戰略目標和治理模式。

家族企業基本法並非新生事物——日本三井(Mitsui)商人家族1722年便草擬過一部——但其使用範圍有所擴大,尤其是在過去10年。金融危機帶來了圍繞資產分配和企業發展方向的爭論,幫助提高了此類基本法的受歡迎度。刺激此類基本法增多的其他因素包括波動的油價、政治動蕩以及中印兩國國內家族財富的流出。

「家族的目標是代代相傳地對家族企業或家族財富進行管理,在這方面,基本法非常有幫助。」滙豐私人銀行(HSBC Private Bank)家族治理主管伯納德•倫內爾(Bernard Rennell)說。

普華永道(PwC)對2800家家族企業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企業所有者已制訂成文基本法的家族企業的比例,從芬蘭的63%到日本的4%不等。在印度,這一比例為36%,德國9%,美國18%,英國14%,中國8%。

持有人家族已採用基本法的企業包括:GM Rao在印度創立的基礎設施和製造業企業GMR集團(GMR Group);總部位於哥倫比亞、從事出版與包裝的跨國公司Carvajal;德國物流企業超捷(Dachser)。

2005年,中國的孫大午家族通過了一項家族企業基本法。此前,因向農戶借款的計劃被判定濫用公眾資金,河北大午農牧集團創始人孫大午在獄中呆了6個月:這一經歷讓他明白了需要一種治理制度確保公司的生存。

通常而言,一部家族企業基本法闡述的包括一個家族的價值觀和願景、遴選企業領導者的標準,以及參與和不參與企業經營的家族成員的權利和責任。然而,不同家族企業的基本法在細節方面並不相同。

「家族企業基本法真的沒有統一的長度、形式或內容,完全都是根據各家族量身定製,」泰樂信(Taylor Wessing)律所合伙人穆斯塔法•侯賽因(Mustafa Hussain)說,他為中東和亞洲的很多家族草擬了基本法。根據情況不同,這些基本法的篇長從6頁到30頁不等。

除了宗旨說明,侯賽因表示,最重要的是那些旨在確保家族全體成員團結的條款。「保持財富和家族成員的團結,可以避免『富不過三代』後果,」他說。

有些條款常常是針對企業需求特設的。例如,旗下擁有一家瑞士電子配件企業的舒爾特(Schurter)家族,承諾每年拿出1%的收入用於創新。印度GMR集團的基本法規定了每名家族成員有權享有的汽車型號。

家族企業基本法通常沒有法律約束力,但也必須周密地擬定,以契合股東協議,還要將企業、基金會和信託等組織機構考慮進去。倫內爾表示,確保決策流程具有法律效力很重要。

對於顧問、律師和財富經理而言,家族基本法是一個不斷擴大的領域。家族經常讓顧問介入,處理有關制訂基本法(此舉可能引發有關控制權和財富變化的爭論)的討論。

然而,一旦達成一致,基本法有助於避免衝突。「他們傾向於遵守成文的規定。將來,當一名家族成員希望買斷或者離開而大家無所適從時,可以回頭查閱基本法。」侯賽因說。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