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人民幣

使用人民幣能繞開「美元獨裁」嗎?

各方正在想方設法躲避美國通過美元施加的影響力。當黃金、比特幣以及偽造文件等手段已經用濫,人們將目光投向了人民幣。

華盛頓的每個人都認為,對不受歡迎的外國人實施金融制裁,並通過銀行體系嚴格執行,是不用花錢或出兵就能彰顯美國實力的有效方式。更重要的是,從自由派民主黨人到民粹主義共和黨人,他們都認為這樣做在電視上聽起來不錯。

儘管特朗普(Trump)政府推動去監管化,但美國政府通過《全球馬格尼茨基法》(Global Magnitsky Act)獲得的制裁權力已經從俄羅斯擴大到世界其他國家。更不用說《以制裁反擊美國敵人法案》(Countering America』s Adversaries through Sanctions Act)(以98票對2票通過)——該法案的名稱本身就說明了問題。

因此,人們想方設法逃避美國通過美元施加的影響力。經典解決方案(黃金)、技術解決方案(比特幣等)和老套的偽造文件已經用濫。現在逃避制裁者、心懷不滿的外國官員和極客們正在研究如何轉向人民幣。

在更為仔細地研究後人們發現,看上去能夠替代美元支付系統的其他選擇滿足不了需要。歐元區、英國或瑞士的主要銀行與美元清算系統交織在一起,他們不會參與對其權威的挑戰。其他「盎格魯」國家的銀行同樣如此。日本人從來不喜歡日元成為國際貨幣的想法。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貨幣經濟學家史蒂夫•漢克(Steve Hanke)表示:「3000年來都只有一種佔主導地位的國際貨幣。其平均壽命大約是300年。當主權發行人做了一些愚蠢的事情,如出台糟糕的貨幣政策或者打了一場(耗資巨大的)戰爭時,佔主導地位的貨幣就終結了。」

在他看來,制裁屬於「愚蠢的」一類。

「制裁總是會增加敵人的抵抗意志。文獻顯示出這一點;一個例子是1941年美國對日本的石油禁運。但是這些政客是經濟文盲。他們認為制裁幾乎可以毫不費力地攻擊敵人。」

過去我曾認為黃金可能是一種不會受制裁影響的替代貨幣。但美國對扎拉卜(Zarrab)等人協助伊朗逃避制裁一案的審判表明這種想法是錯誤的。該案中,一名土耳其銀行家和一名黃金交易商被判定幫助伊朗將石油和天然氣收入洗白。扎拉布和合作夥伴們用伊朗的錢在土耳其購買黃金,把黃金運往迪拜,並通過交易所出售。

隨後伊朗政府將國際支付款項從該交易所帳戶轉出。過程非常複雜且花費高昂,洗錢者回頭要依據假文件支付美元。

最後,黃金通常需要在某個地方變成美元。美國財政部外國資產控制辦公室(Office of Foreign Assets Control,簡稱OFAC)和司法部認為,這屬於美國法律的管轄範圍。

這讓我們回到人民幣。其主權發行人很難打交道,在軍事上獨立,擁有大量外匯和黃金儲備,以及龐大的經濟和技術能力。中國有讓人民幣變成主要國際貨幣的明確目標,至少也要在亞洲取代美元。它甚至還設立了所謂的跨境銀行間支付系統(CIPS),以及與其他眾多央行的雙邊「清算帳戶」。

那些尋找替代方案的人自然產生了持有人民幣並通過CIPS進行清算交易來避開美國的想法。

中國人說,沒有那麼快。中國的國際貨幣研究所(International Monetary Institute)去年7月發布的一份報告稱,目前以貿易帳戶跨境支付為重點的CIPS,在儲蓄、吸引參與者以及其他方面不能滿足資本帳戶大規模使用人民幣的需要。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