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煤炭

亞洲需求重新推高動力煤價格

這種「最不受鍾愛的大宗商品」的價格升至2016年末以來的最高水平,亞洲強勁的製造業活動和中國的胃口推高了需求。

作為「最不受鍾愛的大宗商品」,動力煤的價格已躍升至2016年末以來的最高水平,原因是亞洲強勁的製造業活動和中國的胃口推高了需求。

動力煤被用於燃燒發電,是嘉能可(Glencore)、Whitehaven、兗煤澳洲(Yancoal)等礦商的一大收入來源,這些企業生產的動力煤主要通過海路運輸。出於環保考慮,這種化石燃料在歐洲正逐漸被淘汰,但它在新興市場的能源消費中仍佔到40%左右。

因此,動力煤市場的走勢與製造業活動和全球經濟息息相關——多數預測者都認為,全球經濟正處於金融危機以來最強勁的擴張時期。實際上,蒙特利爾銀行資本市場(BMO Capital Markets)的數據顯示,去年亞洲大部分主要經濟體的燃煤發電量都有所增加,提振了動力煤需求。

「動力煤——再一次推動着亞洲的增長和城市化,」嘉能可首席執行官伊萬•格拉森伯格(Ivan Glasenberg)表示,「這是另一種多年來投資不足的大宗商品。」

阿格斯傳媒(Argus Media)的價格評估顯示,每千克6000大卡的澳洲動力煤(亞洲市場的基準動力煤)目前的價格為每噸103美元。而6個月前,其價格僅略高於每噸80美元。

動力煤供應方面,目前沒有新的大型煤礦處於計劃開採階段,這一領域的項目越來越難獲得融資,因為銀行和投資者擔心此類項目達不到環保要求。這加劇了供應緊缺,推高了價格。

對於新進入市場的動力煤,交易商表示,其中很大一部分是來自印度尼西亞的品位較低、熱值較低的煤炭,並不受亞洲大型公用事業公司的青睞。分析師表示,除了亞洲工業周期強勁以外,還有其他一些因素也幫助推動了整個地區動力煤價格上漲。

由於天然氣短缺,中國今年冬季允許進行更多的燃煤發電,並放鬆了進口限制。印度國內的煤炭開採並未實現切實的增長,迫使其從海外購買煤炭。澳大利亞各港口出現嚴重擁堵,它是全球最大的煤炭供應國之一。

Wood Mackenzie首席分析師Shirley Zhang表示:「供應仍然非常緊張,可能在1月和2月都不大容易趕上需求。」

交易商認為,在日本公用事業公司與澳大利亞生產商——通常分別由日本東北電力公司(Tohoku Electric Power)和嘉能可牽頭——進行年度合同談判之前,動力煤的價格可能將保持在每噸100美元左右。

按照慣例,4月至次年3月的年度合同最高會佔到日本年度動力煤進口的一半左右。雖然這一數字已經有所下降,但這些合同仍會被其他客戶奉為整個地區的參照基準。

在這種長期合同中,日本電力公司通常會支付更優越的價格,以確保獲得來自澳大利亞的供應,因為動力煤在他們的鍋爐中燃燒較為充分,符合環境控制要求。

去年,這些合同的簽約價格為每噸85美元,而當時主流的價格大約是每噸77美元。今年合同價如果定在每噸90美元,將為嘉能可帶來更多收入,該公司的煤炭生產成本為每噸48美元。

分析師表示,長期來看,煤炭面臨著很大的不利因素,在中國,政府希望將燃煤鍋爐替換掉,況且從更大的範圍來說,可再生能源的成本已大幅下降。

譯者/申凱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